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漫天过海


本站公告

    “哼,这个女娃辱我亭阳道派,按照修道界的规矩,我今日便是斩杀了她,你和你家的主人也不得阻拦。怎么?莫非你们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慕容元的声音犹如万年不化的冰块,沉声说道。

    “辱你?我只看到了我侄女写了一句实话,就被人喊打喊杀。难道说实话也错了么?或者你觉得我家侄女是在污蔑你?那你告诉你,那四句话有哪句话是假的?”老四嘿嘿一笑,当即反唇相讥道。

    或许老四这句话是无意说的,但慕容元却听得眉头一跳。

    听这人的意思,分明早就知道他侄女跑到宝船边胡闹的事情,只是一直藏在暗处看热闹。这人不过是镇守者而已,真正的话语权还是掌握在此间主人的手里。他有胆子做这事,莫非是他主人授意?

    真是狂妄又愚蠢,十三道派的祖师就在孤命峡之外,一旦这些人敢胡来,便是雷霆手段降下。他家主人就算是纯阳境又如何,在这么多人的联手之下,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而且,他还听说,这家主人早就受了不轻的伤势,否则没这么容易妥协。

    想到这里,慕容元的脸上就露出了冷笑之色。

    “无论你如何说,这辱我亭阳道派名声之事已经是事实,本门弟子,将誓死捍卫之。“慕容元的斩钉截铁的说道,他倒要看看,这群人到底能耍什么花样。

    “这样的话,那只能成全你了。”老四似乎是若有所思,而在下一刻,他忽然间暴起,身形在虚空中一个闪烁,便出现在了慕容元的身前。他的动作不着痕迹,一念间跨越百丈距离。慕容元一惊,正要反抗,便见到一只钵盂似的拳头砸了过来。

    在仓促之下,他已经来不及施展神通,便心念一动,身上的一块玉珏微微一亮,一道青碧色的光芒凭空浮现,挡在了二人之间。

    “轰隆。”伴随着一声巨响,那道光芒直接破碎,而那硕大的拳头,生生砸在了慕容元的身上。慕容元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似被一座大山砸中了一般,当即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去,身形一阵涣散。

    须陀山四将都已经是风雷境八九重的水平,本来境界就比慕容元要高出许多。更何况,他们四个人分别都掌握着一部分天门的力量,哪怕加起来才只占到天门的百分之十,那也足够恐怖了。要知道,这座天命可是王曜景借助原本的阴煞之气,以自身海量的纯阳之气作为引子,再将洞天嵌入其中,未来可是要成为天庭门户之所在,哪怕这么一点点力量,都不是慕容元能够抗衡的。

    老四借助天门的部分力量护体,慕容元的全力一击连他的皮肤都破不了。

    “你,你们当真要与天下修道界为敌?”慕容元此刻是阴神出游,被老四这一拳砸下,差点没有魂飞魄散。

    “为敌?就凭你们也配?“老四说起话来,可丝毫都不客气,他们兄弟四人可是见到过王曜景出手的,以一人之力,与天命抗衡,并且让天命无可奈何,这是何等本事?有一说一,就那十三道派的祖师,哪一个有着能耐?

    他此次出手,其实也有王曜景的授意,否则他绝对不敢出手的。

    说罢,老四的身形再次一个闪烁,出现在了慕容元的身后。他伸手朝前一抓,五指中便蕴含着无法抵御的沛然大力,生生将慕容元给抓起。一盏茶之前还纵横无敌的亭阳道派大师兄,此刻就这么被人提溜在手中。

    “四叔,别把他弄死了,师父给我了一张金册,我要让他在上面签名!”青鸾不知道何时跑了过来,从怀中掏出来一张金灿灿的书页,还拿出来一根毛笔,送到了慕容元的面前。

    “不想死的话就签名。”青鸾这种事情也是做得熟络了,当即将小脸一板,恶狠狠的说道。但她终究也没做过恶人,这幅表情不仅没让人畏惧,反倒看上去十分好笑。

    慕容元的心中气急交加,他自幼在洞天里长大,哪里遇到过这种事情。而且,青鸾的这个举动,简直把他的脸来回的往地上踩着。

    “亭阳弟子,点道香,请祖师!”慕容元狠狠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身体动不了了,只得愤怒的咆哮了一声。

    他的声音远远传出,在暗地里,早就有不少亭阳道派的弟子注意到了此事。听到大师兄的吩咐,便迅速的将一根细长的线香给点燃。除了亭阳道派的弟子之外,也有一些其余道派的人准备联系祖师。因为他们发现,孤命峡里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

    线香很轻松的被点燃,一缕青烟飞入虚空,所有人的心中紧张而期待,同时还带着一丝痛快。等到各派祖师降临,且看这些人是如何死的。

    “哼,你们也就依仗修为欺负人了,若是再统一境界,我必斩你!”眼看着线香被点燃,慕容元的心中大为畅快,便对着老四讥讽说道。

    “别在这废话,之前以大欺小的是你,现在反倒说我欺负人了。我们可都是风雷境,但我侄女只有驱鬼境,谁欺负谁啊。”老四一巴掌拍在了慕容元的后脑勺上,这个动作对于普通人而言,都极具侮辱性了,更别提对修道者用了。

    如果慕容元有肉身在,说不定都要吐血了。不过,饶是阴神之体,此刻也是一阵阵的波动,似乎要涣散一般。

    “怎么回事?线香失灵了?怎么祖师还没到?“而在远处,一帮亭阳道派的弟子忽然慌乱了起来,这一根香都快烧完了,祖师却还没有出现。烟气没入虚空,就像是石沉大海一样,不仅仅是亭阳道派,所有道派的弟子,都联系不到祖师了。

    不,准确的说是联系不到外界了。似乎这方灵地被拖入了一处不可被感知的空间,他们永远的被放逐掉了。

    慕容元也感觉到了不对,他的一颗心在迅速的下沉着。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却唯独没想过会联系不上自家祖师。毕竟,祖师时刻都监察着孤命峡,这伙人怎么会有手段瞒天过海?l0ns3v3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