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零八章 你保证过的


本站公告

    李泽道微微楞了下:“我不明白。”



    老鬼说:“盘龙陷入沉睡之前,曾经说过未来有一天,女娲的后裔将会再次祸乱整个神域,到时神域必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甚至彻底毁灭。”



    “这时候,有一个女娲后裔会出现,拯救神域于水火当中。”



    “因为你身怀天机气息,加上运气好得可以说相当诡异,所以小乌龟坚定不移的认为那个可以拯救神域的女娲后裔是你。”



    珑公主那闪烁着紫色光芒的眸子看向李泽道,显得如此的诧异。



    有关盘龙的预言她隐约的有听老龙皇说起,但是没想到灵龟跟灵猪竟然会认为相公就是那个人。



    更奇葩的是,灵猪跟灵龟竟然没跟龙师说下,以至于龙师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否则它对相公不应该是那种态度。



    珑公主头疼无比,她早就知道八大灵神之间关系相当糟糕,但是没想到会糟糕到这种程度。



    如此重要之事,竟然不知道互相通个气。



    李泽道明白了,原来这就是小乌龟跟老鬼,特别是小乌龟重视自己的最根本原因,它认为自己是那个人。



    小乌龟龟眼珠子瞪圆,郁闷异常。



    老鬼我你妹的!龟爷什么时候坚定不移过了?这种事情能坚定不移的相信吗?龟爷的内心也充满了怀疑好不好?你妹的!



    老鬼理所当然的说:“在我看来,你若真是盘龙预言里的那个女娲后裔,你自然可以躲过任何危险,所以我告不告诉无明,对你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但是我却是可以恶心一下他,那会让我心情很好。”



    李泽道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黑爷所言甚是!反过来若我不是那个人,那么死了也就死了,反正我身上流淌有女娲的血脉,早就该死了。”



    老鬼说:“正是如此。”



    李泽道身上散发出可怕气息出来,眼睛充血,语气变得森然:“现在,黑爷觉得我是不是那个人?”



    老鬼不为所动,淡淡回应:“我不知道,这种事情只有等答案被揭晓的那一天才能知道。”



    李泽道说:“不管我是不是那个人,总之因为黑爷的这一举动,导致我寻找破天斧失败,所以我没能带回破天斧,黑爷是否也得负点责任?”



    没等老鬼说啥,李泽道看向小乌龟:“龟爷最为正直,您来评评理,是不是这个理?”



    小乌龟一听,心里这个舒坦啊,觉得小道子的眼光一如既往的毒辣,竟然知道龟爷向来正直。



    加上老鬼方才竟然诬陷它说它坚定不移的认为李泽道正是盘龙所预言的那个人,这让小乌龟相当的不爽。



    它龟爷是如此严谨的一个人,在没有百分之一万的把握,它怎么可能会下此定论?



    太过分了!老鬼这是因为嫉妒自己的容颜,嫉妒自己的聪明才智所以疯狂的诽谤自己啊!



    于是它龟眼珠子瞪大,看向老鬼,大义凛然的说:“老鬼,有关这件事情,你确实得负一些责任……”



    想起老鬼的那种残暴,小乌龟赶紧补充说道:“至少也得负那么一小点吧?毕竟若不是你犯傻,小道子说不定真可以把破天斧给带回来。”



    老鬼无视一旁那只白痴至极的龟,等打发走小道子之后在跟它好好算账。



    一段时间不揍它了它怕是都忘了八大灵神中谁是最强的。



    它看着淡淡的说:“我记得你求我救那个女人的时候,我说只有你能救她,带回破天斧,她能活。”



    “因为黑爷你,我才没办法带回破天斧。”李泽道眸子冰冷了下来。



    “我做了什么,那是我的事,拿没拿回破天斧,那是你的事,你不能将你的失败全部都推到我头上来。”



    老鬼淡淡的说:“况且,你现在也可以立即转身去找无明门主,要破天斧去。只要你能带回破天斧,我自会遵守之前的承诺。”



    一旁的善良正直的小乌龟忍不住在心里破口大骂老鬼实在无耻至极,孩子都没了,你怎么有脸说出这种话?



    承诺你妹啊!



    “黑爷就不担心,我跟无明门主他们联手?”李泽道眼睛变得猩红起来。



    “那是你的自由。”老鬼淡淡开口,就好像这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似的。



    一旁的小乌龟鬼脸狂抽,都想一个鬼爪子拍死这颗死肉球了,尼玛的不装犊子会死啊。



    李泽道沉默,那手微微握紧成拳头。



    他以为以他目前的实力,足以让老鬼让步,主动承认错误,然后救水妃灵一命。



    没想到老鬼的态度如此淡漠,一副你想走我不留,你想打我奉陪,你想跟八大门主联手,那也是你的事的态度,这让他心生一丝浓郁的无力感。



    总不能真的跟这头可怕的猪打一架吧?



    万一误伤了珑公主以及尚在昏迷之中的水妃灵,那该如何是好?



    事到如今,只能先撤再说,水妃灵的事情之后在想办法。



    李泽道深呼吸了一口气说:“既然如此,交易结束,我带走她就是了。”



    “随便。”



    老鬼淡漠的留下这话之后,朝着通道尽头飘去。



    小乌龟也不知道该说些啥了,事到如今只能紧跟在老鬼屁股后面。



    小道子会不会贸然出手,它不清楚,但是跟老鬼待在一起无疑更有安全感。



    小乌龟忍不住在心里狠狠的夸了自己一番,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



    李泽道带着珑公主通过眼前这条漆黑冰冷的通道之后,眼前一下子就变得豁然开朗起来,已然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里。



    空间四周放有火把,但是那紫蓝色火炎却是冰冷刺骨,正是传说中的鬼火。



    李泽道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不远处那石台上,一个女人静静的躺在那里。



    珑公主自然也看到那个女人,心想这就是相公所说的那位水姐姐?



    她更关心相公此时的心境,她担心他一个没忍住跟灵猪爆发剧烈的冲突,以他的实力,压根就不能同时面对灵猪跟灵龟。



    李泽道鼻子发酸,来到水妃灵跟前,静静的看着那张依旧妩媚至极的脸。



    他手伸了过去抓起她那冷冰冰小手的同时扫了一眼水妃灵的肚子,眉头已然皱了起来。



    片刻之后,他抬头看向躺在那里那个已经陷入昏迷之中的小孩子,随即看向老鬼。



    老鬼说:“他不是你的孩子,你的孩子已经死了。”



    欺骗弱者,自然没什么,弱者敢质疑你的谎言一巴掌拍死就是了。



    但是欺骗这种级别的强者,无疑是一种相当愚蠢的行为,怕是要彻底的惹毛了对方,所以老鬼没有继续撒谎。



    李泽道眉头更皱了,那猩红得可怕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老鬼看,声音却是平静得近乎冷血:“你说过,在我带回破天斧回来之前,你可以保证她不死。”



    李泽道加重了语气:“你还可以保证,她肚子里的那孩子不死!”



    “虽然我一点都不看好你能带回破天斧,但是我却也早就已经让她服用地狱果了,否则你也知道她的情况,她撑不到现在。”



    老鬼淡淡的说:“只不过地狱果过于阴毒,直接要了那孩子的命,也让她魂魄受损,因此处于昏迷的状态。”



    李泽道声音依旧平静:“你保证过的!”



    “小乌龟保证的,跟我没关系。”



    小乌龟怒了,骂道:“老鬼我你妹的,你还能再无耻一些吗?龟爷什么时候保证了?”



    “是你说无间地狱能够这个女人,是你带他们来的,你却是没告诉小道子后果。”老鬼扫了小乌龟一眼。



    小乌龟心虚得只能骂一声:“你妹的!”



    老鬼看向李泽道又说:“况且,你没有带回破天斧不是吗?”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保证她们的命?相反的,你还欠我了,因为我终究给了那个女人一枚地狱果。”



    “若是我带回破天斧呢?”李泽道整个人平静了下来。



    老鬼看向那被小乌龟拍晕的白痴孩子:“那他就是你儿子,若是身上没有流淌你的血脉,那就是你的脑袋被绿了……你若是不相信,那就打我,打到让我承认错误为止。”



    这个世界,终究是靠实力说话的。



    李泽道虽说已经具备跟它们同等级别的实力,但是这还不够。



    他成功引起了它们的重视以及忌惮,但是远不能让它们臣服。



    李泽道看了那孩子一样,面色依旧平静。



    “要么现在就带她离开,要么让我见识一下你现在的实力是否如同猴子所说的那样,十分可怕。”老鬼淡漠的说。



    老鬼扫了珑公主一眼,又扫了水妃灵一眼,说:“不过,她会死,她也会死。”



    龙脉在老鬼眼里跟垃圾没有什么差别,它杀起来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这威胁的分量不可谓不重!



    李泽道沉默了会儿,他将水妃灵横抱起来。



    做人当如小乌龟,该缩脑袋的时候就得缩。



    珑公主看着那道背影,有些压抑。



    自始至终,她并没有帮腔,只因为她比谁都清楚,所谓的龙脉在灵猪眼里跟垃圾没有太大的差别,她说出的话一点分量都没有。



    甚至,还有可能引起灵猪跟灵龟的反感,毕竟,她终究是龙脉,甚至是未来龙皇之位的最佳人选。



    但是现在,她却是在忤逆灵龟跟灵猪的意思,这是大不敬的!



    :。: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