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二章 初闻还真


本站公告

    “太始仙宗!”莫河听到年轻道人报出自己的宗门,心中稍稍惊讶了一下,眼前这个名叫卫锦的年轻道人,竟然是太始仙宗的弟子。

    虽然莫河已经想到,在自己来到天穹之上后,遇到的元神真仙之中,恐怕有不少都会是大宗门的修士,就好像之前的丹木道人,莫河从对方说话的语气,就怀疑对方是大宗门出身的修士,不过却没有确定,真正自报家门的,眼前的卫锦还是他来到天穹之上遇到的第一个。

    《太始经》这部经典,莫河平日里在早课的时候,可没有少读,对于其中所记载的那些内容中,早已经烂熟于心,可是一句句微言大义的道经,依然被他反复的品读,不断的揣摩,每每还能够有所得。

    太始仙宗,作为人族传承太始道脉的两大宗门之一,其在人族大地上的宗门所在,是莫河一直没有去过的。

    太始之道,始见其形,而未有质。

    因为他们所传承的太始之道的原因,太始仙宗在大地上的宗门驻地,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许多人都知道其大体在哪里,可平日里却很难见到。

    平日里许多人都能够见到太始仙宗的弟子,听到他们亲口布道,可很少能有人发现,他们到底是怎么进出宗门的。

    莫河曾经听任云腾说过,他在游历的时候,曾经路过太始仙宗驻地所在的州,出于一些好奇的心理,想看看太始仙宗到底在什么地方,可是任凭他怎么找,都没有找到。

    后来他请教周紫衣的时候,周紫衣告诉他,真心寻之,见形而入,就能够进去,不过任云腾还是没有搞明白是什么一回事。

    这件事情任云腾当时告诉莫河的时候,只是师徒二人的一次闲谈,不过莫河同样也有些好奇,所以事后还琢磨了一下,稍微想到了一点头绪,也不知是否正确,如今眼前看到了一位太始仙宗的弟子,莫河在稍微惊讶过后,突然有种想要求教一下的想法。

    不过,莫河还是没有这样做,因为这样多少会显得有些冒昧,两人才刚刚通报了姓名,现在互相熟悉一下才是正常的,至于心中一点小小的好奇心,等到互相熟络了之后,如果有机会的话,自然能够得到满足的。

    遨星仪在停止之后,莫河周围的环境,也不复刚才那般,好似是黑暗的星空一般的环境,现在周围的环境,只是一间普通的房屋,而且其中的陈设极为简单,就连一张床铺都没有。

    莫河目光扫视一眼房间中,入眼能够看到的东西,除了摆放在卫锦身边的遨星仪,就只有一张一人宽,淡金色的草席,还有在房间另外一个角落,一张低矮的桌子,旁边还有一个堆放着玉简的架子,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东西了。

    注意到莫河的目光,卫锦身子稍微侧了侧,换成了半躺的姿势,躺在了他身边淡金色的草席上,神态略带着一丝慵懒的说道。

    “莫道友是不是感觉遨星阁和你想象之中的有些不一样,里面就有这么点东西,看起来实在是太过寒酸了?”

    “卫道友说笑了,你这里可是一点都不寒酸,就光你身下的烈阳仙草编织的草席,价值就已经不可估量了!”莫河微笑着回答道,对方身下的那个淡金色的草席,算是房间之中除了遨星仪之外,最为引人注目的东西,他自然不会看不到。

    稍微停顿了一下,莫河又开口道:“卫道友这草席价值的确不菲,不过,用烈阳仙草编织的草席,卫道友坐着不会感觉难受吗?”

    莫河刚刚来到天穹之上,他所认识的仙材、仙草并不多,不过这烈阳仙草,他却是恰好知道。

    这种仙草要说珍贵的话,的确非常珍贵,因为它的生长环境是在太阳星周围,甚至年份高一些的烈阳仙草,直接就生长在太阳星上,吸收太阳之上太阳真火成长,非常的珍贵,也有不少的妙用。

    用烈阳仙草编织草席,这样奢侈的事情,莫河是完全没有想到的,一方面是因为这个举动太奢侈,而另外一方面,则是材料完全不合适啊。

    吸收太阳真火成长的烈阳仙草,其中蕴含着怎样的炽热的力量,那完全不用说,坐在这样的一张草席上,除了一些特殊情况,一般的修炼者能够感到舒服就怪了,哪怕是仙人也一样。

    莫河这句话一说完,就看到卫锦脸上的慵懒神色瞬间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莫道友说的不错,坐在这张草席上,能舒服就怪了!”

    “那你还坐?”莫河心中这样想道,不过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而他眼前的卫锦,这时候好像是找到了一个诉苦的对象,再次坐直了身子,开口对着莫河说道:“你可以过来感受一下,坐在烈阳仙草编织的草席上,要是不时时刻刻的用法力抵抗,哪怕你是仙人的肉身都撑不住,我这也是没有办法!”

    “修为到了玄仙境界后期,想要成就金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不管选择怎样突破,一般都要经历‘还真’这一关,心境会有比较大的浮动。”

    “我要镇守遨星阁,又要始终维持住自己的心境波动不能太大,所以师门长辈就给了我这个,只要我在遨星阁内镇守,就必须坐在这烈阳仙草编织的草席上,说实话,在这里坐的时间长了,还真不如让我去和外族的仙人打一场痛快!”

    卫锦的话,其中最让莫河注意的,却是他刚才所说的“还真”二字。

    遨星阁是人族在星空中的重地,凡是镇守在遨星阁中的仙人,修为都在玄仙层次,对于卫锦玄仙境界后期的修为,莫河并不感觉有多意外。

    毕竟遨星阁除了是一处重地之外,镇守在遨星阁的任务,同样也是一份好差事,原因就在于遨星仪遨游星空的能力。

    就像刚才的卫锦,在让莫河进来的时候,正好发动了遨星仪的能力,顺便带着莫河遨游了一下星空。

    遨游星空的能力,虽然对于人族的元神真仙来说,其实大多数人都可以尝试,但除了遨星阁坐镇的元神真仙外,其他人想要使用,都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这样的代价,第一是为了弥补消耗,第二也是为了设置门槛,不然人族的仙人都去,遨星阁的队也排不过来,还会让遨星仪没有太多空闲的时间,这样就无法及时接收和传递信息,违背了建立遨星阁的初衷。

    因为这个好处,所以一般镇守在遨星阁的仙人,在玄仙境界之中都属于强者。

    莫河手中是有金仙境界的功法的,这个世界的金仙境界的功法他有,同时他还有来自前世遗泽。

    “还真”这两个字,莫河在之前获得的金仙境界的功法中就见过,在《玄元控水录》中,其实也有着类似的说法,意思大致是在于稳定道心。

    莫河其实有些不太理解,修炼者一路走来,哪怕像他这样一路坦途的,道心也早已经在一次次的突破和悟道之中,变得非常坚定了,为何在突破金仙境界的时候,会突然面对道心不稳的情况?

    之前莫河觉得,是否是自己对于“还真”这两个字,因为是和《玄元控水录》放在一起解释的,所以理解上出现了一些偏差,但刚才听到卫锦的话,莫河感觉未必是自己的理解有所偏差。

    有心想要知道更多,但莫河现在却不好问了,因为这属于真正的真传,简简单单几句话的事情,潜在的却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今日两人才刚刚相识,已经在对方的带领下遨游了一次星空,却不好再奢求更多了。

    莫河没有询问修炼有关的事,不过在卫锦说完之后,借着他的话头,莫河顺便问了一下人族和其他三族在星空之中的交战,这一点他同样是挺好奇的。

    刚才就说到了想要和外族交战的卫锦,在听到莫河这么问之后,当下就很有兴致的解释道。

    “这个你以后一定会接触到,现在你问了,我就先给你大致讲讲。”

    “这浩瀚的星空之中,目前被我人族和其他三族占据,实力最强的,同时也占据了最广阔星域的当然是灵族,接下来就是妖族和我们人族各自占据了星域,范围彼此差不多,占据星域数量最少的则是龙族,他们似乎更喜欢待在水里,所以对九天之内,要比对星空重视一些!”

    “各族星域紧挨着的地方,就是各族平时交战最多的地方,有点类似于人族在大地上的边关前线,但是不同的是,星空之中,各族得高手,都有能力越过紧挨着的星域,出现在稍后一些的地方展开一番破坏。”

    “这种越过紧挨着的星域,直接进入后方破坏的方式,在星空中经常上演,虽然很容易被各族高手发现,因此而丧命,但是却屡屡有外族的仙人愿意冒着危险,用这样的方式袭击,尤其是妖族一方,简直是乐此不疲!”

    卫锦说到这里,似乎说的比较兴奋了,就给莫河讲起了他经历过的一些战斗。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