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被围攻


本站公告

    睁开双眼之后,莫河缓缓的站起身来,对于自己刚才在修为突破之后,依然沉浸的经历,心中感到稍微有些后怕。

    这一次的修为突破,他完全没有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竟然略微有些迷失其中,被冥冥之中的大道所吸引,被显露出来清晰的天地规则所沉醉,不知不觉的迷失其中。

    这已经不是正常的悟道了,而是在其中迷失了,是一次险些被带偏了道路的经历。

    莫河在自己看过的一本典籍之中,曾经读到过一次类似的记载,讲的是人族曾经一位仙人,在悟道之中迷失自己,以为自己得道,全心全意的沉浸其中,结果最后却是迷失了,之后结果是心神受损严重,修为不进反退,而且留下了非常严重的道伤。

    这位仙人有些不信邪,在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就在修炼中重新迷失,然后彻底的将自己的心神与元神溶于天地之间,只留下了一具活了很久的躯壳。

    如果没有玄元葫芦,莫河可以预想到自己最惨的结局,就是彻底的变成一具躯壳,这和生死道消完全没有什么区别。

    当然,这种可能性是最差的可能,正常的情况下,莫河应该会及时的反应过来,只是到时候,说不得会心神受损,修为受到一些影响,甚至是掉落境界。

    这一丝后怕的情绪,在莫河的心中并没有待太久,很快就平复了下去,莫河又重新想起了不久之前和曲稔的接触。

    “还真!”

    莫河口中再次轻轻吐出这两个字,结合自己和曲稔接触之后,对于还真这一关奥妙的猜测,还有自己这一次突破所遇到的危险,莫河心中顿时升起了更多的明悟!

    “也许,这一次险些在悟道之中迷失,同样也是一种必然的经历!”莫河心中这样想道。

    想到这一点之后,莫河就没有继续往下深究,因为有些事情不经历一次,可能很难找到一个答案。

    再多的猜测,可能终究和那个真正的答案有些偏差,莫河只需要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够了,剩下的,就是尽可能的做好万全的准备,来应对各种可能的原因。

    感受在自己体内又增长了不少的法力,略微的感觉到有那么一丝虚浮之感,不过这没有什么影响,因为莫河清醒的很及时,按照正常巩固修为的流程,就能够轻松解决这一点点小小的问题。

    修为突破之后,莫河感觉自己的元神也壮大了不少,同样的,元神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天地法相也很正常。

    明白了自己现在情况的莫河,也没有走出自己的房间,重新盘腿坐下,就开始运行功法,巩固自己的修为。

    莫河不是一个喜欢把问题积压下来的人,只要身上出现的问题,他就会立刻想办法解决,哪怕是因为修为突破,产生了一点儿虚浮感。

    问题或者麻烦这种东西,不管大小,一般来说都是越早解决越好,否则一旦问题和麻烦累积下来,那么小问题有可能会变成大问题,小麻烦也会变为大麻烦,这个道理莫河很清楚。

    巩固修为的过程非常的简单,莫河花了一天的时间,修为就已经彻底的巩固了下来,同时略微受到的一点影响,也已经被他清除了。

    重新睁开双眼,感应着体内的法力,莫河再次站起身,直接推门走了出去。

    走到了外面,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不管是一花一草,还是一石一木,莫河都有一种洞悉一切的感觉,仿佛眼前的这些东西,他一眼就能够看穿所有的奥妙,能够看穿这些东西在天地规则之下,所呈现出的自身规则。

    这种感觉,在他修为突破玄仙境界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存在了,现在修为更进一步,也只不过是让这种感觉变得更加清晰了。

    除此之外,莫河还能够感觉到,一些和自己有联系的东西,也隐约和自己建立起了某种联系,这种联系非常的微弱,甚至如果不仔细感应的话,莫河自己都很难察觉到,但当他仔细的感应之后,就能够发掘这种玄之又玄的联系。

    好比在修为到达一定程度之后,偶尔会出现的心血来潮的反应,能够对即将发生了一些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产生一种没有来由的预感。

    莫河站在那里细细品味了片刻,略微熟悉了一会儿之后,就将这种玄之又玄的联系暂时的压下了。

    这种非常玄妙的联系现在实在是太过微弱了,并没有太大的作用,莫河也不能通过这种联系来做些什么,只能等到日后这种联系变得更强了,莫河再花一些时间去探究,这样会事半功倍。

    修为刚刚突破,而且已经巩固了修为,莫河也没有立刻再投入修炼的打算,毕竟做事情要张弛有度,不能整日就是光埋头修炼,这样也不利于修为的增长。

    接下来,莫河需要参悟和提升的东西还有很多,尤其是他从太阴、太阳两颗大星处得来的一些收获。

    不论是星光神水当时的异变,还是莫河得到的太阴真水,以及那一堆外族典籍的残片,都值得他好好的研究一下。

    另外,修为提升了一些,自己各种手段的提升也不能停下,手中的两件仙宝需要祭炼,玄元葫芦中新的先天神禁莫河倒是不用操心,他反倒要担心压制不住先天神禁的演化,还好这次他修为突破小境界,新的先天神禁并没有演化完成。

    相比之下,他全身上下的这些宝物之中,最为让他省心的一件,反倒是他祭炼出来不久的天河阵图了。

    莫河自从将其放在玄元葫芦之中后,基本上从来就没有管过它,但是天河阵图凭借着玄元葫芦的帮助,源源不断地吸收天河水,内部的禁制也一道道的演化出来,莫河刚才看了一眼,其中已经有了整整三十道禁制。

    即便将如今的天河阵图,放到他穿越之前的那个世界鼎盛的时期,这件宝物,都能够作为一件主流的法器。

    莫河几乎可以想象,等到他下一次将天河阵图拿出来对敌的时候,天河之威,究竟能够惊爆多少眼球,让多少人为之忌惮!

    心中想到这一点,莫河的心情又好了不少,他脚步缓缓地向前走出几步,直接跨出了他的道场之外,然后一头扎进了下方的无边云海中。

    莫河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搜索过下方的无边云海了,不知道最近有没有好东西飘到他的道场下,正好在其中搜索一番。

    从太阴、太阳两颗大星处获得了不少好东西,但莫河家底依然不是很厚,接下来他打算再炼制一张阵图,想要再找些材料,尽可能让新的阵图威力更强一些。

    这张新的阵图,莫河并不是给自己准备的,他自己有天河阵图就够了,他主要是给无忧准备的。

    按照无忧的修为,估计用不了太久,他就要渡纯阳三灾了,然后每次渡灾加上一些积累底蕴的空档,以及最后达到圆满的程度的时间,恐怕最多也就是十年左右,甚至都用不到这么长的时间,莫河就准备帮自己的弟子准备一份在天穹之上相见的见面礼。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无忧在祭炼法器这方面,实在是没有什么天赋,有本命法器在手,对他来说基本上就已经够用了,但莫河还想在他修为尚浅的时候,给他准备一件护身的法器,这样能够让他更安全一些。

    这件护身法器,就是莫河准备炼制的阵图,并且是祭炼好的那种,让无忧拿去就可以直接用,等他用不上的时候,还可以在以后交给任云腾和萧凉。

    一段时间没有搜索过自己下方的云海,莫河在进入其中后,很快就发现了一些尚有价值的宝材,还有数量众多,但他看不上眼的灵材,至于说仙材,莫河倒是没有在周围发现。

    很快,莫河就扩大了自己的搜索范围,向着周围更远处搜索,反正自己道场的周围,非常广阔的一片范围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按道理来说都可以算得上是他的道场周围。

    扩大了搜索的范围之后,没过多久,莫河就收获了一件仙材,而且是他能够用得上的那种。

    收获总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莫河在获得了第一件仙材之后,又继续向着更远处搜索,然后没过多久,就再次有了收获。

    不过这个时候,身处在云海之中的莫河,却突然感觉到了远处传来的战斗的动静,而那个方向莫河之前去过,就是曲稔的道场的方向。

    “这位曲道友不会是最近处在还真阶段,没有跑来我这里,但又去招惹了其他人,然后被人家打上门去了吧!”感受到那边传来的动静,莫河快速的飞出云海中,目光看向曲稔的道场,心中有些戏谑的想道。

    在这么想的同时,莫河放出了神识,向着曲稔道场的方向探查,很快,莫河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因为在他的神识探查之中,发现在曲稔的道场周围,还真的有一群仙人围着曲稔,而其中的三名仙人正在和曲稔交手。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