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六十四 跟不上时代的陶谦


本站公告

    按照贾诩的建议,李郭樊三人操控朝廷,以朝廷的名义联合刘表、刘繇和於扶罗。

    给他们加官进爵,予以大义名分的支持,又试图从内部分化瓦解袁术集团。

    之前那一次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这一次,贾诩小心了很多,再次使用了计谋。

    下令郭鹏为河北三州总督,总督河北三州的军政事宜,然后以陶谦为青州、兖州和徐州的总督,总督河南三州的军政事宜,然后依然不给袁术任何地方上的职位。

    做两手准备,一边从外部打击,一边从内部分化,你还能扛得住吗?

    做出了如下安排之后,贾诩就一脸得意的等着看袁术集团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形势掀起一场关东大战。

    关东大战一旦兴起,则必然会给他们机会。

    只要关东重新混乱起来,他们就有机会,就能继续掌控朝政,在乱世中生存下来,甚至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为了生存,贾文和会不惜一切代价。

    虽然玩权谋很6,但是贾文和也有办不到的事情。

    农业生产不是他的专长,他全部的精力都用来算计都用来保命,他也不缺吃喝,所以他不关注,可是仅仅只有他不缺吃喝是不够的。

    兴平元年春,关中大旱,因为预见到了秋收的失败和粮食的匮乏,关中谷价飙升,豪强大族囤积居奇,试图大赚一笔。

    豪强地主无所谓,但是黎庶百姓得不到多少粮食,所以饿殍遍野,甚至发生了人相食的惨剧。

    而面对这样的局面,李傕郭汜和樊稠三人虽然不至于饿肚子没吃的,但是他们底下的士兵却没什么吃的,他们本身也不事生产,只知道吃饭杀人,现在没的吃,只能变本加厉的杀人,抢着吃。

    由此,引发了户口百万的关中之地大量的人口外流,大量的人口为了逃避灾荒而从关中逃向了汉中、益州和荆州,关中人口大量流失,生产停滞,民生凋敝。

    贾诩这才注意到了很不妙的事情,但是事已至此,他一个人无力回天,他的专长也不在民政上。

    因为肚子饿不是人力所能扭转的事情,李傕郭汜和樊稠的部下因为肚子饿,甚至要去抢刘协的太仓粮。

    刘协为了赈济长安城内的灾民放太仓粮出来,结果李郭樊三贼的军队连这些粮食都要抢夺,让刘协十分恼火。

    凉州集团和朝廷的矛盾进一步加深,凉州集团内部为了粮食也爆发了激烈的矛盾,贾诩难以阻止,心力交瘁。

    他甚至无暇关注自己所使用的计谋的成效到底如何。

    成效是有的,这是毫无疑问的。

    郭鹏在濮阳得知了长安朝廷封他为河北三州大都督的事情,又得知长安朝廷封陶谦为青州兖州徐州的大都督,顿时大怒。

    他痛斥李傕郭汜樊稠为『三贼』,霸占长安凌辱皇帝,挟天子以令诸侯,是准备犯上作乱,并且要取代汉天子自己做皇帝。

    这种事情他绝对不能忍受。

    三贼的诏令,他如何能接受?

    郭鹏驱逐了三贼的使者,毁掉了三贼的诏令,声称要讨伐李郭樊三贼,营救圣驾。

    然后,他把目光投向了徐州。

    很快,他就知道陶谦表面上没有什么动作,但是实际上已经接受了那份诏令,心里怕是有了下山摘桃子的想法。

    哼,能力不怎么样,胆子倒是真的很大。

    郭鹏传令夏侯渊和于禁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随时准备对徐州发起破袭。

    不给陶谦一点颜色看看,他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打败袁绍!

    陶谦是真的不识数,不识好歹。

    按照郭鹏得到的情报,自己北上讨伐袁绍的时候,陶谦蠢蠢欲动,将自己掌握的两支兵马分别派出去防备夏侯渊和于禁,还在徐州境内筹集粮草,做战争准备。

    结果他粮草还没有筹集完毕,自己这边就已经逼的袁绍主动去世,河北三州落入郭鹏的控制范围之内,郭鹏实力大增,威望大涨,陶谦被吓得好几个晚上没睡好觉。

    但是惊吓过后,陶谦并未放弃原先的计划,而是打算再接再厉,将自己的计划继续铺开,总归是要拔掉自己的心头刺,否则就是很不安心。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不巧的是,郭鹏也有这样的想法。

    他也觉得陶谦很不顺眼。

    徐州这样富饶膏腴之地,不仅土地肥沃,还有临海之利,可以说很早以前,郭鹏就计划着要拿下徐州了。

    不过相对于袁术那边,郭鹏倒没有什么理由对徐州动手。

    这一次,如果陶谦率先动手,郭鹏绝对不会给他生存下去的机会。

    可是陶谦貌似依然看不清双方的实力对比,得到了长安朝廷的诏书之后,欣喜了一阵子,又找来身边一群人商量这件事情。

    亲信曹宏认为郭鹏不会对徐州动手,徐州是安全的。

    理由有二。

    第一,袁术不会允许郭鹏对徐州动手。

    第二,河北尚未完全平定,郭鹏未来数年的精力都会放在河北,而不是中原一带。

    所以综上所述,陶谦可以放心的囤积粮草招募兵员,准备在合适的时机消灭糜氏,拔除徐州内部的毒瘤,然后,至于青州和兖州要不要顺势占据,那就是陶谦应该思考的问题了。

    陶谦是想在徐州终老,还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呢?

    陶谦老而弥坚,刚了一辈子,现在虽然老了,但是看起来并不想就那么沉寂下去。

    会议结束以后,陈登面色平静地回到自己家里,找到了父亲陈珪。

    “父亲,陶恭祖还是想要和郭子凤为敌,并且接受了。”

    “是吗。”

    父子两个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一样的笑容。

    一样奸诈狡猾的笑容。

    “陶恭祖还真的是老糊涂了?六十二岁的人了,大半截身子入土,居然还要和郭子凤为敌,这难道不是自掘坟墓?”

    陈珪十分感慨,开口道:“袁本初四世三公之家出身,整个河北的袁氏门生故吏都能为袁氏所用,就这样还是被郭子凤干脆利落的击败,落得个身死的下场,陶恭祖莫不是以为自己比袁本初更强?”

    陈登笑得很嘲讽。

    “父亲,现在看来,郭子凤才是最强的诸侯了,青兖二州在手,再加上河北三州,大汉十三州,五州在郭子凤手上,郭子凤大势已成,陶恭祖却看不清局势,一意要与郭子凤为敌,咱们家可不能跟着陶恭祖一起送死。”

    “那是自然。”

    陈珪点头笑了笑:“不管陶恭祖要干什么,咱们陈氏的生存才是第一位的,陶恭祖要是和郭子凤为敌,就是自寻死路,咱们绝对不能相帮,元龙,你要想个办法,让郭子凤知道,咱们的心,在他那儿。”

    陈登稍微思考了一会儿,点头笑了。

    “父亲的意思,儿子明白了。”

    陶谦已经是一个跟不上时代的老朽了,居然还没看出这个天下已经渐渐要乱了,乱世之中,强者为尊,郭子凤已经证明了他是一个绝对的强者。

    面对一个绝对的强者,你做官四十年又能如何?

    倒不如说你这四十年的官场生涯还比不上郭子凤四年的进展。

    仅仅四年,郭子凤就凭借青州一地接连占据了兖州和河北三州,这份能耐,怎么看怎么了不得。

    今后还不知道能走到什么地步。

    但是这并不妨碍陈氏选择郭鹏投靠。

    因为陈珪真的很讨厌袁术。

    这个喜欢用下三滥手段的家伙,什么手段都用,绑架刺杀抢劫,一派流寇作风,一点都不光明正大。

    真是不知道四世三公的汝南袁氏怎么培养出了这样的嫡子!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