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四章活得长,才能变得更强


本站公告

    “有人复苏了。”

    界蛙看着矮山说道。

    “确定?”

    许阳双眼一亮,刚复苏的古妖,实力有限,按照现在的玉景玄天界的复苏进程,对方刚复苏的实力,应该还不到灵境。

    分分钟可以拿下来啊。

    即便拥有一些保命底牌,然而漫长时间过去了,还能剩下几分威能?

    许阳不觉得,对方不到灵境的底牌,能够威胁到自己。

    何况,还有界蛙这个老怪物在呢。

    “这是归寂冢,十方界域时代,为了应付大变,很多人都布置这样的坟冢,以求保得一命,能够在漫长的岁月中残存下来等待复苏。”

    界蛙神情多少有些复杂。

    它也曾布置过归寂冢,虽然它最终并非依靠归寂冢存活下来,对于归寂冢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归寂冢?”

    许阳喃喃一句。

    看着不断涌动着能量,偶尔霞光闪耀的归寂冢,问道:“可以在对方出世之前,强行将归寂冢轰开吗?”

    “现在归寂冢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了,应该能够轰开的。”

    归寂冢固然强大,动用诸多阵法禁制,以及众多的宝物布置而成,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有效抵御时间的侵蚀,防御极其惊人。

    漫长时间过去,威能终究即将耗尽。

    “打断对方复苏,可以影响到他的实力吧?”

    许阳笑得有些阴险。

    界蛙一怔,不禁为正在复苏的那个家伙感到悲哀了。

    复苏的关键时刻,竟然遇到许阳,不倒霉才怪了。

    “这是自然的,轰开了归寂冢,泄走了最后的力量,自然影响对方的复苏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怪他倒霉了。”

    许阳抬起手,雷电汇聚,天空之中瞬间电闪雷鸣起来。

    一个雷电旋涡直接出现在了归寂冢上空,宛若灭世之雷般,缓缓镇压而下。

    轰隆!

    雷电旋涡还没有降落到归寂冢上,便已经使得归寂冢荡漾而出的能量波纹,瞬间压迫了回去。

    隐约可以看到归寂冢,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微微塌陷。

    归寂冢内,一个长得贼眉鼠眼,下颌长着一小撮黄须,头发泛黄的中年男子,正一脸惊疑之色。

    怎么回事,归寂冢外,怎么似乎出现了雷霆之劫?

    莫非,自己如今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外界的天地极限,因此招来天劫?

    不应该啊,自己又不是从头修炼突破的,只是稍微恢复实力而已。

    只会感应到天地桎梏,感受到压制,而不会出现天劫的。

    况且,自己也没有感受到天地的极限啊。

    心里有点怂,估摸了一下,自己是否能够抗下天劫。

    最后觉得,或许还不到复苏的时候,那就待在归寂冢内再等等?

    如此想着,开始收敛气势,暂时中止了复苏,并且将归寂冢的能量波动给停止下来。

    “怎么回事?怎么雷霆还在?”

    捋着下巴的黄须,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莫非有人在攻击归寂冢?

    不太可能吧,按理说,如今的复苏程度,应该不会有人具备如此强大的实力的。

    何况,他感觉到,那雷霆不是寻常的雷道修炼者说掌控的雷霆之力。

    更接近于天劫的雷霆之威。

    轰隆!

    骤然,归寂冢震动了起来,雷霆落在了归寂冢上。

    黄须心里有点慌,隐隐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糟糕,不太妙啊,赶紧遁!”

    身上黄光一闪,便想要遁走。

    依靠着自己超乎寻常的危险预感,不知道多少次,躲过来致命的危机。

    哪怕是十方界域天地大变,他都存活了下来。

    论实力,他比不上当初的那些巅峰大佬。

    然而,很多巅峰大佬都挂了,他依旧活得好好的。

    在天地大变还没有出现之前,他直觉便意识到了不妙,因此比任何人都提前做准备,辛辛苦苦布置下了这么一座归寂冢。

    更是想尽办法,储存下众多的宝物,才挨过了漫漫岁月的侵蚀。

    这一刻,久违的不妙感觉再次浮现上来。

    黄须知道,自己遭遇了复苏之时的最大劫难了。

    稍有不慎,便可能就此挂掉。

    黄光一闪,正要遁逃而去,由于他向来谨慎,归寂冢内,留了一条危机时刻的逃生后门,不至于需要开启归寂冢才能够离开。

    而借助这一道后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归寂冢。

    然而,他身形刚一动,还没有开启后门,骤然归寂冢剧烈震动了起来。

    轰隆!

    狂暴的轰鸣声中,归寂冢崩塌碎裂了,能量疯狂外泄,雷光入潮水般汹涌而来。

    威势惊人!

    “不好!”

    黄须大惊失色,手中出现一个龟壳,身形一晃直接钻入了龟壳之内,雷光瞬间将龟壳淹没了进去。

    漆黑的龟壳上,泛起一道道玄奥的符文,将雷电阻隔在外。

    躲在龟壳内的黄须,一脸冷汗,好吓人的雷霆之力。

    龟壳都撑不了多久。

    心中暗暗祈祷,雷电快些过去。

    否则,龟壳抵挡不了多长时间的。

    毕竟漫长时间过去,龟壳的防御特性,也所剩无几了。

    雷霆骤然消失。

    黄须心里松了一口气,然而紧接着,便感到了更大的危机出现了。

    “咦,竟然是一个龟壳,莫非是个老王八?”

    许阳看着那个巨大的龟壳,愣了一下道。

    躲在龟壳内的黄须,一颗心前所未有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此刻,他的预感告诉他,若是不马上认怂装孙子求饶,下场会很凄惨。

    他对自己的预感,是丝毫都不怀疑的。

    好不容易在大变中存活下来,等待到了复苏,就此挂掉了,多不值啊。

    他本来就是一个怕死的人。

    一直都没有什么骨气可言的。

    实力不如自己的,他会装成高人风范,一旦实力比他厉害,从来都是认怂装孙子,甚至拍马屁的。

    黄须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的。

    那么多惊才绝艳,傲骨铮铮的大佬,最终都死了。

    而他却活得好好的,实力还越来越强,只有活得长,才能够变得更强。

    所以,该怂的时候,就一定要怂。

    该拍马屁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拍大佬的马屁。

    说不定大佬一高兴,还有些赏赐呢。

    黄须预感到自己该如何保命之后,果断地从龟壳里滚了出来。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