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无责任番外(与正文无关)


本站公告

    国师大人正在洗澡,没有认证的铲屎官暂时看不到!三小时后再来吧

    毕竟这盒肉干的分量不轻, 让一只小猫叼着走实在有些困难, 再加上一条和小猫身长差不多的布偶鱼, 那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下裴淼也犯了难,他看看布偶鱼又看看肉干,两样他都想今晚带走,但凭他一猫之力显然不可能。

    “喵~”怎么办?裴淼委屈兮兮地看着顾祁言, 连脸颊两边挺直浓密的胡须都耷拉下来了, 一副小可怜的样子。

    小豆子“嘤”地一声用拳头堵住嘴巴, 怎么办, 怎么办, 国师大人连委屈的样子都好萌, 受不鸟了!

    顾祁言也被撩地不行, 移开视线清咳一声说:“本殿到是有个主意,不如将这两样东西绑在一起, 然后背在国师大人背上怎么样?”

    “喵~”好主意!

    裴淼一下子来了精神, 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猫猫, 翘着尾巴背对着顾祁言, 露出了尾巴根部被白色长毛掩盖着的小菊花, 示意对方他准备好背肉干了。

    猫用屁/股对着人是表示对那人的信任,裴淼以前没养过猫, 他现在这么做完全是下意识地行为, 但他不明白这个动作的含义不代表顾祁言不明白, 自从在御花园第一次见到裴淼之后, 他就让人搜罗了一堆关于猫的书册,将里面的内容从头到尾学习了一遍,因此当他看到裴淼用屁/股对着他时,眼底的笑意浓郁地根本藏不住。

    小豆子大为稀罕,没想到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二殿下也会有忍俊不禁的时候,还是他们的国师大人魅力大,连二殿下都能轻松拿下。

    正感慨着,顾祁言的声音就在耳边响了起来:“小豆子,你去把库房里的烟罗锦拿来。”

    烟罗锦是江南献上的贡品,这种锦缎颜色清雅,如烟如雾,因此被称为烟罗,手感也如烟雾般柔软绵密,一般用来做贴身的里衣,比如顾祁言现在身上穿的那件。

    小豆子应了一声道:“殿下,上次给您做了两套衣服后还有锦缎剩着,奴才见剩下的布料少,就没收到库房里,现在就在您外间的柜子里放着,奴才这就去取。”

    只听一阵翻箱倒柜声,没过多久小豆子就拿着半匹布料回来了。

    裴淼瞪大一双猫儿眼,好奇地看着小豆子手上的锦缎,月白的色调,隐隐能看到用银线勾勒的暗纹,跟顾祁言身上穿的一模一样。

    “殿下,您想要剪成什么样的?”小豆子拿着剪刀,兴致勃勃地问道。

    顾祁言不答,拉开布匹用手丈量了一下,又将手放到裴淼的背上量了一下,然后在布匹上划了下说:“就按照本殿划的线剪。”

    “好嘞。”小豆子欢快地应了一声,拿起剪手起刀落,只听“呲”的一声脆响,布匹就被撕裂了开来。

    裴淼的耳朵一下子就竖了起来,猫儿眼瞪地溜圆,这种突然的声音总会让他本能地产生戒备和好奇。

    他的视线随着小豆子将锦缎移交到顾祁言手上而转动,就见顾祁言拿过肉干盒,将外面的匣子去掉,只留里面的油纸,再将油纸用绳子系好后打包进锦缎里,做成一个小小的包袱。

    紧接着拿过那条布偶鱼,从鱼肚部分开始用锦缎打结,和之前包好的肉干并在一起,正方形和长条形的立体组合,乍看之下还挺有艺术感,像是精心设计的背部挂件,裴淼忍不住要对顾祁言的动手能力点赞。

    “国师大人过来试试。”顾祁言朝着裴淼勾勾手,在小猫靠近后将打包好的小包裹背在了他的背上,两条带子在圆滚滚的小肚子上缠绕了两圈,再在背部系上一个结,看起来就像背着小书包一样,配上国师大人那张天然萌的毛脸,简直可爱到爆炸。

    小豆子又要捂脸叫“好萌”了,结果被自家殿下一瞪,生生地把要到嘴的话吞了回去,噎地他直咳嗽。

    胸口疼!

    顾祁言没有理小豆子,沉默地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小猫,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裴淼已经快四个月大了,身形在不断拔长,在体型上要比同月份的普通小猫大很多,稍稍褪去了之前的奶气,全身的皮毛更加柔滑蓬松,一条尾巴又长又蓬,就连脖子上的毛都变长了,虽然还没有形成围脖,但已初具模型,好看地不得了。

    脸也长开了一点,倒“V”字面具在脸上更加清晰可辨,五官也更加精致漂亮了,一双海蓝色的猫儿眼炯炯有神,透着一股机灵劲儿,招人稀罕地很。

    此时他蹲坐在桌案上,两只前爪并拢收在两条后腿之间,抬头挺胸,姿态端正而优雅,表情呆萌,眼神清澈,配上背上的小包裹,再来一记歪头杀,能直接将人给秒了。

    顾祁言的视线盯着裴淼仰起的脖子看了一会儿,然后拿起剩余的烟罗锦,“呲啦”一声,徒手撕下了一小块布条将它系在裴淼的脖子上,再细细地打了一个蝴蝶结,调整一番后才满意地收手。

    萌猫+蝴蝶结项圈+歪头杀=血条已空。

    裴淼从最初的疑惑到之后的震惊,再到现在的无语,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顾祁言了,没想到看起来云淡风轻的二殿下也会有这个恶趣味。

    因为脖子上多出来的异物,裴淼不自在地抬起后腿蹬了蹬,但没敢太用力,怕一不小心就把那个蝴蝶结给挠坏了,毕竟是顾祁言的一番心意,不能当面给人难堪。

    挠完之后,裴淼站了起来,朝着顾祁言细声细气地“喵~”了一声告别,然后背着自己今晚的战利品,身姿矫健地从窗子里跳了出去,熟门熟路地找到降落时的那棵垂丝海棠,几个跳跃爬到了海棠树顶,期间他身后背着的小包裹差点被那些繁密的海棠枝叶给勾住。

    夜色越来越沉,四周的能见度越来越低,但这丝毫不影响裴淼的视力,一双猫儿眼在黑暗中反射出棕红的颜色,四只爪子紧紧扣住顶上的海棠花枝,视线则落在不远处的宫墙上,看准时间,后腿发力,将自己的身体像弹簧一样发射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白色的光。

    可惜的是,因为弹跳能力不过关,加上身后背着小包裹,裴淼的降落并不成功,只有一半的身体挂在宫墙上,另一半则悬在空中,一阵夜风来,晃晃悠悠,蛋蛋都凉了。

    好在他的爪子够锋利,死死地扣住了宫墙顶上的琉璃瓦,后腿挣扎着攀附上墙壁,挣扎着一步一步挪到了宫墙顶上。

    直到站稳之后裴淼才松了一口气,重新振作精神向旺公公的方向跑去。

    同样松一口气的还有躲在廊檐下的两个暗卫,刚才裴淼挂在空中时差点把他们吓出心脏病,到现在还是手软脚软地趴在横柱上。

    暗卫甲碰碰暗卫乙的手说:“兄弟,你快去将今晚的事禀告皇上,记住事无巨糜,详实禀告。”

    暗卫乙一脸被吸了精/气的模样,气若游丝道:“兄弟,你还是自己去吧,我被国师大人带走了三魂六魄,恐怕会在圣上面前失仪。”

    暗卫甲正经脸,目视着裴淼远去的方向说:“我还肩负着保护国师大人的重责,不能远离,而且我是你们的队长,我的命令你要违抗?”

    暗卫乙:“……”我靠,扎心了老铁!官大一级了不起吗,官大就可以以权谋私吗?想陪国师大人就直说,何必把理由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暗卫乙在心里比了个中指,然后嘤嘤嘤地朝着乾清宫的方向飞驰而去,并在心里定下了远大的目标,他一定要努力工作,争取早日当时暗卫的头头,然后指挥手下去报信,自己则留在国师大人身边保护。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