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镜中的梦幻城


本站公告

    轰!轰!轰——!!

    大地在震动,天空在倾覆,整个世界都在燃烧。

    这是超越尘世的恐怖力量,这是凡人无可触及的领域在狂暴碰撞!

    城市的概念早就已经不复存在,天上地下此刻根本就是一个整体,是一座永不熄灭的巨大熔炉!

    自由女神像腐朽风化,似乎已经在漫长的时光之中被岁月所磨蚀,变得破败不堪。各种地标性建筑,诸如纽约时报广场、纽约市政厅、伍尔沃斯大楼等等地方,更是只残留下了残垣断壁,在吞噬天地的火焰与尘埃之中摇摇欲坠。

    大地干涸开裂,飓风般狂舞的火焰化作无穷无尽的灼热风暴,在向着四面八方冲击席卷,肆虐在广袤辽阔的无垠焦土之上。哪怕是远离了最中心的区域,也可以听到混杂在风的呼啸声里的,远处什么东西倒塌的声音。

    山姆已经急疯了,他毫不怀疑自己是这片炼狱一般的空间之中的唯一幸存人类,但是他似乎也很快就要死去了,一分钟之后?还是十分钟之后?

    他不能够确定,不过估摸着大概也就是这样的时间,因为动力装甲不堪重负,也许还能够再撑一分钟,也许还能够再撑十分钟,但是绝对不可能再支撑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了。

    然而,山姆没有能够逃出这片炼狱空间。

    因为他不管往什么方向飞行,明明都是确切的与身后的那两个人形核弹拉开了越来越远的距离,可是四周的环境却没有太多的好转,也看不见焦土的边界到底在哪里。

    这太荒唐了!

    这也太可怕了!

    根据距离计算,他早就应该飞出了纽约市的范围了才对,可是四周的环境还是一个样子,是城市被摧毁之后呈现出来的地狱一般的光景。

    变形的车辆在燃烧,路边的电线杆被刮倒,断掉的电线闪着火光,道路的路面也是风化开裂,笼罩上方的厚厚云层也如烈焰似的,随处可见的就是崩坏的大楼倒塌了,有的还在熊熊燃烧着的惨烈景象。

    血红色的火星漫天飘舞着,如同红色雪花般纷飞洒落,焦灼的黑烟伴随着硫磺气息在弥漫,带来像是快要压垮精神般的沉重压力。

    这就是千真万确的地狱,是从异空间领域来到这个世界的恶魔将它投影了出来,重叠到了现实之中。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虽然山姆没有能够离开这片空间,彻底逃离毁灭的命运,但是远离怪物的战斗中心,拉开距离的行为还是有一定意义的,至少战斗的余波来到这里的时候不会太过致命。

    要是就在那两个怪物交战的地方附近的话,他毫不怀疑自己将会在第一时间死去。

    那两个都是真正的恶魔,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够毁天灭地,如同一场移动的天灾,是人之力根本就无法抗衡的敌人,战斗力深不见底的那种。

    不管谁输谁赢,山姆大叔如果掺和进去了的话,他都绝对是输得最惨的那一个。

    因为别的不说,动力装甲的智能程序也无法分析出那两个怪物释放出来的未知能量形式的具体属性以及详细参数,可是光是从物理表现来看就足够惊人了。

    就好像是之前的那个恶魔挥砍出来的重剑,光是斩击速度就超过音速数倍。这似乎没有什么大不了,如果这不是一个人挥砍出来的速度,充其量也就是一发重坦克加农炮的威力。

    但是偏偏它还有着多重攻击特效,不但会制造出金属汽化、钢筋水泥直接融化的恐怖灼热现象,还会引起相当大范围的区域震荡现象——

    像是一柄看不见的巨锤,将方圆数公里的地面都给砸得凹陷下去。单纯的出力何止数十吨或者上百吨?那绝对是百万吨、千万吨往上的级别。

    这是无法理解的古怪现象,可以说要是全部计算起来的话,别说是被正面轰中了,哪怕只是被擦伤,都足够让山姆整个人的身躯从细胞层次,从分子层次土崩瓦解了。

    ……

    ……

    镜子大师现在就连躲避都很难做到,他的身体被一根火焰长鞭陡然从虚空之中拉出,狠狠的拽向了对面的庞大炎魔的方向。

    下一刻,炎魔另一只手中的火炎之剑就再次举起,并且狠狠的当头劈下,大气宛若雷鸣被无情撕裂,火焰与爆炸瞬间充斥了周围十多公里的空间。

    简直好似是天外陨石以势不可挡的姿势砸落到了地面,直接而狂暴的冲撞造就了一个巨大的陨坑,晶化赤红的物质四处飞散溅射开来,滚烫高温的烈焰岩浆也是在肆意横流。

    这不像是一柄火炎巨剑的劈砍,更加像是一发斥力炮的轰击,因为光是剑压带来的斥力波纹就引发了巨大的爆炸,挤压得地层都出现了严重的大范围坍塌。

    怕不是有至少达到了数百上千吨的斥力,因为过于集中于一点、成一直线的攻击,才能够出现这样的表现。

    至于镜子大师本人作为直接的受到攻击者,自然更加惨烈,整个身体都砸穿了岩层,被锲入到了地底深处之中去,身下的地层犹如豆腐,成片成片的破碎,被砸烂了一层又一层。

    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仍然没有像是脆弱的凡人或者其他的俗世生灵一样,因为这点儿打击就当场死亡。

    反而是身形突然变得虚幻,化做了一道淡淡的几乎不可见的暗影,在涌动的烈焰、熔岩、黑烟之中,直接消失在了原来的位置,看似是烟消云散了,被高温融化烧成灰烬的样子。

    但是实际上,那道淡淡的影子在一瞬间就出现在了炎魔的身后。

    一直都在挨打,要说是没有火气的话,那肯定不可能。俗话也说佛都有火,更何况镜子大师只是一个恶魔。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就是了——

    炎魔根本就没有扭头或者回身,而是身后拖着的巨龙一般的长尾突然猛地也化作了一道隐约而模糊的高速影子,带出了极其急促尖利的呼啸声!

    恐怖的攻击仿若能够粉碎天空,撕裂大地,直接就将镜子大师扫得炮弹一样倒飞了出去!

    砰——!!

    异界恶魔的身体被打飞出去十几公里,狠狠的砸在远处的地表上,再度使得土石四处飞散溅射开来,形成了一个可观的陨坑!

    而且由于惯性巨大,镜子大师没有就此停下来,而是像是一只皮球那样滑稽的高高弹起,接着再度砸下!直到在陨坑之外又砸出了好几个大坑,并且犁出了上百米的深深沟壑之后,才终于是停了下来。

    “……”

    “……”

    地面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巨大裂缝,这个异界恶魔的表情维持着一种愕然与懵逼,似乎是被摔蒙了的样子。他就这么躺在沟壑的尽头,半边身子都陷入了地面之下。

    果然是不行啊,这世上就没有这样的好事,也不可能说他一个人全部占完了。

    精通一方面的能力,另一方面的领域就会显得比较弱,基本上这是经常出现的状况,哪怕是第四位阶的半神也往往逃脱不了这么一个规律。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半神之所以是半神,那个“半”字就已经可以说明一切了。

    要是他们不说是接近全能领域,光是可以将自身磨练到毫无弱点与短处,去掉那块最短的木板,自然也就可以摘掉那个“半”字了……

    正因为是只有一部分的能力值接近神灵,而并非全部全面,所以这个层次才会被称为半人半神。

    镜子大师这种存在,拥有法则层次的不死性就已经是相当bug的表现了,而且自身也同样法力高强,可以操纵时空、玩弄人心灵魂……本来就已经是规格外的存在了。

    要是还能够在其他方面的能力值也力压其他半神一头,那么他就不是半神的层次,而是方方面面都抵达神灵领域,没有任何的短板与不足之处,真正立身于伪神之座上的存在了。

    所以说,总要有不同的侧重领域的。镜子大师既然已经专精灵魂领域,并且对于时间空间也是有所涉猎,再加上还有几乎杀不死的不死之身,那么也就别奢望在其他方面也是顶尖水准了。

    毕竟他根本就没有点那些方面的技能点,现在又怎么可能在正面战斗之中对根本就是为了战争而生,存在本身就是力量的炎魔有什么优势呢?

    这根本就不可能嘛!也一点儿都不现实,怎么可能有他一个人占尽所有便宜的事情。

    但是,虽然明白道理是这么的一个道理,面对这种情况还真的是让他觉得太过憋屈不已了,现在的情况就是敌人可以被杀死,他却没有这份能力做到。

    而他无法被杀死,偏偏却要单方面的挨这样的毒打……尽管无论多重的伤势,几乎都会在瞬间恢复过来,这已经不是再生了,而是状态重置。

    然而,还是会有感觉的啊……镜子大师也没有什么特别嗜好,喜欢被人当做是沙包这样揍来揍去,甩来甩去的,他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心好累,不想动了,随这个恶魔怎么样吧,反正他也威胁不到我的存在。

    被殴打了这么久,想要反抗还手却又发现自己实在不是正面战的角色定位,刚特·欧迪姆此刻有种想要放弃治疗的打算了……

    反正对方的优势就在于战斗力强到出奇,而且心灵意志坚定如钢。而他的优势则在于杀而不死,就连他自己都没有琢磨明白怎么折腾死自己,所以也不怕对方真的把自己如何了。

    如果是那个什么神秘王者的话,也许会有威胁,但是现在的问题是那个神秘王者并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

    不过话说回来,在他们的体系之中,王者到底是代表着什么?神的最高代言人,还是干脆就是……神的本来面目?

    在镜子大师决定放弃治疗,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伴随着沉闷的脚步声响起,灼热的气浪将烟尘猛地吹散,带着硫磺气息的呼吸在空气中鼓荡。

    巨大的炎魔已经接近了过来,一手握着火炎巨剑,一手拖着烈焰长鞭,浑身都在泛着灼热与赤红,庞大的热量使得其轮廓在空气的扭曲和失真之下变得模糊不清。

    “好吧好吧,你赢了,你赢了……”

    刚特·欧迪姆叹了口气,头都不打算抬起来,只是语气仍然显得有些不太在乎的样子。

    “但是这样又能够如何呢?又没有办法真的杀死我。你如果不愿意就这样罢手,迟早也是会累的吧,你总不可能永远困住我在这里……”

    “不,我之所以想要和你战斗,是想要试试你到底有什么手段而已,至于怎么对付你的方法,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炎魔沉声说道。

    “你是镜子大师是吧?虽然很遗憾,但是我要告诉你,吾王掌握的权能之柄之中,也有关于镜面与反射的领域……如果这样子你也能够从那里逃出来的话,那么我之后就不会再为难你。”

    刚特·欧迪姆的心中顿时就是咯噔了一声,他下意识的抬起头来。

    然后,视线就直接对上了一面古朴的镜子——

    只不过,镜子之中倒映出来的却不是他的身影,而是一座隐隐约约,如梦如幻的宫城。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