第672章 失踪


本站公告

    狐夭闻言愣住,忍不住皱眉,“他不是被寇贤的人给绊住了才没来,而是姑娘安排了他去做别的事?”



    贺林晚颔首。



    狐夭看了李毓一眼,见李毓笑眯眯的没什么反应,不由得替自己的主子生出了几分忧患意识,连忙对贺林晚挤出一个笑脸,“姑娘有什么事吩咐我们去做就是了,又何必麻烦宁司副呢。”



    贺林晚:“这件事由他去做更方便些。”



    狐夭还想要说什么,又听贺林晚说:“何况,你家世子这阵子正是需要格外小心的时候,你们最重要的事就是保护他。”



    狐夭这才没说话,转眼又瞥见自家主子冲着贺姑娘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更加无话可说了。



    贺林晚和李毓乘同一辆马车从一条隐秘的小道离开了憩园,没有与刑狱司派出来搜寻圣主的人碰上。



    马车上,李毓说:“这位圣主既然是你祖父收下的弟子,那他肯定时常有机会与你祖父接触,连范允都不能肯定此人是谁,说明他出现在你祖父周围的原由很合理,合理到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祖父不爱应酬,平日里不是在宫中当值,就是在府中与幕僚们议事、处理一些公务,有时候空闲了就教小辈们读书。宫里,府里……可以频繁接触他的人不少,深究起来,倒是每一个都有可能。”说到这里,贺林晚表情略有遗憾,“本以为今日能凭些蛛丝马迹猜测一下那位圣主的身份的,可惜他隐藏得太深了。”



    “我却有一种预感。”李毓冲着贺林晚一笑,“这位圣主藏不了太久了。”



    贺林晚点了点头,认真道:“现在能给赵大哥和表哥解蛊的希望,很大部分落在了他那里,就算他想继续藏着,我也不会答应。”



    离了小松山之后,李毓和贺林晚两人分开,贺林晚回了贺府,李毓则悄悄回了英国公府。



    贺林晚回来两时辰之后,狐夭派人给贺林晚送来了密信,信上说俞海带着人几乎翻遍了小松山,甚至在有可能藏人的山头下点火烧山,想要逼人现身,却连圣主的影子都没有摸到,最后不得不让属下在小松山周围继续留守,他自己则带着寇贤的尸体回去复命了。



    狐夭也带着人试着想要追踪那位圣主,可是不知那位圣主是不是也知道一条什么隐秘的密道,他们最终也是一无所获。



    不过,值得夸奖的是狐夭的人控制住了那个范允的心腹,说不定能通过他拿到真正的圣门令,到时候有圣门令在手,还怕圣主不现身吗。



    与此同时,俞海回宫之后面见天承帝请罪。寇贤死了,他除了向天承帝禀明始末之外,别无选择。



    俞海声泪俱下地控诉宁易勾结圣门的人,害死了寇公公。



    天承帝得知俞海死了又惊又怒,又听闻牵扯到了宁易,更是勃然大怒,命人去将宁易和范允一同带来殿中,他要亲审。



    可不待天承帝派出去的人把宁易和范允带来,宁易自己来求见天承帝了。



    俞海看到宁易大步走进殿来,不由恨得咬牙切齿,他倒不是真的对寇贤的死有多伤心,只是他一进宫就在寇贤手下做事,这些年全靠寇贤提拔才有今日,现在寇贤死了,等于他的靠山倒了,加上还不知道天承帝会不会因为他办事不利而降罪,自然是恨极了宁易这个始作俑者。



    俞海正要在天承帝面前先声夺人,再告他一状,宁易却没有给他机会,匆匆行了一礼之后,禀报天承帝说:“陛下,范兰若失踪了。”



    天承帝原本冷着眼盯着宁易,听了他的话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愣。



    “谁?”



    “范允的孙女,范兰若,在刑狱司里失踪了。”宁易似乎怕天承帝听不清楚,一字一句地说。



    “你说在哪里失踪的?”天承帝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



    “在刑狱司。”



    殿中静了一瞬。



    “失踪了?”天承帝怒极反笑,咬着牙道,“还是在刑狱司里失踪的?这是朕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宁易,你是不是该给朕一个交代?”



    宁易低头,似乎很是惭愧,“此事怨我失职。得知寇司正轻信了范允的话去了小松山,我怕他中了范允的圈套,便立即带人赶了过去,不想半路上被寇司正的人绊住了。那时我才知道寇司正竟将刑狱司所有精锐都调遣了出来,察觉到事情不对,怕是调虎离山之计,想要带人突围回刑狱司,可是困住我的都是听命于寇司正的绝顶高手,我的人一时打不过。后来寇司正殉职的消息传过来,我才找机会脱身回宫,回到刑狱司之后发现司中一切如常,唯有看守女眷的看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范兰若则不见了。”



    俞海听懵了,下意识反驳,“你说谎!”



    宁易看了他一眼,“陛下在此,你觉得我哪一句话是欺君,只管指出,让陛下定夺。”



    俞海急急道:“你明明是圣主的人,我听到你跟范允亲口说的。”



    “原来你躲在墙下的夹道里偷听。”宁易闻言了然,却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俞海一眼:“我不过是诈了范允一诈,想要从他口中知道更多的讯息,这不过是问讯的常见手段。我若真要与范允谈论绝密之事,怎么可能会选一个有密道的牢房。”



    “你知道那个密道?”俞海愣住。



    宁易淡然道:“自然知道,前不久我还安排了人去维护密道机关,不然前朝留下来的机关,你怎么可能用得这么顺手?”



    “你……”



    “好了。”天承帝不耐烦地制止了俞海,“宁易不可能是圣门圣主的人。”



    俞海想问为什么,但是他不敢,只能一脸憋屈。



    “陛下明察。”宁易看都不看俞海一眼,“陛下,现在看来范允是佯做要与寇公公联手,实则他的目的根本不是什么圣主,自始至终他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保下范兰若。”



    而保下范兰若,就等于保下了那封诏书。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