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 嚣张的二流 新


本站公告

    雄关睢与楚风之间有着一些交集。当初,楚风从丹州逃往神武大陆时,就是借了她的面子,这才躲过了敌人的搜捕。



    后来,楚风救她母亲,更是把她收为剑奴。



    这件事情,虽然双方都没有再主动提起,但是楚风对雄关睢的印象不算差。



    再加上她算是楚风的人,此刻倒也不忍心看着她被人欺负。



    “哼,还敢用这种眼神瞪着老夫,真以为极寒洞的弟子,就可以满世界嚣张?老夫今天就让你长点教训。”飞鸿主簿代表的是剑仙城主,威严不容人挑衅。



    他的眉头微扬,就要动手。



    看来极寒洞的那位女洞主的面子是不好使了。



    再加上有着纯阳仙门的罗生在一旁煽阴风,点鬼火,对她就更加不利。



    “她与晚辈有些关系,还请飞鸿前辈饶了她这一回,别与她一般见识。”楚风站起身,淡淡的说道。



    他看似是全场高手里面,实力最弱的一人。但是身份地位,却非常特殊。



    叶家与他有交情,琴剑书生欠他一个人情,飞鸿主簿就更不必提。剑仙城主的女儿,乃是楚风的妻子。



    算起来,楚风乃是剑仙城主的女婿。



    有他出面求情,飞鸿主簿再大的怒火,也得压下去。



    “哦,没想到楚公子少年风流,有着关系的年轻女子还真不少呀。行,你亲自替她求情,这个金面,必须给你。”飞鸿主簿颇有深意的看了楚风一眼,话里面,分明就有着讽刺的味道。



    他这是在讽刺楚风太过花心呢。



    可能还有着警告楚风不要太花心,不要做对不起嫦娥的事情。



    对于这个老家伙的调侃,楚风只当他在放屁。



    “多谢!”他拱拱手,重新坐下了。



    “下不为例!”飞鸿主簿眼神冰冷的瞪了雄关睢一眼,有如天威一般的气势,也是瞬间收了个干净。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



    但是楚风所展露出来的能量,已经让在场的所有高手,都对他刮目相看。



    叶舞的俏脸上,露出一丝沉思的表情。



    她可是亲眼看见楚风带着剑仙城主的千金。现在,飞鸿主簿当众给他一个大大的面子,愣是没有再与雄关睢计较,这让叶舞更加猜疑楚风的身份。



    甚至怀疑楚风已经得到了剑仙城主的认可。



    不然的话,飞鸿主簿也不可能对楚风如此客气。



    说得不好听一点,就算叶家主亲自求飞鸿主簿,都未必管用。



    罗生副门主与魏忠的脸色,变得非常精彩。不断变幻,有着震惊,更有着一丝忌惮。



    他们本来一直以为楚风没什么后台,就只是一个草根皇帝。



    所以就算楚风表现出强大的实力,他们也没有把楚风放在心上。



    可是就在刚才,飞鸿主簿这等顶天的大人物,居然卖了一个面子给楚风。其中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太大了。



    以后想要动楚风,他们就必须把楚风与飞鸿主簿的关系摸清楚。



    如果楚风真是飞鸿主簿的什么人,别说是罗生副门主,就算是纯阳门的门主,也绝不敢再跟楚风作对。



    “剑仙城的强者不能出手对付妖魔的真正原因,也不是什么高度机密。我们人类强者势弱,上一界的妖魔向我们人类强者施压。然后,上一界的人类强者又向剑仙城的强者施压,不许他们出手。就这么简单。”



    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是情不自禁的看向发言的人。



    这是一名满脸带着笑容的青年。



    “常二流!”



    楚风与这名青年在蓬莱拍卖会打过交道,对此人并无好感。



    没想到他竟然也出现在这里。



    而且他还知道这么隐秘的高级机密。



    “楚公子,咱们又见面了!”常二流见得楚风看着他,立刻对着楚风挤眉弄眼的笑了笑,主动打招呼。“嗨,楚公子泡妞的手段厉害呀,什么时候把极寒洞的一朵冰花也给追到手了这位雄关睢小姐可是有着九阴剑脉,被极寒洞的洞主视为宝贝呢。”



    “做为朋友,我可得提醒你一句。看到坐在雄关睢旁边那个冷眉冷眼,浑身冒着煞气的老女人没有?她就是极寒洞有名的杀神,齐绝副洞主。人称鬼见愁,杀人如麻,冷血无情。你可得当心了。”



    常二流的话刚说完,那个中年女子的脸色就已经变得极度冰冷,目中透出的杀气,有如实质。



    死死盯住常二流。



    一股可怕到极点的危险气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



    坐在她旁边的高手,甚至包括罗生副门主,都是下意识的躲她远远的。一个个如临大敌,凝神戒备。



    最毒妇人心。



    这女人要是发起狠,杀起人来,连个招呼都不会打。直接就会动手。



    再加上齐绝副门主的凶名在外,所以大家都防着她。



    也就只有坐在最前排的琴剑书生、叶炎英等人,不怕她。



    不过他们也没有阻止她行凶的意思。



    以琴剑书生等人的超然地位,根本不会轻易干涉其他人的纠纷。



    “不好,这个老女人要杀我灭口!”常二流装出一副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搞笑模样。“楚公子救命呀!我可都是为了提醒你,这才被这个老女人惦记。”



    他叫得虽然很夸张,但是无论眼神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都足以说明他并没有把齐绝放在心上。



    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她动手杀人。



    “别以为你是魔帝之子,老身就不敢动你。就算常瞎子来了,老身照样敢动手。”齐绝咬着牙,冷冷的喝道。



    “敢动常爷一根汗毛,我爹肯定把你极寒洞的所有女人抓回去当娼女!”常二流有恃无恐,与她对骂。



    很多人都是面皮抽搐,强忍着笑意。



    敢把极寒洞的所有女人抓去当娼女,这个想法很诱人,一般人绝没这个胆量去实施。因为极寒洞的女人一个个都很漂亮,她们的实力同样恐怖。



    而且杀起人来,眼皮都不眨一下。



    魔帝之子?



    楚风的眉头微皱,没有把李师师带在身边,他对这些听都没听过的大人物,根本不知情。



    常二流竟然知道那么多高级机密,而且连极寒洞都没有放在眼里。



    他爹的来头必定极大。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