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


本站公告

    app2();

    “师兄,这几年辛苦你了。我基本没管中芯的事情,就连我的股份投票权都由你代为行使。”

    叶风给宋远亭倒上一杯茅台。

    “来,先喝一杯!!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存起来的好酒。”

    “哦,不不不~~应该我给叶董倒酒才对”宋远亭连忙接过酒瓶,要给叶风倒酒。“叶董,我其实也基本没管事。就是按你的吩咐,张博士同意什么,我就同意什么,直接把你的投票权交给了张博士。”

    “今晚就咱们两人,不用叫什么叶董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吧,叫我师弟也行。”叶风呵呵笑道:“你做得很对,中芯初建,班底全是张博士从湾湾带来的老人。咱们大陆的这边的,基本没有发言权,用不着和他们争。”

    叶风告诫道:“咱们只管安心做事,时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诶,叶……叶风师弟,我还是不太懂。”宋远亭不解道。

    “唉,你还是太老实了。中芯是华国的中芯,只要它一直在大陆,这批老人迟早会退出、退休。就是张博士也是一样的。到时候话语权还不是在咱们手里。”

    叶风笑道:“我今天叫你出来,可不是光喝酒的,就是要提点一下你,专心做事,把存储业务做好就行了。企业高层内斗的事情,你不要参与。”

    “哦,好的,谢谢师弟,我明白了。”宋远亭恍然大悟道。

    中芯表面上一团和气,那是张如京博士靠自己的威望,镇压住了湾湾和大陆员工双方的矛盾。

    但是双方的矛盾迟早在爆发的。

    叶风要做的,就是在内保护好自己的亲信宋远亭,在外筹集资金,在资本市场收购中芯的股份。

    只要自己的话语权越来越大,才可以在将来的斗争中赢得先机。

    又喝了一杯茅台,宋远亭放下酒杯,叹道:“唉,大家好好地为中华之芯努力奋斗不好吗?为什么大家非要斗来斗去?”

    “哼,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或许大家的目的都是为中华之芯而努力奋斗,但是各人的方法不一样,都认为自己才是对的,这就要打败竞争对手,才能实施自己的抱负。历史,从来都是胜利者来书写的。”叶风冷哼道。

    “师弟,还是你看得明白。来,喝酒。”

    宋远亭明白,叶风说得对。

    搞芯片制造,不像别的产业。叶风就算再有钱,也要讲策略和方法。

    那些认为有钱就能干成事的,那才是棒槌。

    像中芯这样的顶尖硬件科技公司。博士越多,越难干成事儿。

    如果他们没有共同的目标,没有合作的意识(文化)的话,往往事倍功半。

    比如他刚才所说两个工程师,一个加班到8点,一个等到11点,怎么可以说他们“懒”?太不尊重人了吧。

    宋远亭说他们懒,是说他们心懒,不懂沟通和变通。华国应试教育出来的工程师往往有这样的毛病。

    “老师没教过,老子没做过!”

    不光中芯,所有华国企业里,这样的员工为数不少。看看高考结束,学生就开始撕书,就能明白了。

    听到叶风的告诫。

    宋远亭猛然回过头看,当年从湾湾、国外回来做芯片的团队成员,已经有百分之三四十离开了中芯,将来还会陆续离开。

    中华之“芯”这个宏伟大业,诚如叶风所言:只能从本土大陆的人才中产生并传承了。

    ……

    宋远亭喝得醉熏熏地回去。

    她的女朋友吴洋立刻帮他醒酒。

    吴洋是本来交大微电子专业的学生,实习期就是在宋远亭手下度过的。

    两人历经了中芯的风雨发展,终因共同的目标的走到了一起。

    期间还经历了红旗大卖场中海店开业的事件。

    吴洋也是认识叶风的。

    “阿亭,你今天的叶董聊得怎样?有没有给他讲你现在的困难?”

    吴洋给他打来一盆水,用毛巾擦了擦脸。宋远亭立刻感觉舒服多了。

    “叶董对中芯的局势洞若观火。”

    宋远亭叹道:“你别看他没有管过中芯的事情。可他一直在背后默默地关注,这次中芯和积电的官司,谁都决断不了,就是叶董站出来,一锤定音。”

    “是啊,人家创下那么大的事业。比你聪明得多。你可别因为叶董比你小,是你师弟就摆架子哈,遇事要多问问他。”

    吴洋想起当初红旗大卖场开业的时候,见到叶风的丰姿。

    当时她和宋远亭只想买点生活用品而已,叶风不但为他们挑了整整一车的商品,最后连拉商品的小汽车都送给了他们。。

    自己男朋友能有这么一个牛人当师兄,还能照顾他。

    这可是宋远亭的福份。

    “这可省得。”宋远亭答道。

    “我先睡觉了。明天还在去存储事务部报道。”

    ……

    第二天。

    张如京亲自领着宋远亭去存储事务部报道。

    果然镇住了存储事务部一帮老人。

    但是要怎么开展工作,宋远亭不没有很好的办法。

    这天,宋远亭正在自己办公室想办法。

    这时。

    一个工程师跑到他办公室来。

    这是一个复旦毕业的硕士,姓黄名勇。当初和宋远亭同时进的晶圆厂,做制程工程师。开会时他基本上不发言,只是听宋远亭讲讲话、问问问题。宋远亭也没有和他单独沟通过,对他印象不深。

    黄勇却乐呵呵地递给宋远亭一把喜糖,告诉他“我要结婚了”,并谢谢他做老板的时候给他的教诲。

    宋远亭当时没有太在意,只是对他专门来给他送喜糖这件事,觉得挺温暖的。

    没想到,过了两天,黄勇又来到宋远亭的办公室。

    这一次是和宋远亭道别来的。

    黄勇激动地对宋远亭说,“我要去新加坡半导体公司了。谢谢你,有你做我的第一个领导真是荣幸,我从你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

    这一回,

    宋远亭真的是受宠若惊。

    他第一次意识到,“言传身教的作用有这样巨大!”

    宋远亭没有小看这个小小的事情。

    他突然明白了,叶风让他专心做事。还有一层这样的含义。

    那就是让他在工作者言传身教,培养出一批能独当一面的中下层管理人员和工程师。

    就像眼前的这个黄勇。

    在他手下一阵子后,就能被挖走,独立去新加坡半导体公司做事了。

    宋远亭信心大增。

    找到了工作方法。

    让他面对各种人事,也能够直言相告,荣辱不惊。

    app2();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