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作死收获


本站公告

    看着被自己亲手毁掉的道场,莫河此刻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还真关卡的危险,他似乎还是小瞧了一些。

    以为自己睡了一觉,精神缓和了不少,由内而外都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就觉得自己适应了,其实,一直防备着还真影响的他,却已经被还真这一关卡给影响到了。

    平时一向谨小慎微的他,做事情都非常的有理智,刚才他也觉得自己很有理智,可在真正的做事的时候,其实却是非常冲动的,可那个时候的他,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认为自己依旧很有理智,做事情依旧有着分寸,现在,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你若是觉得内心烦躁,我帮你找几个人和你陪练,让你发泄一下!”商阐看着莫河,感觉他现在应该是醒悟过来了,于是看着他说道。

    说实话,商阐也见过不少还真阶段的修士,自己也是从这个关卡过来的,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修士,在还真阶段刚刚开始,就直接毁掉了自己的道场,更是险些把自己都弄伤。

    按照莫河往日给他留下的印象,商阐并不觉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莫河的身上,可现在一切偏偏发生了。

    “多谢前辈关心,晚辈暂时应该不用,刚才这只不过是想提升一下晚辈对敌的手段,所以试验了一下以前的一些想法,没想到会弄成这个样子,也是晚辈有些大意,心里还防备着还真关卡的影响,结果,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被影响了!”莫河闻言,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现在他心中对于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非常的后悔,对于自己已经住了一段时间的道场,更是感到非常的心痛,不过就连这种情绪,也是因为他在还真关卡,被很大程度的放大了。

    商阐听莫河这么说,也大概明白了他刚才在做什么,同时也更加清楚了,莫河的道场,到底是怎么被他自己给毁掉的。

    猜到了大体的原因之后,商阐却在心里感到有些头疼了,每个修行者在到达了还真这一关卡的时候,各自的表现都是不同的,比较好处理的像曲稔这样,给她找一个陪练就可以了,剩下稍微麻烦一些的,将他自己一个人关起来,让其稍微受些苦,说不定忍忍就过去了,最麻烦的就是像莫河这种,突然间变得充满了灵感和探索精神。

    像这种突然间冒出了诸多的奇思妙想,而且还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实践一下的,是最有可能把自己给干掉了,一般是什么危险玩什么。

    将他自己一个人放在哪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为了研究术法、神通,把自己的小命给交代了。

    “还得给他找个人看着他,否则说不定真的会出事啊!”商阐在心中想道,不过面上对着莫河,却是态度比较温和的说道。

    “你的道场已经被你自己给毁了,接下来还得找一处落脚的地方,走吧,我陪你一起去看看!”

    “前辈不必担心我,晚辈自己在周围重新找一处道场就好!”莫河闻言,知道商阐的意思,便直接对着他说道。

    商阐仔细的感应着莫河的气息,感觉莫河这时候真的是比较清醒的状态,于是也就没有要求一直跟着他,只是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一定要立马找一个人来看着莫河,否则莫河要真的把自己给玩死,那可就太可惜了。

    莫河的道场周围,很大的一片区域都没有其他的仙人,浮空岛屿就那么几座,莫河很清楚这些岛屿的位置,所以找起来也很方便,很快就重新找到了一处岛屿,准备暂时当做自己新的道场。

    在原本的道场已经住了一段时间,如今到了一座新的岛屿上,莫河自然感觉不是那么习惯的,而且这座新的浮空岛屿,也没有自己原本的岛屿那么好。

    这个时候,莫河一点不会再感觉之前自己的道场无趣了,剩下的只是后悔,还有对新的道场的一丝嫌弃。

    这些情绪,莫河尽可能很好的控制着,不让这些情绪影响到自己的理智,况且刚刚毁掉了自己的道场,也让他现在清醒了很多。

    通过刚才的经历,莫河一方面发现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还真阶段的影响,另一方面,莫河也发现自己所经历的还真阶段,似乎受到的影响格外严重。

    在自己元神比一般的玄仙强大,有着玄元葫芦的帮助,并且做了相对充足的准备之下,自己竟然还是不知不觉间,受到了如此大的影响,这就能够看出一些问题了。

    草草的收拾一下新的道场,莫河就开始思考其自身的问题。

    莫河感觉自己经历的还真关卡,受到的影响如此大的原因,一方面可能是自己的天地法相,比起一般的玄仙要更加的凝实,所以可能受到的影响比较大;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自己修为还没有达到玄仙境界顶峰的原因,所以修为的增长和天地法相融合一同进行,就让自己受到的影响更大了。

    除此之外,还不能排除有一些自身的因素。

    在莫河的前世有一种说法,说人的性格都是具有两面性的,外在表现出来的性格,可能和内在的性格是截然相反的。

    就比如说一个人表现的热情开朗,对待旁人都非常的和善,那么有可能他内心另外一面的性格,是那种比较冷漠,对一切漠不关心的。

    莫河是一个比较谨小慎微的人,做事情的时候很谨慎,也很少出现什么差错,但通过莫河的一些经历,也能知道,在一些关键的时候,莫河其实并不介意冒一些险。

    一个谨小慎微,做事情非常理智的人,他内心深处,与之相反的另外一面性格,猜想一下会是怎么样的?

    莫河觉得,可能就是因为自己平时太过紧小慎微,多少也是有些压抑了自己,所以在还真这个关卡,才会在不知不觉之间,做事情有些胆大起来,也算是一种压抑之后的释放吧。

    不过话说回来,刚才那一次作死的举动,除了毁掉了自己的道场之外,并非是没有其他收获的,起码莫河原本对于星光神水威力提升暂时陷入的瓶颈,算是随着他这一次作死的举动,被他给突破了。

    虽然没有因为这次作死,就立马找到提升星光神水威力的办法,但莫河也知道该如何将星光神水在太阳星周围所发生的那种异变,真正利用起来的办法,也算是一次因祸得福。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稍微冲动一下,可能就能够打开僵局,取得意想不到的收获。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道场之后,莫河又将自己的这些领悟重新记录在玉简中,并不急着归纳整理,处在还真关卡,莫河也不敢确定自己归纳整理的内容,是不是道心失守,情绪失控之下的产物,所以这些东西,还是等他渡过了还真关卡之后再慢慢研究的好。

    莫河这边重新给自己找了一个道场,商阐则是快速的回到仙庭,然后立马安排的人,暗中来到了莫河的周围,准备看护莫河一段时间。

    原本游尔走后,就需要这样的一个人来接替,可是这段时间,天地之间的局势有些动荡,人族的高手全都忙碌了起来,除了原本在星空之中的人手外,有一部分人手前往了冥土之中。

    原本各族之间大家都商量好了,神道之争,是各种神灵之间的争端,其他力量尽可能不的插手,可现在,这种本来就没有什么约束的约定,随着这段时间天地之间局势的动荡,似乎已经快要起不到什么约束效果了。

    人族这边的人手,要应对目前的局势,感觉还是不太够,所以原本应该接替来到莫河身边的人,才迟迟都没有到来,现在仙庭这边准备不管是谁,先派个人护着,在莫河出现更危险的举动之前,能够尽可能的阻止。

    广袤无垠的星空之中,无忧正在一位仙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仙庭在星空之中的大本营,屃腾星。

    带着无忧来的这位,并不是莫河当初认识的宁瑞,而是另外一位仙庭外使。他一路上带无忧过来,两人之间互相交流的内容,总共不超过百句,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在说,而无忧则是一个安静的聆听者,这让他觉得很没有意思,所以一路过来,两人也说不上任何的交情。

    一进入屃腾星,带着无忧过来的这位仙人,立刻将无忧带到了一处山峰前,对着无忧说道:“这里就是仙名使所在的地方了,无忧道友请自便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接下来就不陪你了,告辞!”

    说完之后,这位仙庭外使就是立刻离开了,剩下无忧自己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然后转头看着眼前的这座山峰,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屃腾星,在这里见到仙名使,在仙名圭上留下印记,我就算是仙庭中人了,然后就能够去找师傅!”无忧脑海中回想着莫河上一次回来,告诉他的那些消息,脚步毫不犹豫的踏上了眼前的山峰,很快,他就能去找师傅了。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