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复苏


本站公告

    宝库中,方平大肆开始搜刮。

    天金莲,金身果,生命精华,能量液,九品神兵……

    这里都有!

    这些,都是针对高品强者的宝物。

    当然,九品妖植的果子有一些,可唯一果这种宝物却是一样都没,哪怕地飞真君也需要这些宝物,不会存在宝库中的。

    宝库中的宝物,主要针对的是中高品的强者,也只有这样的宝物才有资格进入地飞神国的宝库。

    方平作为神国的皇子,还是唯一的皇子,他拿走这些东西,自然没人有任何意见。

    ……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方平心满意足地走了出来。

    400亿点财富值!

    除去刚刚剩下的130亿点财富值,他这一会功夫搜刮了270亿点财富值,这都堪比一处界域之地的全部财富了!

    真有钱!

    关键在于,这些好东西带回去了,方平觉得,人类很快会出现一个高品爆发期。

    很多武者,受限于精神力不够强大,一直无法晋升。

    可现在,拿到了这么多好东西,人类的高品数量肯定会大涨。

    “地窟和邪教高品强者都多如牛毛,人类也得爆发才行。”

    低聚和天外天包括邪教这些势力,都是高品强者极多,地窟几次下来,死亡的九品上千人,也没见地窟的九品境少了多少。

    一个外域九品都超过了2000位,到现在死亡的九品还没外域多呢。

    宝库外,几位九品强者在等着。

    也没问方平拿了什么,这就是方平自家的宝库,他拿什么那都是应该的。

    方平刚想离去,忽然道:“国中还有抽调多少本源武者?”

    “回禀殿下,殿下之前说要出兵,现在国中本源强者都在备战……殿下若有需要,恐怕只能调集20位以下本源境武者……”

    回答的是一位中年武者,有些忐忑。

    殿下好像要调人,可现在国中又要备战,还真调集不出那么多强者来。

    方平心中却是有些感慨,20位!

    这还是备战的情况下!

    也可以理解,在这样的环境中修炼,九品境武者不会少的,地飞神国的九品恐怕超过了50位!

    偌大的邪教,不是每一个神国都和地飞神国一些,一些神主覆灭的国度,神主死的早的话,已经被人蚕食,九品不会多。

    可无论如何,邪教的九品恐怕不少于两三千位!

    可怕的势力!

    当然,方平其实可以接受,邪教发展这么多年,不至于连地窟外域都不如。

    外域都有两千位以上的九品,邪教有两三千位也不足为奇。

    “让他们来此,随本座去天木林!”

    这一次,方平不准备单打独斗。

    他只是展露了九品实力,遇到了麻烦,暴露实力会很危险。

    既然有人可以用,那当然得用人。

    也让自己享受一把二代的待遇!

    ……

    地飞国效率很快。

    方平没等多久,大概10分钟左右,一行气势强大武者便出现在了方平面前。

    “参见殿下!”

    没有20人,方平看了一下,18位九品境强者。

    此刻,这些强者纷纷恭敬地给方平行礼。

    绝巅和九品,那是质的差距。

    绝巅统领了九品,这里可不是人间,不存在礼遇,这些人和地窟都是一样的,绝巅对九品有绝对的控制权。

    他们都是地飞神国的强者,方平就是他们的主子。

    主子让他们办事,当然没人不愿意,甚至巴不得在方平面前展示一下。

    方平也不问姓名,他也不知道云生认识不认识,此刻依旧淡然,开口道:“本座想去天木林找找机缘,看看能否找到证道的机会,你们跟随本座一起前去,少不得你们的好处!”

    众人纷纷应是。

    之前让方平出兵的那位老臣子,此刻也赶了过来,严厉至极道:“保护好殿下,殿下但凡有所损失,尔等万死莫辞!”

    云生虽然是九品最顶级的强者,可在他们眼中,那依旧是瓷人。

    可不能让云生出了事!

    地飞真君可没陨落,一旦暴怒,谁也无法承受真神的怒火。

    众人纷纷应是,都是极为郑重,谁也不敢怠慢。

    ……

    方平带着18位九品境强者朝天木林赶去的同时。

    禁忌海中,大战再起。

    狡带着麾下的妖族,四处找麻烦,有绝巅强者坐镇的地方还好,没有绝巅坐镇的地方,那都是大战不断。

    非但如此,狡还和力无奇勾搭上了,水力一族此刻也在掺和一些战斗。

    海外,有些混乱了起来。

    明廷真君在闭关,狡打着他的名头,威慑那些绝巅强者,自己却是带着妖族大肆洗劫各方。

    这也是方平走的时候,交给它的任务。

    想拿到它老祖宗的尸体,那狡得赚钱才行。

    赚很多!

    海外宝物多,仙岛也多,抢多少算多少。

    狡之前还吼着明廷真君不许各方爆发混战,转头自己却是打上了,那也是毫不脸红,对外的理由是绝巅不得参战,其他的照旧。

    海外混战,地窟那边也不得安宁。

    外域这边,人类强者也纷纷从地球杀出,越来越多的强者在外域崛起。

    三界,无一日安宁。

    所有人都明白,如今的战斗只是小打小闹,暴风雨之前的安静,开胃菜罢了。

    天坟出现,引走了大量的强者。

    要不然,此时此刻,这些强者复苏,早就该爆发更剧烈的战斗了。

    ……

    王战之地遗址。

    一阵轻微的轰鸣声传出。

    这片被视为死地的禁地,自从上次一战后,早就化为了虚无,绝巅力量依旧在此纵横,平日里根本无人敢来。

    而此刻,虚空中,一道人影慢慢凝聚成形。

    俊秀的青年睁开了眼睛,略显茫然,很快恢复了正常。

    环顾一圈,青年喃喃道:“天地都变了。”

    青年身后,昔日的空间战场消失,化为了虚空裂缝。

    裂缝深处,有叠嶂的空间出现。

    当初封堵了第一重天,让人无法接触到第二重天的虚空,现在已经不一样了。

    空间战场消失不见!

    青年感慨一声,身上出现一套平凡至极的布衣。

    长发散落,青年也不去管。

    环顾四方片刻,青年看向遥远的方向,王屋山所在的方向。

    哪怕天地变幻,地形变化。

    他依旧知道,那里是王屋山。

    “这世间,还有多少老朋友?”

    “这一次,又有多少人会归来?”

    “当年死去的人,有多少已经彻底泯灭……”

    沧海桑田,距离天界坠毁快0年了!

    八千年的时光,恐怕有人已经老死,有人在天界坠毁中彻底泯灭。

    “我回来了!”

    青年低语一声,怅然若失。

    回来了,回到了这个不太熟悉的天地了。

    一切都不同了!

    天界没有了,一切都没了。

    这一次复苏,比他想象的要快。

    上次他意识恢复,便知道可能要复苏了,可没料到会这么快,这和九重天外的异动有关。

    这太快了,也不好。

    三界之中,好像感应不到任何熟人的气息了。

    熟人……

    青年忽然眼睛微动,感应错了吗?

    好像有熟人!

    下一刻,青年闲庭阔步,踏空而行,面前直接泛现出通道,虚空通道。

    打破虚空,轻松至极。

    一步千里!

    脚下,一座座地窟城池好像背景板,一闪而逝,无一人发现异常,无一人感应到上空虚空破碎,有强者踏空而过。

    如此片刻,前行了上万里,青年在一处宏伟的建筑前停下了脚步。

    ……

    就在青年停下脚步的这一刻。

    下方,宫殿中,

    正在悠闲自得地喝着茶水,看着宫女展露舞姿的猥琐老者,忽然脸色一变,抬头朝空中看去。

    这一看,老者脸色彻底变了!

    谁来了?

    不是说三界强者都去天坟了吗?

    老夫这好不容易逍遥几天,怎么又冒出了个强者?

    “退下!”

    老者一声轻喝,大殿中,正在舞动身姿的宫女们纷纷退去。

    片刻后,虚空波动,青年面带笑容,落入大殿。

    老者警惕万分,看着青年,看着看着,面露疑惑。

    这位……是谁?

    很强很强!

    起码给它的感觉无法抵挡!

    可为何有些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觉?

    自己见过他?

    “你是……”

    它在回想,青年也在回想,过了一会,忽然笑道:“好像有些熟悉,你是苍猫宫中的那棵树?”

    “……”

    老者一开始还没记起,这时候忽然脸色剧变,喉咙鼓动,有些紧张局促,干巴巴道:“您……您是……宇皇子?”

    怎么可能!

    宇皇子不是早就死了吗?

    怎么又活了!

    青年轻笑,也不客气,自顾自地走到一处宝座上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好像有些回味。

    片刻后,这才道:“是我吗?也许吧!身体没了,记忆残缺,本源混乱……我还是我吗?”

    说的很感慨,也很无奈。

    死去一次的人了,当年那一战,更是在本源空间中留下了大量强者的怨念,他也许算是怨念的综合体?

    只是其中的鸿宇怨念最强?

    所以他便是鸿宇?

    他感慨,老者却是脸色彻底变幻起来,鸿宇!

    宇皇子!

    这位已经陨落的强者,居然会出现在它这!

    老者还没来得及说话,青年笑道:“差点以为这三界再也没有熟人了,虽未遇到熟人,却也遇到了一株熟悉的树,也是运气。”

    老者脸色再变,心中低骂一声,自己大意了!

    它以为强者们都走了,不用一直和以前那样小心翼翼藏起来了,哪知道鸿宇竟然复生了!

    隐藏的不够彻底,被鸿宇察觉到了蛛丝马迹,居然被对方给找上门来了。

    老者身体僵硬,干巴巴道:“宇皇子,多年不见,皇子还是如此风姿卓越……”

    鸿宇喝着茶水,轻笑道:“猫树,多年不见,学会了说话,倒是变的会说了。”

    说着,又道:“苍猫何在?”

    “苍猫……”

    老者身体再次僵硬,我哪知道猫在哪,知道了躲都来不及。

    “之前天地变故,好像有大事发生,此次回归,熟人一个不见,是否和此事有关?”

    猫树见他不问苍猫了,松了口气,急忙道:“宇皇子,据说是天坟开启了,皇子既然回归,不如也去天坟看看……”

    它现在恨不得鸿宇赶快走,也去天坟算了。

    等他走了,自己马上搬家!

    最讨厌看到这些熟人了!

    看到了就没好事!

    这要是把苍猫引来了怎么办?

    “天坟?”

    鸿宇微微蹙眉,很快道:“天界坠毁之地吗?他们去了那?那可是不详之地!”

    此话一出,猫树倒是有些意外,小声道:“宇皇子,不详之地,您是说……天坟很危险?”

    “危险……”

    鸿宇好像想起了什么,轻声呢喃一句,接着忽然起身,“月灵也去了?”

    “宇皇妃也去了。”

    鸿宇脸色微变,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猫树刚松了口气,鸿宇忽然再次出现,吓了猫树一跳。

    鸿宇出现,蹙眉道:“天坟在何处开启?”

    “苦海深处,规则变动之处……”

    鸿宇再次蹙眉,喃喃道:“苦海深处,规则变动之处……九皇四帝封锁天坟,如何会让规则变动,有意外发生吗?”

    尽管不解,鸿宇还是没有逗留,瞬间消失。

    他一走,猫树顾不得他话中的意思了,探手一招,大殿地下,一株晶莹剔透的小树,如同水晶玩具一般,落入它手中。

    猫树二话不说,拿起小树,遁空就跑!

    宇皇子居然出现了,现在又被对方找到了老巢,跑了再说!

    ……

    猫树跑的飞快。

    鸿宇再次踏空而行,很快,进入了御海山,进入了外域,进入了禁忌海。

    当站在禁忌海之上的一刻,鸿宇微微凝眉,喃喃自语道:“天坟……天坟进不去的!他们如何进入的?如何会消失在天坟之中?”

    最后的那一战,他在的。

    虽然没资格参与,可他也没走,见证了很多东西,看到了天界坠毁,看到了很多很多。

    难道那些人只是在天坟之外活动?

    可若是如此,不至于一个都没回来吧。

    还是说,天坟和当年有些不同了?

    “该找猫树再问问……”

    鸿宇刚想回身,眉头一挑,那边……猫树走了?

    这树,也没以前那么纯良了。

    鸿宇微微摇头,继续朝禁忌海深处踏空而去,去看看再说!

    ……

    鸿宇深入了禁忌海。

    猫树逃离了苍月皇朝。

    同一时间。

    假天坟中。

    坤王脸色冷肃,有人在破坏自己留下的大阵,这是小事,谅他们也未必有能力破开大阵。

    可刚刚那一刻,他好像感应到了什么。

    身后,月灵依旧疯狂追杀而至。

    坤王转身,看向月灵,厉喝道:“够了!你非逼本王杀你?”

    月灵不理,坤王愠怒,身上陡然爆发出一道几乎毫无波动的能量剑气,剑气一闪而逝,月灵脸色微变,挥舞着北皇刀格挡。

    哪怕北皇刀是神器,此刻月灵也是脸色剧变,轰隆隆踩踏了虚空,一连倒退数十步。

    喉咙微微鼓动了一下,月灵面露骇然之色,看着坤王没说话。

    坤王依旧皱眉,不理她,沉声道:“外界发生变故了!”

    此刻,四周隐约有人出现。

    坤王也不在意,低沉道:“这地方……真的是天坟吗?这是灵皇道场,九皇印出现在这,本就不妥!苍猫之前在这,后来一直不曾遇到,苍猫去哪了?”

    说着,又道:“本王刚刚有些感应,外界也许出了变故。”

    下一刻,艮王现身,淡淡道:“变故?”

    坤王冷冷道:“难道你没察觉?这本源世界,好像有一些强大本源复苏了!”

    本源世界,不是指他自己的,而是方平当初遨游的那个虚幻星空世界。

    一位强者,一个星辰。

    此话一出,艮王也是皱眉,很快道:“有些感应,一些暗淡的星辰好像在复苏!”

    若是此刻方平再遨游本源世界,就可以看到截然不同的一幕。

    艮王这些人的世界,如同恒星,恒星之上,一尊尊巨大无比的人影,不再闭眼,而是睁眼环顾四方,眼神如炬,看向四方星空。

    而四方星空,遥远的方向,原本一些黑暗的地方,此刻好像散发出幽暗的光芒。

    这是艮王他们的世界!

    而坤王,此刻本源世界中,那道身影撼天动地,此刻,身影屹立在星球之上,看向不远处的一处星空,那里原本一片黑暗,此刻,好像再次升起一颗恒星,照耀四方!

    那处星空中,此刻好像也有人影,屹立在恒星之上,好像也在看他。

    两人相隔很远,却都知道彼此好像在看对方。

    假天坟中。

    坤王说着话,皱着眉,那再次点燃的星辰,他知道是谁的。

    兄弟二人,走的大道相近,距离不远。

    踏入天王级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那片星空属于谁。

    自从0年前,那片星空暗淡,他以为这片星空一辈子也无法再亮起。

    而今日,星空被点燃了,一颗恒星再次升起。

    “鸿宇……复活了!”

    坤王心中呢喃,接着陡然低喝道:“九皇印到现在都无法找到,诸位,拖不得了!聚集八王印,圣人令,联手召唤九皇印!”

    这时候,巽王也出现了,平静道:“八王印,此地有乾、坤、艮、巽、震五王之印,圣人令,此地不下于10枚,联手之下,的确有希望召唤出九皇印。

    不过乾王和镇天王,可未必会拿出八王印!”

    八王印和圣人令其实都是九皇印一体的,聚集的多了,以强者们的实力,还是有希望直接牵动九皇印出现的。

    进来到现在,其实众人隐约间有点感应了。

    这里……未必是天坟!

    他们也许上当了!

    苍猫说的九皇四帝果,可能根本不存在。

    不过九皇印肯定在这,哪怕到现在,那种皇道气息都没消散。

    是不是天坟再说,九皇印在,那就值得一搏。

    不止是九皇印,此地还有一些残破的神器。

    就在前些时日,一位绝巅捡到了一柄残破的神器,结果被人发现,被多位帝级联手直接打爆。

    到现在,神器归属还没确定,多位帝级强者还在其他地方厮杀呢。

    九皇印在,神器在,这才是吸引众人的根本。

    不止如此,这些时日,大家都有一些收获。

    这毕竟是灵皇的道场,在这,他们也发现了一些和皇者有关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众人哪怕到了天王级,也没少争夺。

    坤王没管这个,看向四方,冷厉道:“这里不是天坟,既然不是,那当日苍猫进入恐怕就不怀好意!之前本王去入口看了一番,被人用神器堵住了!

    谁做的,不言而喻!

    李宣泄,张涛,你们倒是好大的算计,可事到如今,还想继续隐瞒下去吗?

    交出震王印,打开通道,让吾等离去,否则休怪本王击杀你们人类真神!”

    距离他们进来,已经有一个月了。

    这一个月下来,大家都有些损失。

    坤王之前倒是不太着急,慢慢找就是了,这才一个月呢。

    可现在,有些着急了。

    外界,地周、地慧相继死亡,雷霆、风云不知道在做什么,神教强者陨落,自己宫殿被攻打……

    若是再有强者复苏,去了神教,坤王殿未必能一直不被攻破。

    而且这些天,他的人也被杀了几位,他要离开此地了。

    伴随着坤王的话,远处虚空,有人淡笑道:“打开通道?老夫倒是也想走,可惜走不了!何况……九皇印还没找到,那么急着走作甚!”

    虚空中,镇天王笑道:“还有,老夫近日找到了一处灵皇道场的禁地!外有七重天阵,诸位……都没兴趣去看看吗?”

    “七重天阵!”

    众人凝然,七重天阵,伤害力高达960万卡!

    近千万卡的伤害!

    气血超过500万卡就算天王级,七重天阵可不是轻易能布置的。

    灵皇道场居然还有七重天阵,其中藏着什么?

    这一刻,哪怕说要走的坤王,也是眉心跳动。

    这里还有七重天阵?

    灵皇在道场中留下了什么?

    “九皇印也许就在其中,诸位,不如联手去一探如何?”

    镇天王淡笑,来了哪有那么容易走,好东西在这,能忍住不去看看吗?

    七重天阵,哪怕皇者布置起来也要耗费巨大,没有好东西,那是不会布置这样的大阵的。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