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五德始终


本站公告

    圆明园

    正大光明殿内

    自满清与剿匪军签订了和谈协议后,清军前线传来的坏消息瞬间便变少了起来,甚至最近一连几天都没有任何的坏消息,净是各地被收复的好消息。于是,感到压力松下了不少的乾隆就把之前在紫荆城太和殿乾清门的“御门听政”移回了此处。

    “上朝…”

    “有事上奏,无事退朝…”

    在太监的吆喝声下,这时正坐在龙椅上的乾隆心情不错的对着站列在下面的各级朝廷大臣开口问道:“诸位爱卿,今日谁有本上奏?”

    朝堂上的各大臣们沉默地互相对望了一眼,似乎都不想第一个站出来说事。在片刻的沉默过后,气氛似乎显得有些尴尬。突然间,只听见列队中有一个响亮的声音打破了这平静的大殿内。

    “臣,工部侍郎江永长有事启奏,今黄河水患严重,河南往年都是大面积受灾…”

    随着工部侍郎江永长的徐徐发言,今日的朝会算是正式拉开了帷幕。

    待江永长上禀了完事情之后,乾隆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这是要钱修整黄河河道的意思罢了。

    “黄河水域,千古以来未能绝患,所以也不差在那一时半会。今年,朝廷已经派了刘统勋下去河南治理。朕相信,以刘统勋的能力处理它应该不是难事。”

    “如今朝廷正是多事之秋,四处战乱不休,朝廷要平定所需花费不少。朝廷的银子也不容易,现在得一分当做两分来花,所以今年的黄河河道修整问题就先放一放吧!吩咐下去,让底下的汛兵加紧巡查就好。”乾隆没有太多托词,直接就拒绝了江永长的请奏。

    如果满清在南方的赋税重地没有丢失,乾隆或者还不会在意休整黄河河道的那点银子。可如今南方赋税重地都让剿匪军给牢牢占住了,大清朝廷的税收是一下子就少了近半收入。

    而大清国领地的不少地方也在动乱之中,哪怕清庭能快速平定下来,但是在未来一年甚至两至三年内,满清朝廷的税收都会在原来的基础降低不少。

    如此,朝廷现今庞大的开支就只能依靠国库现有的存银支持。

    要知道,满清朝廷每年税收支出的大头就是给旗人们发放的“庄稼银”。

    如果朝廷没有大量的税收支持,只能依靠着国库给旗人开支,那朝廷的国库估计很快就会见底。一旦国库存银花光了,没有银子给旗人发粮饷,那些旗人们也跟着反贼闹腾起来,那大清国可就是真得要亡了。

    所以,对于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乾隆自然就是尽可能的不去处理,本着国库是能省一点是一点。

    “是…”江永长不敢有任何的反驳,识趣的退了回去。

    “谁还有本上奏?”被江永长这么一弄,乾隆的心情稍微有些不喜了起来。

    底下的大臣们再次沉默了起来。

    “臣,钦天监何中式有事上奏。”这时,队伍末尾处站出了一个人跪地叩头说道。

    “钦天监?”乾隆稍微愣了一下。

    钦天监,在乾隆心目中不过就是看看时间,算算农时之类的,乾隆实在想不通钦天监还能有什么事情可以上奏。

    “上前说话。”

    “臣领旨,谢皇上。”何中式说完,连忙上前再次跪拜在地上说道。

    “所奏何事?”乾隆问道。

    “臣近日来,夜观星象,发现紫薇帝星一改之前的隐晦,闪闪发亮了起来。这将意味着我大清朝廷将会很快扫平各地的反贼,天下太平,国泰民安。”何中式叩拜了一下后,中气十足的回答道。

    “好,哈哈…何爱卿所言得不错。”被何中式这么一说,乾隆竟激动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大笑了起来。

    “昨晚我就收到了傅森的军情,他们在甘肃一举攻破了彭阳,如今兵锋直指固原。想来平定甘肃的反贼是指日可待了。”

    “臣等为皇上贺,为大清贺。我大清江山永固,万岁万岁万万岁…”乾隆话音刚落,朝堂上的大臣们立马跪地山呼了起来。

    “众位爱卿平身。”

    “谢皇上。”

    “何爱卿,你不错。听赏,赏何爱卿白银一百两,纱十匹,绢十匹。”乾隆高兴的说道。

    “臣叩谢过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何中式激动的跪地磕头道。

    钦天监历来是清水衙门,根本捞不到外水。而他何中式哪怕是身为五品的汉监正,岁俸银也不过是八十两。如今乾隆一下子就赏了他一百两银子,这可是比他一年的俸银还多,如何能不高兴?更别提还有那些纱跟绢呢?

    “好,你退回去吧!”乾隆摆了摆手,让何中式退了回去。

    “诸位爱卿,谁还有事上奏没有。”

    “臣,兵部尚书舒穆禄.舒赫德有事上奏。”位于前面的兵部尚书舒穆禄.舒赫德出列说道。

    “舒赫德,你有什么事?”乾隆问道。

    “回皇上,兵部有最新消息传来,南方的短毛反贼在八月初十时建立伪国,国号为燿。”舒穆禄.舒赫德行礼后回答道。

    “哈哈,反贼取死之道,天地不容。五德始终,天运我大清。”刚坐下龙椅的乾隆再次站了起来,大笑着说道。

    关于五德始终说①,乾隆是打心里不相信的②。不过,乾隆不介意在这个时期利用这个来打压一下气势如虹的剿匪军,同时还可以像天下人“正”大清国之运。

    ……………

    注①:五德终始说是中国战国时期阴阳家邹衍的历史观。“五德”指土、木、金、火、水五种德性或性能。“五德终始”指这五种性能从始到终、终而复始的循环运动,邹衍以此作为历史变迁、王朝更替的根据。

    五德终始说作为一种改朝换代的理论工具,受到历代新王朝建立者的信奉。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根据邹衍“水德代周而行”的论断,以秦文公出猎获黑龙作为水德兴起的符瑞,进行了一系列符合水德要求的改革,以证明其政权的合法性,遂成为五德终始说的第一个实践者。

    五德终始说一直是历代王朝阐释其政权合法性的基本理论框架。“故自秦推五胜,以水德自名,由汉以来,有国者未始不由于此说”。但宋金以后,沿袭千余年的五运说最终被逐出儒家政治文化的主流而趋于消亡。

    元世祖忽必烈即位后,时任翰林修撰的王恽正式上疏《请论定德运状》,建议应该定本朝德运,但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元成宗位之初,有“南人洪幼学上封事,妄言五运,笞而遣之”。这次不仅没有得到回应,还挨了一顿打。

    终元朝之世,建言定德运的人不在少数,可元朝廷并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也就是元朝廷不定德运之说。

    注②:乾隆三十八年时,乾隆在《题大金德运图说》的诗序中说的比较清楚:

    五德之运,说本无稽。自汉儒始言五德迭王,遂推三皇五帝各有所尚,后更流为谶纬,抑又惑之甚矣。夫一代之兴,皆由积德累仁,岂遂五行之生剋?而服御所尚,自当以黄为正,余非所宜。

    元、明制度尚黄,不侈陈五德之王,其义甚正。本朝因之,足破汉魏以后之陋说。

    更多资料,请自行百度《皇太极改国号为“大清”,真的是想以水德克明朝的火德吗?》

    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