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能言善辩的韩大虎


本站公告

    第五百五十五章能言善辩的韩大虎



    那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正在口若悬河、夸夸其谈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原本那些站在他身边的人,一转眼一个都不见了,大家都纷纷往两旁闪躲。



    那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在看到了这种情况也是一脸愕然,他不知道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危险的事情要发生,吓得平常和自己在一起同食同宿的这些兄弟们吓得连连躲避,当他一抬头瞄了武林盟主“忠勇”阿三少侠一眼的时候,他的脸上立刻变得煞煞白,一点血色都没有。



    因为他看见了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对着他高高的举着手,并且对着他的胳膊拍了过来。



    这位身穿盔甲的韩大虎不由得内心里杂乱纷呈、五味俱全,他心想完了,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武功他是亲眼目睹过的,一个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的大汉,被这位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轻轻的一挥手,打得飞出去有几十步远,胸骨全部碎裂,眼睛、鼻子、耳朵里全部流出来殷红的鲜血,然后一命呜呼了。



    如果自己在此时此刻也挨上这位长得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一拳,自己那里还有命在?



    难道就是因为自己刚刚心直口快,口无遮拦的将自己心里想说的话,犹如竹筒倒豆子一样,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本意是提醒这位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并且还把自己的想法和对这件事情的见地告诉了他,而这位武功登峰造极、出神入化的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认为我韩大虎人微言轻,恼怒之下给我韩大虎一拳,警告我韩大虎不要在他“忠勇侯”侯爷面前自说自话的?



    “侯爷,您?”内心里纠结纷乱的韩大虎忽然感觉到十分奇怪,因为那个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那只高高举起的手,拍在自己的胳膊上竟然一点点分量都没有?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位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击打自己胳膊的时候,使用的是那种莫测高深的武功--隔山打牛?还是那种江湖上的阴柔武功,他一拳打在自己的胳膊上,表面上看一点伤痕都没有,实际上自己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可是这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摸摸自己的身体,身体没有那里感觉不舒服啊?这位身穿盔甲的韩大虎的额头上已经焦急的急出一头汗珠,只听见这位身穿盔甲的韩大虎说道:“侯爷,如果韩大虎开罪了您,就请您责罚吧。”



    “韩大虎,你好样的,在这个紧要关头,你居然可以不急不躁、运筹帷幄,就从这一点就足见你是一个有胆有识的人,本侯爷细细品味你说的话语,觉得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今后你肯定会前途无量啊!”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再一次用手在这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的胳膊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子,然后笑着对这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说道:“等本侯爷见到你们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之后,一定要保荐你做马大将军的幕僚,让这位手握重兵、拥兵几十万的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多听听你的建议,说不定他会一直打胜仗的。”



    “侯爷,原来您是这个意思啊,哦,我的天,韩大虎差一点被您‘忠勇侯’侯爷的神威给吓死了,韩大虎还以为刚刚是因为韩大虎在您侯爷面前口若悬河、自说自话的,而引起了您侯爷心里对韩大虎不满,所以一怒之下想一拳打煞我韩大虎呢!”那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在听到了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话语之后,终于舒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在地上了,只听见这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接着对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说道:“侯爷,您只要不是嫌弃韩大虎话多,韩大虎还想和您说一说自己的想法,您看可行?”



    “哈哈哈,难道本侯爷在尔等心目中就是一个不问青红皂白、好坏不分,全凭个人的心里喜怒爱好随手杀人的杀人狂魔吗?”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忽然哈哈大笑着对着这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说道:“你韩大虎为本侯爷分析和提出如此周到清晰的思路和计划,本侯爷凭什么要无缘无故的打杀于你呢?本侯爷又不是一个嗜血如命的杀人狂魔。”



    “侯爷,据韩大虎分析,这些费尽心机掳走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的公子俊儿和媳妇娇娘的黑衣蒙面大汉们,那肯定是心中已有所想,想用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的公子俊儿和媳妇娇娘,和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做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以此来交换什么的,那么只要他们有了这种想法,韩大虎可以确定和肯定的说,至少说他们对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的公子俊儿和他的媳妇娇娘他们肯定会以礼相待,况且俊儿和娇娘他们在短时间内,绝不会有什么生命安全,这些黑衣蒙面大汉们越是想让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为其所用,这也是他们必须遵守和要做到的最起码的交换条件,若不然,只会适得其反。”这位身穿盔甲的韩大虎对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说道:“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们这一方是心急如焚的急着救人,而他们那一方是想着法子怎么把人从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掳走并且带到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然后再将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的公子俊儿和媳妇娇娘平安的运送出去,所以我们在这一面的运势和那些黑衣蒙面大汉们相比而言是占有绝对占优势的。”



    “韩大虎,本侯爷听你说的头头是道,甚是喜欢,本侯爷就给你这个机会,愿闻其详!”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带着那个长得美若天仙、肌白如雪的南宫曼曼,一边从“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的书房里面走出来,一边回过头和这位身穿盔甲的说道:“韩大虎,在本侯爷面前,就请你畅所欲言,无所顾忌,说对说错,本侯爷绝不会怪罪于你,你就放心大胆的说说你的想法和建议吧。”



    “侯爷,一般外地人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如果没有本地人给他们带路和指引,他们不要说来‘湖塘镇’寻找富可敌国的马府了,就是在咱们‘湖塘镇’的大街上转几圈,他们都有可能要转悠半天,何况他们这些一直隐藏在那个‘刘阳镇’侯爷的神秘组织里面从不出门的人,他们来‘湖塘镇’,肯定有本地人带着他们顺利找到马府,然后再详细把马府的一切告诉他们,说咱们‘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住在那里,他们马府的内眷住在那里;还有他们来马府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来绑架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的至亲至爱的人的。”这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沉思了半晌,然后用手轻轻的拍打着他的脑袋瓜子接着说道:“侯爷,韩大虎认为我们还是要兵分三路,第一路,您侯爷带着人,顺着‘湖塘镇’通往外地的交通要道去追击,您侯爷要大造声势,让‘湖塘镇’所有的人都知道您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在这条‘湖塘镇’通往外地的交通要道上在设卡堵击那些黑衣蒙面大汉们了,让他们这些黑衣蒙面大汉们不敢从‘湖塘镇’交通要道上离开‘湖塘镇’,这样,至少他们会选择比较隐蔽的路径离开‘湖塘镇’,这样,咱们就能腾出手来着重排查‘湖塘镇’通往外地的水路和羊肠小道这些地方,他们要想带着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的公子俊儿和媳妇娇娘从从容容的走出‘湖塘镇’,第一必须要乘船;第二必须要坐轿子,这样,我们是不是又能缩小我们的排查范围?”



    “嗯,不错,想不到你韩大虎居然真的是有带兵打仗、排兵布阵这方面的天赋,把事情分析得条理清晰,层次分明,本侯爷甚是喜欢。”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双手背在自己的身后,放慢了脚步,对着这个一直跟着自己后面一路小跑的韩大虎说道:“人手不够,让人带着本侯爷的信笺,立刻去州府衙门里调遣人马,咱们就开始行动吧,不管那一方先发现了那些黑衣蒙面大汉们的蛛丝马迹,都要用‘冲天炮’通知本侯爷到现场,以免你们被那些亡命之徒给伤害了。”



    “韩大虎代替兄弟们万分感激‘忠勇侯’侯爷对属下们的体恤,侯爷,还有一件事情韩大虎差一点忘了告诉您,咱们‘湖塘镇’虽说河道纵横,但是能从河道内出咱们‘湖塘镇’的河道只有两条河,第一条就是咱们‘湖塘镇’的原居民依河而建而生存至今的母亲河‘万帆河’,还有一条就是外地人来咱们‘湖塘镇’必须要游玩的景观河‘七里梦醉河’,那是因为这条‘七里梦醉河’的两岸就是那些有钱人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销金窟,两岸青楼里藏着来自****的名妓,一座座的青楼,都是有钱人的销金窟啊。”这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一本正经的对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说道:“只可惜韩大虎是一介穷酸,无缘‘七里梦醉河’啊。”



    “韩大虎,你的意思是咱们要把追查的重点放在水路上?别的地方只是故意弥放迷雾,让他们这些掳走骠骑大将军马少群马大将军的公子俊儿和媳妇娇娘的人觉得,只能选择从水路离开‘湖塘镇’才是最最安全的选择对不对?”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跟着这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已经从高大巍峨、宏伟辉煌的马家的马府里面穿过,眼看就要到这座高大巍峨、宏伟辉煌的马府的后门口了,只听见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对着这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说道:“咱们经过马府后面的大门口的时候,去看看那两个守护在马府后门口的人。”



    “侯爷,不好了,那两个守护马府后门口的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死的很惨!”有一个年纪很轻的士兵,十分乖巧、聪明、伶俐,当他在这个“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的马府里的后门口听到了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说的话之后,一溜烟的跑了出去,然后又像一支箭一样跑回来之后对着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双手抱拳躬身说道:“侯爷,您最好不要去那个现场看了,实在是让人惨不忍睹啊。”



    “哦,你是怕本侯爷看到了那两个死在马府后门口的两个人的惨状,会呕吐吗?”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在听到了这个一溜烟跑出去,然后像一支箭一样回来的士兵说马府外面的死人死得很惨,怕影响到自己的情绪时,让自己不要去查看,不由得轻轻的对着这个像一溜烟跑出去,像一支箭一样跑回来的士兵说道:“多谢你,有心了,不管怎样,本侯爷都要到马府的后门口望了一眼他们,因为若不是本侯爷,他们也许不会死得如此凄惨,看来都是本侯爷害了他们啊。”



    “侯爷,您怎么可能会害了他们呢?您不是一直在这位‘湖塘镇’富可敌国的马家掌舵人马腾空马老爷子的书房里面吗?您怎么说他们的死和您有关呢?”那个身穿盔甲的韩大虎在听到了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话语之后,甚是奇怪的接着说道:“再退一万步讲,您‘忠勇侯’侯爷又和他们没有任何仇怨,怎么可能有那个心思去伤害他们呢?”



    那么,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说这两个死状很惨,死在马府后门口的两个人,是被他害了,他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