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气氛尴尬


本站公告

    而方翎若的家人,也找到了方翎若的下落,在得知她怀了魔界之人的孩子的时候,他们都恨不得杀了方翎若,幸亏苏辞及时赶到,将她救走,只可惜,当时方翎已有身孕的方翎若早已禁不起折腾,在苏辞出现之前,她就已被那些人折磨的筋疲力尽,而此刻,她躺在苏辞的怀里奄奄一息。



    苏辞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她流了好多好多的血,苏辞从未对血感到那么恐惧、惊慌,可是那一天,他却哭了,哭得那么心碎、哭得那么心痛,而方翎若看着他,一双如迷雾般的双眸顿时就流下了眼泪。



    她拼着最后一口气,紧紧的握住他的手,哀求他,恳求他,让他无论如何都要施法保住他们的孩子,苏辞心痛不已,他拼了性命想要救回翎若,可是她失血过多,早已无力回天,苏辞没办法,只能尽全力施法将孩子从她腹中取了出来,那一刹那,她还未抬起的手,便那般沉重的掉了下去!



    翎若,便就这样离他而去了。



    那天,他在瞳门圣使的盯视下回到了魔界,至于雀儿,因为没有肉体,所以躲过了瞳门圣使的眼睛,一切,都从此改变了,在雀儿利用苏卿的肉体活过来之后,苏辞也渐渐的清醒了过来,他每个月依旧会利用瞳门出去,每次依旧是直到最后一刻才出来。



    他也是因此,无意间碰到了走火入魔的白念宸,他出手救了他一命,后来,在得知白念宸在人间有个组织灭合宫,而他打算夺取人间九灵的时候,苏辞就下定决心,要将他收为己用,于是他和白念宸做了交易,让他为自己效力,待事成之后,自己便会为他找到神魔之涧的下落。



    白念宸,也因此而答应了他。



    自那之后,白念宸便带领灭合宫为苏辞四处夺取人间九灵,利用凌虚空间的封印进出魔界,而这一切,瞳门圣使都视若无睹,只因,一切都不是最好时机。



    ……



    如今白念宸已死,灭合宫不复存在,而爹,也不再是魔界之主,摄魂棒,也落入人手,还有瞳门圣使,如今,也面临死境,一切,都开始变了。



    雀儿呆呆的望着瞳门,脑海里回荡着的都是寒烟尘对他说过的话,回忆起从前的事情,他不知不觉的就在那站了许久,直到寒烟尘带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唤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



    “看你在这站了许久,怎么了?听说了灼兮圣使的死讯,有这么惊讶吗?”寒烟尘缓缓走到了他的面前,雀儿回眸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寒烟尘又问。



    “既然灼兮圣使已死,凉兮圣使一个将死之人也对我们造不成什么威胁了,瞳门现在,也成了摆设,出入封印,再也无人阻拦,待我稍作安排之后,明日出发吧。”雀儿淡淡开口道,寒烟尘闻言垂下了眼眸,愣了一下,还是缓缓开口道:“其实,我们不打算要凉兮圣使的命。”



    “为什么?”雀儿顿时沉下了目光,不过话一问出口,他便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之前瞳门圣使已经在人界通知了各大门派,并且跟他们说了会同他们一起前去寻找我爹的下落,若是瞳门圣使都不复人世,那想必那些人肯定会对我们魔界之人痛下杀手,毫不客气,对吧?”



    “你说的也没错。”寒烟尘置之一笑,雀儿骤然蹙眉,“那还有什么?”



    寒烟尘淡淡一笑,摇了摇头,“没什么,反正灼兮已死,无论如何,在下个瞳门之日到来的时候所有事情都会暴露无疑,我劝你还是尽快在下个瞳门之日前,找到你爹的下落吧。”说罢,他转身看向了身后的人——



    “这便是徐莲魔尊轩宇、杭简魔尊蓝越和噬影魔尊允年,他们会跟你一起前往人界寻找苏辞的下落,我已吩咐了三域的魔尊以及他们手下的诸位魔君,你们会兵分两路,一边负责寻找苏辞下落,一边负责阻止那些名门正派的人,不管怎样,低调行事,不要把事情闹大,找到苏辞之后,立刻回魔界。”



    “知道了。”面对寒烟尘语重心长的嘱托,雀儿只是淡淡了应了声,没有多言,寒烟尘看了他一眼,也还是转身离开了,而三位魔尊则是开始拜见雀儿,“徐莲魔尊轩宇、杭简魔尊蓝越、噬影魔尊允年——见过圣公子。”



    “不必客气,起身吧。”雀儿淡淡开口,同时开始打量起他们三个人来,既然要兵分两路,那自己定然是去寻找爹的下落的,况且自己手上有天魔兵,根本不用担心会碰到什么解决不了的危险,但是……以防万一,他还是得按最安全的办法来。



    于是他让噬影魔尊允年跟他一起,而徐莲魔尊和杭简魔尊则是联手一起对付人界的正派弟子,阻止他们寻找爹的下落,绝不能,让他们先一步找到爹的所在之处。



    一夜,便如此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因为白凝夕起身早,所以寒烟尘也跟着她早早起了身,洗漱一番之后,便开始在客栈里吃早饭,在天光已亮之后,留守人界的雅奉便派人来禀告寒烟尘,说是这一晚上凉兮圣使都未曾有一丝一毫的响动,而寒烟尘愣了一下,只吩咐他们,让他们继续盯着,没再多言。



    “你觉得,他想做什么?”在客栈用早膳的时候,寒烟尘一副愁眉不展惴惴不安的样子,看着一桌子的膳食,他似乎一点儿也没有胃口,白凝夕一边吃一边说道:“最多,他就是感应到了灼兮圣使已经离世,又察觉到了梦泽山外有魔息环绕,想要先按兵不动,等待时机。”



    “你是说,他想要等我们放松警惕?”寒烟尘一下就明白了白凝夕的意思。



    “嗯。”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能坐以待毙了,之前灼兮说过,他们会和人间各大门派一起寻找苏辞的下落,这凉兮之所以按兵不动,极大的可能是他想等那些人来北蛮找他,到时候人魔交战,瞳门之事败露,我们再想将他拿下,恐怕得费一番功夫了!”



    “你说的没错,我们绝不能像他那样,也按兵不动,我们得主动出击,将他拿下。”



    “那我们要怎么悄无声息的将他带回魔界呢?”寒烟尘又开始犯愁,“若让雅奉他们动手,人多动静也大,说不定一出手,就惊动麒麟门了。”



    白凝夕闻言也放下了碗筷,仔细的想了一番,随即对寒烟尘道:“不然,把雅奉他们叫回来,由你一人亲自前往?”



    寒烟尘目光一颤。



    “灼兮法力高强,又是瞳门圣使,对于凉兮而言,如果不是你下的命令,恐怕魔界之人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取他性命,再说了,你既是用摄魂棒取了灼兮的性命,那凉兮若要报仇,肯定也只会冲你而来,冲摄魂棒而来,想来,魔界里应该也只有你才是他的对手了。”



    寒烟尘想了想,觉得凝夕所说不无道理,但是……“当初我对付灼兮的时候费了好大的力气,如若我一人前去,恐怕没有十分把握。”



    “那让苏卿苏劫也跟你一同前往,我也跟你一起去!”



    “苏卿苏劫去就够了,你去做什么?”



    “我去帮你们护法啊。”白凝夕理所当然的说道,“你想想,我现在修炼的是人界之法,不会有魔息,若是我帮你们布下结界护法,那你们动手不就更方便了吗?”



    寒烟尘垂眸一笑,“真要护法,我用圣水幻下结界便可,这可比你施法布下的结界有用多了!”



    白凝夕闻言顿时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你啊!”寒烟尘伸手指了指她的脑袋,“你还是乖乖的待在魔界等我回来吧。”说罢,寒烟尘便起身离开了,留下白凝夕一人坐在桌前,看着他远去的身影,眼眸中略有不甘,可是,又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幸福,方才他说……等我回来……



    白凝夕不由得会心一笑,罢了,既然他自己有主意,那自己还是不要跟着他去添乱了,在魔界静静等他消息便是。



    想到这儿,白凝夕继续拿起碗筷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可这时,帝姬雪曳却忽然从楼上走了下来,见到白凝夕独自一个人站在那里的时候,她脚步一顿,愣了一下,也还是走到了她的面前,坐了下来,白凝夕见来人是她,也不由得愣了一下,气氛顿时沉默而尴尬。



    “这魔界之人起的真是晚,在这里待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我都未曾习惯,今日也是起早了,想下来吃点东西,这客栈的早膳倒是不错,看得出事专门让人做的,都是人界的菜式,能一起用膳吗?”雪曳笑着看向了白凝夕,她微微一笑,颔首示意,“夫人请。”



    说罢,雪曳便让下人拿了副碗筷过来。



    雪曳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倒是白凝夕,心里百感交集,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之前,是她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所以才不分尊卑,对幽萝夫人说出那样的话来,而且,还在绛纱阁里对她大打出手,害得绛纱阁的秘密暴露,害得她被驱逐出城……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