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出发血烈关


本站公告

    府尊和元机道长两人的打算,莫河现在算是明白了,两人的确没有什么强迫的意思,但如意算盘也是打的叮当响,专门来找自己做保姆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整个玉河府之中,的确没有第二个合适的人选了,纯阳境界的元机道长需要坐镇玉河府,而且身为宗门之主,他比自己更加走不开。

    莫河前不久刚收到了苏白的来信,心里刚刚产生了一些想要去海州的想法,现在府尊和元机道人上门,莫河正好可以将自己的后顾之忧托付给他们照看,相信有五行观的人照看,起码自己的父母亲人,还有无忧的安全都可以得到保证。

    “莫道长,老朽知道你也是玉河府的子弟,在人族边关前线战事吃紧的情况下,人族境内的所有州府,都会派出力量支援,琼州玉河府的子弟,自然也不会落于人后,让人族其他地方的同胞看不起。”

    “但我琼州地脉修复不久,实在没有多少力量,老朽实在担心这些玉河符的子弟,等到了人族边关前线之后,从此就回不来了。若以前也就罢了,起码死后还能得到一个敕封,赢得生前身后之名,可是如今,道长也知道皇朝的情况,老朽希望他们去了,还能够完完整整的回来,恳请莫道长出马!”看到莫河低头沉思的样子,府尊再一次开口说道。

    只是他这一次的话,明显带上了一些真诚,并且说了一些他真正的想法。

    就像府尊所说的话一样,现在皇朝暂时无力敕封战死将士的英魂,那么这些战士去了人族的边关前线,万一战死了,那很有可能就白白死了。

    而这一点,恰恰就是现在人族军中影响士气的一个巨大隐患,将士不敢用命,那么战斗力自然会下降一些。

    这并不是说这些将士不敢为人族拼命了,只是心中多了一份后顾之忧的牵挂,也就多了一份顾虑迟疑,但在人族的危难时刻,他们还会是挡在最前面的那些人。

    只是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些将士也是有爹娘生养,没有人天生就应该去战场送死,也没有人天生就应该白白的牺牲。

    “莫道友,贫道和府尊今日的来意,想必道友也已经清楚了,不知道意下如何?”元机道长看着莫河问道。

    五行观来到玉河府直到现在,也只是短短几年的时间而已,其实如果有别的选择,元机道长今天绝对不会来找莫河,哪怕莫河实力再强,毕竟修为也只是阴神境界初期,应该比不上一位纯阳境界的强者。

    可是在整个玉河府之中,却找不出第二个纯阳境界的强者了,只能在矮子里面拔高个,找上了莫河这个战力超群的阴神境界修士。

    在皇朝法度只为降低之前,府尊凭借着法度之威,倒是可以发挥出纯阳境界的战斗力,但是现在,皇朝法度之威衰弱至此,府尊也借用不了多少力量。

    莫河在听到元机道长的话之后,便立刻开口道:“让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但却有一些条件。”

    “莫道长但说无妨,皇朝已经承诺了,只要各地散修高手愿意前往前线助战,保证会送上丰厚的报酬。”府尊闻言,立刻开口道。

    “这一点,府尊大人都已经亲自出面了,相信皇朝应该不会亏待我们,我要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莫河轻轻摇了摇头,目光看着元机道长说道。

    “我若是前去,这望月山和我的弟子,希望元机前辈和府尊大人能够代为照料,还有家中的父母,以及在玉河府百家学堂学习的弟弟妹妹,就托付给二位照料。”

    听到莫河的话,元机道长和府尊二人脸上露出笑容,对着莫河点了点头,同时答应了下来。

    “那莫道长,此事事不宜迟,必须要尽快出发,道长若是有什么要事,在这一两日之内还请尽快的处理妥当,到时候道长领头,带着我玉河府的子弟前往血烈关。”府尊脸上带着笑意说道。

    “等等,为何要去血烈关,海州海州距离我们更近,从玉河府到达血烈关,中间路程起码是前往海州的四倍,我们为何不前往海州支援!”莫河听到府尊的话,有些意外的问道。

    莫河原本已经准备好前往海州和苏白见面了,可是现在却突然说道要去的地方是血烈关,根本不是海州,让他如何能够不意外。

    “道长有所不知,海州这段时间已经有众多的力量前往支援,皇朝八公主夏舞殿下请来了凌虚仙门、镜妙仙宗等几个大宗门势力前往海州坐镇,各地抽调的大军,也已经到达了海州,相信海州局势很快就会好转,相比之下,还是血烈关更加需要支援。”府尊开口解释道。

    “不错,妖族的实力要在水脉龙族之上,这一次攻势凶猛,从大战开始至今,战火一刻也没有停歇,的确更加需要支援。”一旁的元机道长也是点头说道。

    莫河心里当然是想要去海州的,但是听到两人的话,这时候也说不出什么了,总不能为了自己一己之私,在这样的事上让两人作出妥协吧?

    到这里,府尊和元机道长今天来到望月山的目的圆满的完成了,而且莫河也没有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就更加让人满意。

    在临下山之前,府尊突然靠近莫河的身边,通过传音之术对莫河说道:“莫道长此去血烈关,若是遇到了什么大难处,可以通过此物求援。”

    话音一落,府尊将一物塞到了莫河的手中,然后这才转身离开。

    莫河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发现这竟然是一方小印,而且是一方私印,属于本人的一种身份标识,可以算作一件把玩的物件。

    莫河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在手中这方私印上,竟然蕴含着神灵的神力,这一丝神力品质不弱,应该是一位六品神灵留下的。

    交给自己一方私印,让自己凭此物去求援,那么求援的对象,应该就是一位神灵了,顺着这条思路往下想一想,莫河突然之间就明白了一件事。

    “看来,前往血烈关也不错,说不定还能够见到师傅。”看着手中的私印,莫河在心中想到。

    莫河现在终于明白,师傅等皇朝的神灵,前往避祸的地方,原来是人族的边关前线。

    想一想也是,以第二皇朝神庭在冥土之中的势力,那么多的神灵,想在冥土之中找一处避祸之地,能够瞒过第二皇朝耳目的,恐怕非常的困难。

    但是躲到人族的边关前线,就算被第二皇朝的神灵发现了,也绝对不敢在这里对皇朝朝的神灵不利,而且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些神灵也能够出一把力。

    “这,是不是也是先皇夏启心中早就盘算好的?”想到了这里,莫河心里不由得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如果这一切都是盘算好的,那夏启的目的,只是单纯的避祸呢,还是提前未雨绸缪,早就安排好的一步补救的举措,或许,这两者都有吧。

    送走了府尊等人,莫河也立刻开始安排起来,自己马上就要前往血烈关了,对于无忧的教导,肯定是没有办法继续了,而以无忧入道中期的修为,莫河也不可能带着他一起去,留下无忧一个人在青梅观,莫河必须做一些安排。

    “这些玉简你拿着,为师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你就先按照玉简内容自己学习,不懂之处可以先记录下来,等到为师回来,再一一为你解答。另外每天的早课不能停,青梅观的两颗青梅树记着要好好照料,如果觉得一个人在山上无聊,你可以去下河沟村转转,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就去五行观找元机道长。”莫河拿出几枚玉简交给无忧,然后就开始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尽管知道无忧非常的懂事,但莫河却还是想要交代一下。

    面对着莫河絮絮叨叨的交代,无忧只是乖巧的站在莫河的面前,安安静静的听着,时不时会点点头,然后说上一声。

    “知道了,师傅!”

    无忧话少,这是他以前和人接触比较少造成的,但他非常的聪明,加上以前的经历,让无忧比较的敏感。

    尽管莫河絮絮叨叨的,无忧却能够感觉到莫河对自己的关心,虽然莫河马上要离开了,很长一段时间,自己又要一个人了,但总比以前要好。

    给无忧交代了一大堆的事情之后,莫河又回了一趟下河沟村,向父母也交代了些事情,让他们遇到了什么事,可以上望月山找无忧,也可以直接去五行观寻求帮助。

    莫河还特意拜托一下府尊,帮自己联系了一下苏白,告知了这边的情况,说明了自己不能前往海州,而是要去血烈关支援的事。

    将这些事情交待完毕之后,莫河就没有什么其他事情了,莫青和莫柳在百家学堂那边,府尊会帮忙照顾,也不需要自己担心了。

    一日之后,莫河和五行观的弟子一同前往的玉河府,在这里和一同出发的五万玉河府将士汇合,再加上其他一些随行人员,一起乘坐着一艘飞舟,踏上了前往血烈关的征途。

    x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