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无敌!


本站公告

    光点,数以万计的光点。

    从下方看,仿佛无数流星坠落,遮天蔽日。

    在洛克萨的命令下,全体战舰和修士发起进攻,包括洛克萨本人,这股力量足以让渡劫圆满的大修士为之侧目。

    南宫语忍不住想要上前,却被殷龙甲拉住:“不要过去,我们太低估对方的实力了,你过去只会让阎罗分心。”

    正当南宫语犹豫不决时,一道身影越众而出,短短数息便跨过了数千米的距离出现在方寻的旁边。

    “大佬,真的是你。”

    牧风语气激动的道。

    方寻瞥了眼牧风,诧异的道:“你怎么来了?”

    牧风胸膛一挺,自豪的说:“我现在已经是化神期的强者,灵识可以覆盖半个地球,所以看到这里的场景就跑了过来,要不要我帮忙?”

    方寻一边接下洛克萨的灵力光束,一边淡定的道:“你太弱了,离远点。”

    牧风不服气的反驳道:“大佬,我可不是普通的化神,即使是太虚修士,我也有一战之力。”

    “我再重复一遍,离远点,否则后果自负。”

    说话的同时,方寻手指轻点,那些射来的光束立刻全部毫无征兆的消散。

    洛克萨目瞪口呆,就这样轻松的化解了所有攻击?有没有搞错?

    方寻可不会给洛克萨考虑的时间,他早就锁定了洛克萨,毕竟真视魔瞳之下,凡是修真者都无所遁形。

    只见方寻一步踏出,犹如火箭升空般,响起阵阵音爆,直接穿过空间裂缝,来到了洛克萨的面前。

    洛克萨大吃一惊,一拳轰出,直奔方寻的胸口!

    咚!

    周围的修士纷纷口鼻喷血,倒地不起,渡劫期大修士全力一击带来的灵力冲击,即使是太虚修士也不敢轻易靠近。

    方寻硬生生的承受了洛克萨一拳,面无表情的道:“准确度可以,力道差了点。”

    这下洛克萨彻底傻眼了,他们狼人向来以力量著称,连魔皇都不敢正面接他一拳,方寻居然毫发无损?

    “你也是仙人的投影吗?”洛克萨咽了口口水,不可置信的道。

    方寻微笑着摇了摇头:“不是。”

    洛克萨:“……”

    如果可以,他现在恨不得把那位仙尊投影给撕成碎片,说好的地球没有高阶修士呢?说好的可以横扫无敌呢?

    尼玛天使之王奥菲罗克上来就被秒了,现在估计他也要悬了!

    洛克萨现出本体,是一只巨大无比的白狼,单是眼睛就比方寻的脑袋还大。

    现出本体的情况下,洛克萨的战力还会提高一个层次,浓郁的灵力规律在他的四周,然后他抬起锋利的爪子刺向方寻!

    咔嚓!

    洛克萨差点以为自己抓在了九天玄铁之上,可以撕碎道器的爪子裂开密密麻麻的裂缝,险些脱落。

    “打够了吗?”

    方寻似笑非笑的道。

    洛克萨下意识的想要后退,却被方寻一把抓住颈毛:“打够了的话,该我了。”

    下一秒,方寻轻飘飘的轰出一拳。

    轰!!

    洛克萨只觉胸口好像被光速行驶的陨石撞了一下,肋骨刹那间不知断了多少根,整个身体倒飞而出,砸进地面中。

    坚固的石地顿时被砸出一个方圆十里的巨大凹陷,渗出浑浊的水流。

    “噗。”洛克萨吐出一大口血,变回人形想要捂着胸口站起来,却被紧随而至的方寻一脚踩进碎土里,动弹不得。

    “带我去见你们的首领。”方寻淡淡的道,并没有直接击杀洛克萨。

    洛克萨顿时松了口气,连连点头道:“好的,好的,这边请。”他本来对那个所谓的仙尊投影就没有什么忠诚度可言,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几个始祖完全是被强迫的。不然他才没兴趣攻打别的世界。

    见方寻移开脚掌,洛克萨连忙强忍着剧痛爬起来,吩咐道:“所有人原地待命,不允许再进攻!”

    洛克萨身为暗夜大陆四大种族的始祖,自然没人敢违抗他的命令,只不过方寻可不会选择相信他。

    只见方寻屈指轻弹,所有战舰和修士皆被定格在空中,正是化神期修士所掌握的天地囚笼,只不过范围放大了几百倍,举手投足间,可以封锁成千上万里。

    “走吧。”

    方寻收回手指,语气淡漠。

    洛克萨看呆了,这是什么手段?简直比仙人还恐怖!

    当下洛克萨再也不敢反抗,老老实实的带领着方寻前往后方的主舰,牧风想要跟上来,结果被方寻一巴掌拍了回去,开什么玩笑,接下来的状况连他也说不好,这家伙若是跟过来肯定会变成累赘。

    主舰内,正闭目养神的男子忽然若有所觉的睁开双眸,沉吟道:“有人在靠近这里,你们两个出去看看。”

    血族始祖该隐和魔皇哈迪斯一愣,相视一眼,说:“悉听尊便。”

    暗夜大陆一共四大种族,除了神圣天使族以外,其余三族皆是属于黑暗的后裔,他们的灵力属性也是纯粹的黑暗。

    而魔皇哈迪斯和血族始祖该隐便是其中最接近黑暗本源的存在,也是曾经暗夜大陆的第一和第二强者,一旦他们接触到黑暗本源,就能渡劫飞升,位列仙班,当初收服他们时,就连男子也花费了一番手脚,可见他们的实力有多强横。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

    平淡的声音响起,哈迪斯和该隐顿时大惊失色,他们竟完全没有察觉到。

    只有青年男子神色自若,没有丝毫惊讶的表情。

    刺啦。

    主舰的顶部陡然被撕开,露出外面血红色的月光。

    与此同时,洛克萨鱼贯而入,指着站在中央位置的青年男子义愤填膺的道:“就是他!”

    哈迪斯和该隐一愣:“洛克萨,你在干什么?”

    青年男子则轻笑道:“我?我怎么了。”

    洛克萨退后一步,不卑不亢的道:“就是他强迫我加入进攻地球联盟的,提前说明,我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而这时,方寻也从被撕开的顶部缓缓落下,饶有兴致的打量起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的脸上,也终于泛起一丝波澜。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