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抵达荒村


本站公告

    天亮后他们就要出发了,冒险队那边带上了保温盒,里面有面包有热汤,这样到了中午时候可以再吃上一顿热饭。

    这个时节,格陵兰的中午是夜晚。

    他们一行总共十个人,分乘了四辆雪地车,陈松这边带了五条狗,冒险队又在当地租借了十条狗,清一色的阿拉斯加雪橇犬,它们的任务也是拉雪橇。

    离开小城镇后,雪地车往西北方向行驶,按照计划路线他们会在中途转折一下往西南行驶,最终目的就在格陵兰岛的西南一带。

    气温太低,中途需要休息。

    格陵兰岛的南部地区有一些树木包括枯树,他们沿路砍了一些树枝下来,休息的时候就在路边燃起了篝火围着取暖。

    安吉丽娜煮了热咖啡,同时烧了热水给狗子们补充热量。

    板凳狗们脾气很霸道,看到同行的阿拉斯加犬想要喝温水便呲牙咧嘴发出闷吼声。

    阿拉斯加犬们面对同类可不畏惧,立马也呲牙咧嘴。

    冒险队的温特喊道:“嗨,文斯,管管你的狗。”

    陈松蛋定的说道:“不用我管,马上有管的了。”

    几乎就在他开口的同时道哥动手了,它用爪子搭在一条板凳狗身上哼唧了几声,意思是大家都是狗,给狗个面子,算了算了。

    它是板凳狗的老大,板凳狗们能用作军犬便是因为它们服从性极强,听到道哥的指示后四条板凳狗收起戾气回到了陈松身边。

    阿拉斯加犬莽的很,它们还想继续干,但它们被绑着,只能徒劳的嗷嗷叫。

    陈松看着地图问道:“对于目的地,你们了解多少?到了这里可以共享信息了吧?”

    苏里南不信任的问他道:“你有什么信息跟我们交换?”

    其他几个冒险者闻言点头。

    陈松不耐的说道:“你们是蠢货吗?听好了,这次冒险行动就是我资助的,你们在冰岛的时候不把信息告诉我没关系,因为你们要担心我得到信息后放弃资助行动,可到了这里还是不说?怎么着,想撕毁协议?”

    埃里克说道:“不不,我们很有契约精神,不过他们不知道是你资助了这次行动。好吧,你想知道什么你来问我。”

    “目的地在哪里?”

    埃里克坐到他身边用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说道:“大约在这一带,我们考察了在格陵兰岛发现的文字记录,找到了好几个荒村,但一直没有找到血鸦营地。”

    血鸦营地自然就是红胡子埃里克一手创建的早期海盗聚居区,也是格陵兰岛上最有价值的早期聚居区。

    “我们现在要去的就是以前我们发现的一个荒村,到了那里我们修整一下,如果夜色不错天气也不错,那我们就继续前行,否则得那里熬过一个黑夜了。”埃里克说道。

    听到他说前面就有个荒村,陈松心里一动:“那荒村是怎么回事?”

    他来格陵兰岛是来洗黄金的,可不是真的要寻找什么海盗宝藏,再说早年格陵兰岛的海盗穷的一匹,能找到什么宝藏?

    这样只要随便有个能说的过去的聚居区用一下就行,到时候他对外声称发现了这聚居区藏起的黄金,转手一卖金钱到手,完活。

    埃里克迅速打消了他的幻想:“哦,那不是几个世纪前的海盗聚居区,是近代的村落,只是后来居民都搬走了,它也就被废弃掉了。”

    众人喝完咖啡,让狗子们喝了温水,然后他们继续上路。

    再度上路了十分钟左右,道哥忽然趴在车窗上呜呜叫了起来。

    安吉丽娜通过无线对讲机通知其他车子:“好像有情况,狗一直在叫唤。”

    苏里南说道:“会不会是有熊在周围?我们加速冲过去!”

    埃里克说道:“这个季节的熊没什么可怕的,先停下吧伙计们,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停车后狗子们下车,道哥先行一步飞奔出去。

    陈松大吃一惊,道哥这货最是胆小,这会怎么变得如此勇猛?

    然后道哥找到一棵树后翘起腿来开始撒尿,撒完尿后它一脸满足,再也不叫唤了。

    陈松尴尬,他么的道哥这货是喝多了水想撒尿才叫唤,压根不是有什么状况。

    还好几辆车子间隔远,其他人不知道内情。

    埃里克带人端着霰弹枪在周围巡视,巡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回到车上说道:“我们这里没有发现,其他人呢?”

    陈松含糊的说道:“同样没有发现,要不然还是出发吧。”

    车队上路,又是几分钟后沙发扒拉着车窗又开始叫唤。

    这次陈松有经验了,他自己停车让沙发出去撒尿。

    往后走了一路,这些狗尿了一路。

    这让他很生气,有尿就一起撒,这分开尿是什么意思?一起尿还不好意思了?

    安吉丽娜说道:“别发火,它们这是在标记路线呢,你得知道这是它们第一次离开庄园进入陌生环境,它们难免会担忧,于是就轮流撒尿来做记号,避免迷路。”

    陈松想了想十有**是这回事,便默许了它们的行为。

    现在白昼时间只有六个多小时不到七个小时,期间他们除了烤火喝咖啡做短暂休息外,其他时间都在奔驰,终于赶在天黑之前到达了荒村。

    村子规模很小,只有三四十座破败的房屋,这些屋子和道路已经残旧不堪,墙壁屋顶摇摇欲坠,门窗全用木板封死了,鸟兽无存。

    在一片荒芜中看到这么一座破村,陈松心里有些打怵,特别是这里的门窗都用木板给封住了,让他忍不住想起当初在国内时候从网上看到的封门村。

    村里还有一座小教堂,小教堂的窗户一样用木板封着,不过门还开放着,埃里克等人熟门熟路的搬着睡袋和行李直接进入了教堂中。

    熊哥下车后伸了个懒腰,特里克朗满脸苦色:“明天能不能让它坐其他的车子?”

    陈松问道:“它又调皮了?”

    特里克朗摇头道:“没有,它一点不调皮,它上了车就开始睡觉,而且还打呼噜,该死的,这带着我也困倦,路上我好几次睡着了。”

    白哥睡了一路,这会可是清醒了,下车后它就左转转、右转转,转了一会它忽然用大爪子在地上刨了起来。

    (x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