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小挫折


本站公告

    “突突突突!”密集的12.7毫米口径机枪扫射的声音,在嘈杂的战场上回荡,旋即就被炮弹爆炸的声音压了下去,变成了一段不起眼的配乐。

    t-72坦克的前面,一辆燃烧着的装甲侦查车的残骸正在燃烧,曳光弹穿过了这辆装甲车燃烧的浓烟,打进了面前的小村庄。

    更前面一些的地方,步兵战车正在一点点的倒车后退,掩护着从村庄里撤退出来的爱兰希尔士兵。

    “让他们离开这里!快!我们的两翼快要被包围了!”一边遥控着自己的机枪,托尼一边大声的对远处的爱兰希尔步兵指挥官大喊道。

    他们在进攻这个村子的时候遭到了对方猛烈的还击,恶魔犬正在试图包抄他们的两翼,而村子里有一支恶魔部队正在顽强的抵抗。

    一个火球术撞击在了步兵战车前面的魔法防御屏障上,溅起了一片碎裂的火焰。就好像是爆裂开的烟花一样,灿烂一瞬间就消散而去。

    步兵战车正在一点点缓慢的倒车,然后尽可能的把自己最厚重的正面装甲,对准最危险的方向。

    “加速!前进!撞开侦察车的残骸!到整个步兵的前面去!掩护他们撤退!”一边继续开火,托尼一边按着喉部通话器,命令自己司机前进。

    t-72坦克强劲的动力装置开始咆哮起来,然后整个坦克向前猛地窜了一下,前面的挡泥板撞击在了装甲侦察车的残骸上,立即扭曲了形状。

    不过,面对不到十吨重的侦察车残骸,t-72坦克的动力还是非常强劲而且绰绰有余的。只听到嘭的一声,冒着浓烟的残骸就被t-72坦克撞到了一边。

    然后,旋转的履带刮飞了变形靠在履带上的挡泥板,整个坦克就继续向前狂奔起来。

    托尼探出自己的脑袋,看到自己的坦克越过了友军士兵组成的战线,立即缩回到了车体内,在几秒钟后按下了烟雾弹的发射按钮。

    安装在t-72坦克炮塔两侧的烟雾弹立即被发射了出去,在坦克的正前方爆炸开来,弥漫出了一团白色的烟雾。

    这团白色的烟雾一点点散开,掩盖住了托尼所在的t-72坦克,也遮挡住了村子里恶魔的视线。

    “撤退!脱离接触!我来掩护!”托尼再一次探出了脑袋,对着自己坦克旁边的友军士兵吼叫道。

    趴在地上不停射击开火的机枪小组听到了这个喊声,立即拎起了机枪,转身向回跑去。负责掩护机枪小组的一个突击步枪手,也在机枪转移了几秒钟后,爬起来向后退去。

    经过了这么久的战斗,这些士兵已经可以熟练而且有秩序的在战场上执行各种命令了。他们都是经过了战斗的老兵,是爱兰希尔军队内的骨干和核心。

    “嗖!”一根巨大的标枪冲过了掩护撤退的烟雾,撞击在了t-72坦克的装甲前面。因为有可靠的魔法防御屏障,这根标枪在距离坦克装甲几厘米的地方被阻止了下来,然后弹飞到了半空中。

    “我们被攻击了!我们被攻击了!托尼!”炮长已经开启了红外线瞄准系统,透过烟雾看着战场上的情况。他感受到了震动,大声的提醒自己的车长。

    托尼当然也知道他们被攻击了,那种明显的震动代表着危险,所以他第一时间也做出了自己的反应:“倒车!倒车!”

    司机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即挂上了倒挡,t-72坦克在原地停顿了两秒钟不到的时间,就开始急速倒车。

    在倒车的过程中,已经看不清战场情况的托尼,抓着通话器在频道内大声的质问:“我正在倒车!步兵撤退了没有?撤退了没有?我看不见!”

    “他们正在撤退!你倒车的太快了!你们的坦克后面有自己人!注意!减速!”步兵战车内的车长,在频道里提醒着托尼注意自己的倒车速度。

    “减慢速度!减慢速度!我们的坦克后面有自己人!”托尼立即提醒司机注意速度:“我们正在被攻击!有标枪攻击我的坦克!”

    “我看到了!他们也在攻击我们!我们支撑不住了!魔法防御屏障失效了!”步兵战车的车长语气中带着一丝惊慌,大声的叫喊道。

    “你继续撤退!我开火掩护你!榴弹开火!向村子里打就行了!别停!”托尼抓着通话器,用语言鼓励步兵战车的车长,然后大声的命令自己的炮长开火。

    “轰!”125毫米口径的坦克炮,在不足300米的地方轰出了一炮,直接透过烟雾,命中了不远处村庄里的一栋建筑物。

    榴弹撞击在建筑物上,爆炸一下子掀飞了这个建筑物的两面屋墙,炸飞了半个屋顶。

    也不知道这个屋子里究竟有没有人,或者说有没有恶魔,总之这一炮确实让恶魔盘踞的村子,腾起了一股黑烟。

    “咣当!”一枚弹壳从炮尾掉落出来,摔在了钢铁做的地板上。(之前有读者指出t-72坦克的炮弹弹壳是外抛的,错误龙灵认,不过为了前后一致,就继续写内抛了,感谢这位读者的指正)

    第二枚榴弹被自动装填机推入火炮,然后炮闩自动闭合,炮长的面前,火控系统上显示了火炮准备完毕的符号,炮长就一点儿没有犹豫的扣下了开火的扳机。

    又一枚炮弹从粗壮的炮口飞出,后面是翻滚着的气浪还有火光。这一枚炮弹直接打在了另外一栋建筑物上,爆炸摧毁了这个建筑物,也让恶魔所在的村庄再一次沉寂了下来。

    恶魔那边,被两枚炮弹攻击,损失惨重而且被腾起的灰尘硝烟遮挡住了视线。所以他们也停了下来,放弃了继续攻击这些已经撤退的人类部队。

    托尼的坦克一点点缓慢的后退,然后在退出了30多米之后,又释放了两枚烟雾弹,遮蔽了更大一片视野。

    缺乏远程攻击手段的恶魔部队安静了下来,似乎也不打算再和人类部队纠缠。战场一点点安静下来,似乎正在酝酿着什么一般。

    果然,几秒钟后,呼啸着的炮弹落在了这个恶魔占据的村庄之内。爆炸一声连着一声,最终混成一片,让人根本就听不出来数量。

    村口左边的那个刚刚被t-72坦克打出的榴弹摧毁了一半的房子,在爆炸中战栗倒塌,彻底变成了一堆废墟瓦砾。

    而村口右边同样被托尼的坦克打出来的榴弹摧毁了一半的那个两层的豪宅,也被从天而降的炮弹直接命中,炸成了一地的碎砖烂瓦。

    人类阵地这边,t-72坦克退回到了反斜面之后,就停了下来。托尼探出半个身子,看到了狼狈撤退回来的步兵,还有那辆被打得有些狼狈,却最终退了回来的步兵战车。

    这辆步兵战车上满是对方攻击的痕迹,在魔法防御屏障失去了效果之后,这辆步兵战车至少还挨了两下很危险的攻击。

    两枚标枪撞击到了这辆步兵战车的前装甲,在上面留下了拳头那么大的凹坑。可见这些飞过来的标枪,攻击威力其实还是非常惊人的。

    “让一让!让一让!医护车呢?”几个士兵抱着浑身是血的自己的战友,焦急的大声嚷嚷着。

    众人让出了一条通道,这些人就把负伤的士兵抱到了一辆前发动机舱盖上,绑着一副担架的吉普车上。

    医护兵在担架上就开始处理这个伤员,托尼清晰的看到,对方的胸口中了两箭,箭杆还插在那里,看上去都疼痛无比。

    恶魔的魔法箭……在这个距离上,确实是和子弹一样致命的东西。至少,对于防护水平不太足的步兵来说,是非常致命的威胁。

    “输血!他流血太多了!”钢盔上有明显红十字标志的医护兵,一边帮这个伤员剪开身上的战术背心,一边对自己的同僚喊道。

    一边喊,他一边从对方的脖子上扯出了狗牌,看了一眼上面的血性标志:“a型血!没有魔法变异情况!见鬼!谁来帮我按着点他!别让这个蠢货乱动了!”

    他的同伴立即从吉普车后面拉着的一个四轮拖车的箱子里,选出了一份a型血的血浆,挂在了吉普车两侧焊接的一个专用的挂吊瓶的挂杆上。

    另一边,一个专门负责轻伤的医护兵,已经帮一个胳膊负伤的士兵打好了绷带,正在低头检查另外一个肩膀负伤了的士兵,看看能不能用纱布先保护一下伤口。

    不到800米外的村庄正在被大口径的火炮炮击,这些医护兵抢救伤员的时候,头顶上就是呼啸而过的大口径榴弹炮炮弹。

    这些炮弹呼啸而过的时候,声音嘈杂甚至连喊声都听不清楚,而这些医护兵们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只是专心的处理着手头的工作,半点儿迟疑都没有。

    嘈杂的枪声响了起来,似乎向两翼包抄的恶魔犬,撞见了赶到战场的两翼人类部队,双方正在发生激战,让整个环境变得更加嘈杂起来。

    托尼靠在坦克上,从口袋里翻出了一根皱巴巴的香烟,叼在了嘴上,表情木然的看着远处那黑烟滚滚的村庄,不知道在想什么。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