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天妖神通(求订阅)


本站公告

    对于孙恒,苏生一开始是心有期待的。

    即使他杀了自己的后辈,夺了妖丹,但只要化成妖,就属同类,一切都有缓和的余地。

    待到孙恒显露真身,虽然外形如传闻般是只金毛猴子,但体内却毫无妖气滋生!

    眼见此景,苏生心头当即杀机上涌。

    待到知晓这是孙恒自创功法之故,他那上涌的杀意就再难克制!

    孙恒身上的异变,显然有天妖化生术的功劳,但却与之并不相同。

    天妖化生术乃是妖族大能历时数万载、费尽心血所创,专门用来招揽某些人族。

    让他们彻底改变血脉,化生成妖之用。

    而面前这个小人,竟是能依此另辟蹊径,在修炼天妖化生术的同时,继续保有人族的血脉!

    即使形貌大变,但与妖族依旧是截然不同。

    这等人,万万不能留!

    苏生的杀意涌现,下方的孙恒自然心生感应。

    当下天刀一抖,已是朝身后的烈焰老祖闷声开口:“你带着他们几个先离开。”

    说完不待他回答,脚下一跺,已是直奔上方那天妖苏生而去。

    孙恒真身浑身金毛,金锁铠更是通体发亮,此即腾身而起,就如原地窜起一道金光,晃眼已至天妖苏生的面前。

    那缤纷而落的巨大山岩,四下奔涌不定、道道长达百丈的火舌,都不能一阻那金光分毫。

    虽然进阶武道宗师不过短短的一年,但孙恒的实力之强,却足可立于此界最顶尖的行列!

    斩杀大凉五皇子苏环,让他节省了几十上百年的功力积累,修为直逼道基中期高手。

    而当日那从妖丹之中涌至他体内的能量,即使大部分都浪费了,却也让孙恒的修为再次突破极限。

    百炼真身瞬间达至他所设想的圆满境界。

    甚至,还略有超出。

    体内铁背苍猿的血脉更是被彻底激发,虽非妖,但肉身之力却也绝非人族可比!

    而数月来的静心清修,依仗着对肉身掌控的天赋之能,和金锁铠的辅助,孙恒已经能完全掌控自己体内的能量!

    未曾变化的体型,不代表实力的削弱。

    相反,庞大的力量压缩在渺小的身躯之中,爆发出来的威力才更加恐怖!

    此即孙恒冲天而起,天刀急斩,同时又轻微颤动,更有一道苍茫浑厚的龙吟之声自长刀之上涌现。

    这龙吟之声,声震四方,音波所过之处,不拘是山岩还是烈焰,竟是齐齐崩灭!

    而天刀之威,更是惊人。

    凌厉锋锐的刀意,凝聚如一的刀光,还未及身,就已让苏生眉头微皱。

    刀者,勇往直前,有进无退。

    如若临战心怯,一身实力就要先弱了三分。

    孙恒性子中庸平和,不喜与人争斗,但只要定下决心,却是再难改变。

    此即长刀所向,一往无前,只有那天妖苏生。

    武道之路,唯精唯纯,身为武道宗师,孙恒自是明白这个道理。

    一旦决定动手,心头就再无杂念。

    长刀轻颤,龙吟之声回荡,刀光轻吐间,已是斩裂虚空而来。

    这一刀之威,单纯的杀伤力,比之真武七劫剑气还要强上数倍。

    现在的他,虽不能爆发出在玉门山之时展露的那强悍威能,但完美的技巧,却足以弥补其中的缺憾。

    苏生身为妖族,厮杀不知多少年,但大多都是依靠本能,对于武道的理解却也不如孙恒。

    此即见此刀光,也不得不眼露惊叹。

    至于长刀之中传来的龙吟之声……

    就算是真正的龙吟,苏生也曾听闻过,这等威压就想影响到他的意识,却是妄想!

    当下迎着刀光,他大手前伸,竟是就这般毫无花俏的直直伸手抓了过去。

    苏生是不通武道,但战斗本能惊人,这一抓,更是快、准、狠!

    他的手满是褶皱、干皮,指甲卷曲枯黄,更有些许黑斑点缀其上,就如寻常老人之手。

    但就是这只毫不显眼的手掌,在刚才硬抗真武七劫剑气的攒射而无伤!

    这位天妖苏生虽气息虚弱,一身实力降至低谷,但只是他的肉身,就比世间任何一件极品法器还要强!

    而以他的力量,就算是一座大山都能压成觅粉。

    孙恒这等低劣的猴子血脉,只要被他抓住,苏生有把握一把当场捏死!

    “叮……”

    一声清响传来,随即就是几点火星迸溅。

    孙恒掌中的天刀与那天妖苏生的手掌一碰,刀身就在刹那之间斩出十余记。

    每一击斩击,都带着股不同的力道,或崩、或卸,或刚猛、或柔韧,不一而足,虽不能斩伤对手,却也借力身躯一转,躲过了迎面一抓,出现在苏生的身侧。

    云龙九现!

    脚踏混乱虚空,孙恒身躯一震,十几个身影已是瞬间浮现当场。

    那每一道身影,都各持长刀,朝苏生狂斩。

    他们施展的刀法各不相同,竟是把奔雷御电天罡剑诀所演化的刀法齐齐展现。

    雷霆之力自场中滋生,配合着刀光的劈砍,瞬间把天妖苏生淹没。

    “哼!”

    一声闷喝,一股狂暴之力当即席卷全场。

    这股力道之大,竟是震的四方虚空一晃,整个频临破碎的烈焰山都发出痛苦的扭曲之声。

    下方那狂涌而起的烈焰,被这股力道一压,竟也倒卷而回,直冲地底深处。

    而孙恒所化的那一道道虚影,更是在第一时间,就宣告崩散。

    场中,只有一道暗淡金光在不停游走,锋锐的刀光虽然依旧刺目,但与这股力量相比,却显得极其渺小。

    甚至,在这股力道的挤压下,金光移动的速度都开始变的缓慢起来。

    “呼……”

    大手拍来,巨力涌现,宛如携带着山倾之威,让那金光再次一暗。

    “九星点命术!”

    孙恒的身躯猛然一涨,借助突然爆发的力道,挣开枷锁,御使长刀再次与那手掌撞在一起。

    “铮……”

    天刀点在那指掌之间,刀身一颤,转而上撩苏生咽喉。

    自交手以来,孙恒的每一招每一式,都看似云淡风轻,但实则无时无刻不是在刀尖上舞动。

    天妖苏生的实力太过强悍!

    即使他现在气虚体弱,能展露的威能百不存一,但依旧惊世骇俗。

    他的一举一动,看似缓慢,却仿佛能影响到这片天际、这方大道,让人根本无法生出抵抗之意。

    孙恒是很强,他的每一式刀法变换,都包含了对武道的理解。

    有对自身无微不至的掌控,对方应对之法的判断,还有那妙到毫巅的刀法!

    但任何地方稍有差池,他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而且在苏生的身上,似乎有着一层无形的立场,任凭他如何攻击,也只能斩出些许涟漪,根本无法影响对方的身体分毫。

    这种对方,根本无法战胜。

    如不是孙恒性情坚韧,怕早已承受不住这等时时刻刻都频临绝境的感觉。

    走?

    下方,烈火老祖已经带着卓一贤朝京城逃去。

    孙恒眼眸一动,心中已生退意。

    “嗡……”

    一道明锐刀光暴斩而出,横跨百丈之地,如同天神手中的长刀,朝那天妖扫去。

    而孙恒的身影,则是借助这浩荡刀光的遮掩,化作一道暗淡金光,朝着远处遁去。

    “嘿……”

    混乱的虚空之中,苏生一声轻笑。

    孙恒靠近他身边之时,依仗着绝世刀法,和不错的肉身之力,还能纠缠他一会。

    但此即远离,却也让他能够腾出手来。

    面对那爆斩而来的刀光,苏生不闪不避,只是大手展开,朝着孙恒逃遁的方向轻轻一按。

    “呼……”

    似有几条虚影自他掌中浮现。

    下一刻,孙恒只觉眼前一花,一个漆黑深邃的漩涡,就已凭空而现,朝着他当头罩落!

    “神通!”

    心头一跳,孙恒暗叫糟糕。

    …………

    在孙恒动手之时,烈火老祖也有了动作。

    他朝着炼器室角落的卓一贤三人看了一眼,眼中似乎有些迟疑。

    不过还是大袖一抖,掀起一股烈风,把三人卷起,随即身化一道流焰,朝京城方向遁去。

    此时烈焰山已经彻底崩塌,那道道奔涌而出的烈焰遍及四方,也让隐于其中的烈火老祖毫不起眼。

    以道基修士的遁术,几百里地用不了多久就能到达。

    而且不用遁至京城,远处就已经有数道遁光,遥遥迎了过来。

    当头那人鹤发童颜,道袍飘飘,手持一干晶莹如玉的拂尘,脚踏祥云,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朝烈焰山的方向飞去。

    “古道兄!”

    眼见此人,烈焰老祖当即散去火遁之法,面色慌急的朝他迎了过去。

    “先别往前走,快,快发动京城阵法!”

    “袁道友。”

    见到烈火老祖,现今登仙司司主古通当即一顿祥云,朝他肃声开口:“烈焰山那里发生了什么?你不是和秦道友在一起吗?”

    “秦山樵已经死了!”

    烈火老祖身躯一转,朝烈焰山的方向一指,道:“道兄先不忙着问,那里有两个煞星,必须先把他们杀死!”

    “哦!”

    虽然不解其意,但古通已经一甩拂尘,引动了后方京城那早就蓄势待发的九元崩仙大阵。

    “煞星?都是谁?”

    “那位新晋的武道宗师孙恒!”

    烈火老祖直到此时,慌乱的心情才稍微平复,但眉目间却依旧有惊恐之色流露。

    “还有……”

    他牙关一咬,道:“还有那大凉的开国之主,天妖苏生!”

    “嗯?”

    不只是古通,与他同来的几人都是齐齐变色。

    与此同时,在那烈焰山的方向,也陡然涌现一股恐怖无比的妖气。

    “真的是它?”

    古通眼眸一沉:“它竟然还没死!”

    说话间,他的动作也不慢,空着的左手轻轻抬起,掌心一道灵光朝着烈焰山的方向照去。

    而后方。

    京城天际也随之一亮,一面高约百米的虚幻镜面悄然自虚空之中浮现。

    在那镜面之上,流光闪烁,万千光晕如百川汇流一般涌至镜面正中的位置。

    “嗡……”

    一道细微的光束,自那镜面正中射出。

    那光束起初不过拇指大小,但脱离镜面之后,却是越来越大。

    行经古通几人之时,已是化作径长十余丈许的光柱。

    而至那烈焰山之时,已是把那半截山峰都给尽数笼罩在内!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