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他一定这么做了


本站公告

    “呼,呼,呼……”

    派对结束,苏阳连收都没让人收拾便下了逐客令。

    至于他自己,在沙发上倒头便睡,呼噜声,便是客厅里唯一,也是最动听的音乐。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苏阳慵懒地起身,眼睛似乎都没睁开,但大门已经打开了。

    “哟,是梁军团长,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快请进。”

    看到门外站着的梁恩,苏阳一个激灵,赶紧做了个请的手势,同时给梁恩让开了一条道路。

    “演的,太假了!”

    梁恩上下打量了苏阳一眼:“惊讶来自内心,而非表情和动作。”

    “哦,梁军团长还是学表演的啊。”

    苏阳咧嘴一笑,回到客厅,发现能坐人的地方已经不多了。

    他自己可不管,就在之前躺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下去,二郎腿翘起:“梁军团长亲自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

    梁恩左右一看,这哪是人住的地方啊,但自己的确有事,也不坐了,就这么站着道:“我原以为你急着回来的目的,其实正是为了总指挥官,但想不到,我看错你了。”

    这话,让苏阳眉毛一挑:“我回来第一时间就去找你了啊,是你不鸟我而已,现在又过来质问,什么意思?”

    “……”

    被苏阳倒打一耙,梁恩竟一时语塞,想了好几秒钟,这才道:“你懂个屁,我以为以你的脾气,在被我拒绝后,会直接冲到中部战区质问。”

    “到时候你被牵扯其中,我便能从你身上找个理由,进而关联到总指挥官,事情便有可能出现转机了。”

    “可你倒好,回来倒头就睡,还特么一睡三天,这也就算了,接着又是大餐,又是什么派对,出手的最佳时机,全被你给浪费了。”

    梁恩越说越气,苏阳则是不住地点头,等梁恩气顺了一些,这才笑道:“搞了半天,梁军团长这是要我做炮灰啊!”

    “……”

    梁恩又是嘴巴大张:“就你?在总指挥官这件事情上,你也有资格做炮灰?”

    “你太高看自己了吧,若不是总指挥交代过,我堂堂雷霆军团军团长,回亲自到你这垃圾场来找你?”

    苏阳单手托着下巴,到现在,他似乎有点明白了。

    “怪不得,我刚回来便成为教官了,这应该是总指挥被监禁之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吧?”他带着不确定问道。

    “恩。”

    梁恩点头:“当时他力排众议,直接将你从普通成员提升为了一等教官,你在东部战区的地位,可以说是连续跨越了九个层次。”

    “哦……”

    苏阳长长应了一声,这梁恩看上去深沉,实则脑袋瓜似乎并不那么灵光。

    当然,也有可能是当时冕川做事太过缜密,从各方面放出烟雾弹,让所有人都没想到,将自己提为教官,实则,是为他重获自由埋下了伏笔。

    但自己,有什么能力能让他重获自由呢?

    直接冲上去拼杀一波?

    不可能!

    自己的种子兵王特权?

    估计还没大到这种程度。

    那么,用教官的身份,去和联盟一众大佬斗智斗勇?

    恩,怕是有些想多了。

    各种可能性在苏阳脑海里闪过,但他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自己成为教官后,对于冕川,到底会有什么帮助。

    “你哦什么啊,总指挥现在被监禁已经超过二十天了,如果监察团那边最终判定银河军团的指控成立,总指挥将要接受的处罚,就不仅仅是革职这么简单了,懂么?”

    “所以,你现在必须得去中部战区,将矛盾激化,最终,问题便会慢慢演变成中部战区与东部战区之间的恩怨纠葛,而不是指挥使本身有没有在华夏任务中,有没有故意给了银河军团不实信息,懂么?”

    “现在,几大军团的军团长,我一个都不敢太过相信,而一般教官,他们还没能力引爆两大军团之间的矛盾。”

    “但你不同,你是种子兵王,现在又是一等教官,只要不是无头无脑地去挑衅,后面的事交给我就行了。”

    看着说得口沫横飞的梁恩,苏阳感觉他有些分析听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

    “你的意思,是我把事情搞成了两大战区之间的争端,监察团便会主观上认为,银河军团指控总指挥,其实是恶意报复,所以调查起来,便会出现偏颇,是么?”砸吧着嘴,苏阳似笑非笑道。

    “就是这样,而且,我们还能拖延一些时间,只要找到证据证明总指挥是清白的,事情便彻底解决了。”

    梁恩点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和苏阳说这么多。

    这还是个毛头小子啊,他懂个屁。

    “你啊,太年轻了。”

    但让梁恩想不到的是,自己这句话都闷在肚子里没说呢,反倒是被苏阳给说了出来,用在了自己头上。

    他这还没来得及反驳,苏阳又道:“这些,同样只是你主观上的臆想啊,如果有其他可能呢,比如说,监察团里面,也有人想要总指挥凉凉呢?”

    “这……”

    苏阳虽然只是一句话,却让梁恩顿时无言,的确,他没想到一点,那就是这一次想阴冕川的,可能不仅仅是银河军团,否则,冕川被监禁,也不可能来的这么快。

    “而且我得告诉你一点,那就是,那些人没阴总指挥,而是,总指挥的确提供了不实信息,这才导致银河军团死了那么多人,且最终任务失败。”

    梁恩内心还没平复过来呢,苏阳又是一句话冒出,令得梁恩眼睛大睁,难以置信道:“怎么可能,我跟了总指挥这么多年,他什么人我不知道?”

    “我没证据,自然也就没办法让你相信,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他一定这么做了。”

    苏阳耸了耸肩:“当然,我们现在讨论这个没有任何意义,最重要的是,确定一个最终方案,让总指挥化险为夷。”

    “你不去打头阵,那你说说,要怎么做?”

    梁恩这次是真的发问,他不知道,不知不觉中,自己和苏阳的谈话,仿佛已是平辈论交。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