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活着不好吗?


本站公告

    大唐第一闲王正文卷第二百五十三章:活着不好吗?“殿下……”

    “殿下,这样不合适……”

    “是啊殿下,请殿下收回这些话!”

    “殿下,卑职都是军人,自打从军那一刻起,朝廷便给了我们特殊的待遇,仅仅只是这些,便让寻常百姓羡慕的很,现在殿下若是在发饷的话,卑职等人怕是会心中不安啊!”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相劝着,难道是他们不想拿到额外的收入吗?

    没人不想得到这些,但规矩就是规矩,他们这些底层人物也不敢轻易的去破坏。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时代不同了!规矩自然也当不同,钱的问题你们不用操心,安心拿着便是了,本王别的不敢保证,至少可以保证不会让你们这些在外漂泊的人心凉,不会让你们的家属为钱发愁!”李元景微笑着拒绝了他们的相劝,任由他们怎么说,李元景反正是打定了主意就要这么干。

    李元景有钱,这一趟出行赚到的钱甚至五分之一都用不完就足够发放这些补助了。

    所以,接下来李元景便开始让人统计详细的名单,补助的钱数是死的,什么级别就是多少钱,直接算人头就行了,倒是不怎么麻烦。

    李元景在处理着自己离开之后的事情,房玄龄也同样忙的脚不着地。

    先是将调查的事情交代给了侯君集,让他先秘密调查,然后又加紧与新罗王商定了一些细节,紧赶慢赶,十天的功夫还是过去了,而房玄龄与新罗王商议的结果,自然是在十天后正式签订协议。

    不过签订完协议之后也并不能算是生效,新罗这边倒是好说,新罗王直接盖印就行了,但唐朝那边需要把协议拿到长安,让李世民盖印,然后在送回来一份,只有李世民盖完印之后才算是真正的生效。

    不过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实上这份协议早就生效了,现在只不过是需要走一下流程而已。

    ……

    ‘砰……’

    愤怒的侯君集一脚踹飞了帐篷外站岗的士兵,士兵的身体又撞倒了帐篷内的桌子,双目简直能喷火的死死盯着李元景。

    “潞国公,你这是何意?”房玄龄面色铁青的看着侯君集,这货的胆子简直太大了,要知道帐篷内现在坐着的可是自己和赵王。

    你侯君集身上虽有一些功劳,但是在这两个人面前还是不太够看的。

    论功,你比不过房玄龄,论地位,你比不过李元景。

    但是现在,侯君集却偏偏做出了这等事情。

    “老夫何意?还好意思问老夫是何意?李元景,你到底是何意?”侯君集满脸愤怒的指着李元景,气的甚至直接指名道姓,连赵王这两个字的称呼都不愿意在提起。

    ‘砰!’

    房玄龄重重的将手中的茶杯砸在地上,陶瓷茶杯瞬间摔的稀巴烂,面色严谨的起身看着侯君集,厉声道:“潞国公,你这是要以下犯上吗?”

    “以下犯上?呵呵!老夫告诉你,少特么的给老夫乱扣帽子,老夫算是明白了,原来你们联合起来给老夫难堪!”侯君集看着房玄龄不问三七二十一的便直接将矛头指向了自己,再加上两人现在的表情,侯君集下意识的认为,这件事情可能是他们两个联合起来做的。

    “呵呵,以你的智商,本王很是怀疑,你到底是如何成为陛下心腹的?”李元景呵呵一笑,这个侯君集怎么说呢?

    自信到无边无际,肚子小到喝口凉水都能撑死,而且还特么总觉得自己是最聪明的。

    “到底因为何事?”房玄龄有些懵了,看着两人的对话,他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

    若是正常的房玄龄,自然不会忽略这些问题,但这段时间房玄龄一直再跟新罗王商讨事情,除了这些事情以外不准任何人打扰自己,所以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房玄龄是一个字也不知道。

    “装!你就装吧!外面天都快塌了,你问老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觉得老夫会信你吗?”房玄龄的反应更加激起了侯君集的怒火。

    “有事说事!”房玄龄面色一沉,任他肚子里能撑船,任他不想与侯君集交恶,但接连被侯君集一通臭骂,房玄龄也是不能忍的。

    你侯君集无非就是仗着一些功劳而已,现在竟然敢指着鼻子骂老夫,骂也就骂了,还连原因都不说,真当老夫是泥捏的不成?

    “老夫不说了,你们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心中清楚!哼!”侯君集冷哼一声,又转头离开了帐篷,本来是想揭发李元景的,没想到房玄龄跟他是一伙的,这样的话自己还揭发个屁啊?

    留下来的正在微笑的李元景,和一脸懵逼的侯君集。

    “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房玄龄心急如焚的看着李元景,但李元景却只是笑而不语,这下房玄龄心中更加急躁了,转头看着一脸茫然的士兵:“说!”

    “殿……殿下说要给每个水军每月补助二百钱,这几天军中一直在议论这件事情……”士兵有些胆怯的小声说道。

    听着士兵的描述,虽然话不多,但他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你疯了?你知道你这么做意味着什么吗?想死能不能别拉着别人?那可是两千人啊……”房玄龄一时间有些失智的指着李元景痛声骂道。

    他总算是明白了侯君集为什么会有这么一副反应了,知道了在自己懵逼的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他会觉得自己跟李元景是一伙的了。

    房玄龄不禁暗暗有些懊恼,自己若是让人关注一下重要的事情,现在也不至于发展成这个样子。

    “这件事情本王早就跟你透漏过了,他没脑子,难道你房兄也像他一样吗?”李元景笑着摇头道,这事的确有风险,而且风险还不小。

    原本的计划是等回到长安以后跟李世民说过这件事情再去操作的,但之前宋集他们的反应刺激到了李元景,都是娘生的,谁心中都有最软的那一块。

    或许这件事情会给自己带来不小的麻烦,但是李元景觉得自己做好迎接这些麻烦的准备了。

    “老夫哪会想到这些?”房玄龄有些生气道。

    但是现在生气没有任何卵用,侯君集是肯定会把这件事情给捅上去的,而偏偏李元景做的是真的过份,甚至不用多想房玄龄就知道,李元景这么做是真的触碰到了李世民的底线。

    虽说这两千水军是李世民给李元景的,李元景有实际掌控权,但那只是相对的,小打小闹没人会管你,但真要是搞出什么幺蛾子,不是问题的问题也能把你折腾的灰头土脸。

    而现在,因为李元景的这一手骚操作,已经彻底的把这先期到来的一万唐军搅的军心不稳了,真要是出点什么事情,别说他李元景了,就算是自己都跑不掉。

    想到这里,房玄龄不由的叹了口气,本来是没自己什么事情的,现在妥了,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给老夫说一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吧,这件事情解决不好,你我二人怕是没什么日子过了……”

    bq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