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枪林箭雨


本站公告

    隆隆的鼓号声中,佩鲁贾大军团的军阵开始缓缓向对方推进。两翼的骑兵率先策马而出,向对方军阵阵后包抄而去。但道格拉斯排为五排的军阵却一动不动待在原地,蹲伏在盾墙之后。

    当双方距离差不多二十仗距离时。道格拉斯的暴喝一声:“打!”。他的军阵第二排本蹲伏在地的兵士起身,用单兵弩炮以低角度射出成排的弩枪。

    这些弩枪带着破空的呼啸声扑向敌军军阵,瞬间佩鲁贾军团的军阵中就传来骨肉碎裂和大盾被弩枪洞穿的声音。接着是大呼小叫的痛苦哀嚎。也就眨眼间的功夫,他们军阵中央靠前的兵士已有两三百人被弩枪所伤亡。

    佩鲁贾军团的弓箭手和弩手们也随之做出反击。二十仗这个距离,虽然在普通弓弩的最大射程之内。但弓弩箭矢到这个距离根本不可能射穿罗马大盾。

    更何况罗马军团中的弩手并不多,主要由叙利亚人充当的弓箭手更是配置的少之又少。因此这些箭矢对对面的冯宇军造成的威胁可以忽略不计。而罗马军团惯用的投射武器标枪---只有极少数人能投到二十仗外的地方。因此当下形成了叛军只能挨打却不能有效还击的局面。

    佩鲁贾叛军的主将自然能马上明白过来,高声喝道:“冲!再向前冲十仗,我们就赢了!拼死也要向前推进这十仗距离。”

    然而,道格拉斯的军阵第二排刚刚射完不到两秒,第三排又站立起来再次齐齐射出一排弩枪。两百来名叛军兵士又是如同秋风扫落叶般被放倒在地。仅仅不到两秒钟后又是第二排起身攒射。第四第五排还是手握单兵弩炮,一动不动的蹲在地上。

    叛军主将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早就听闻过冯宇军团所装备的单兵弩炮的厉害,但现在他亲眼所见到的这种武器威力远比他听想象的要大的多。

    现在他十分后悔没带橹盾出来。但这本就是一场遭遇战,谁又会在行军途中随军带着笨重难行的橹盾呢?他又后悔,没等后军拉着弩炮的辎重队上来就匆忙发动了进攻。否则用两百门大小弩炮先集中对着敌阵轰射一阵也好。然而现在已是没后悔药吃了。

    军阵中央受阻,两翼的部分为了保持阵型,也被迫停止了前进。而最外端的骑兵却迟迟没有如预计的那样出现在敌军军阵侧后方。佩鲁贾的叛军主将一看如此下去不行,急忙下令道:“速速传令,两翼的兵马不要管中央的方阵。继续向前推进,直到包裹住敌军!再传令,拉弩炮的辎重一上来,立即将所有弩炮在阵前架设起来!”

    他认为自己的兵力是对方的五倍,即使中央方阵被对方的投射武器阻挡在十余仗外,还是能依靠这绝对的兵力优势将对方紧紧的包围住。对方的单兵弩炮虽然凶猛,但他听闻这些弩炮虽然可以连射,但也最多连射五发,也就是这种射速不能持续。

    所以这名叛军主将还是相信自己会全歼对方,只是他现在非常奇怪自己的骑兵去哪了?他那里知道,现在两翼数里之外的骑兵正被对方百十乘长弓战车一个接着一个猎杀。

    这些骑兵陷入了追又追不上,逃又逃不掉的窘境。他们中的一些千夫长,百夫长见势不好,干脆不再理睬这些狗皮膏药一样的长弓战车,顶着持续的伤亡继续向对方步兵方阵的侧后袭去。

    当他们再次出现在自己主将视野和敌军军阵侧后时,他们人和战马都完好的战骑也所剩无几了。

    冯宇军中,道格拉斯扯着嘶哑的嗓子喊道:“敌军要围上来了!团阵!团阵!”,他麾下的千夫长,百夫长也跟随着他此起彼伏的呼喊喝令起来。

    他们那长不到两里的军阵短时间内,便如同一条大蟒般蜷缩盘绕在一起。而后他们的弩枪继续快速而密集的向着这些靠近叛军战骑射去。那些战骑万万没想到能逃过敌军长弓战车的狙杀,却还是倒在对方步兵的单兵弩炮密集攒射之下。

    后面幸存的数百叛军战骑见势不妙,知道只要靠近了就必死无疑,纷纷策马向远方逃逸而去。他们不知道他们的主将眼都要冒出火来了。不过,他的步兵军阵已在这个时间完成了合围,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他恨恨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你们手中的这鬼东西还能射多久!?”

    他因为隔的远却没看到对方的军阵中,一直未动的第四排第五排悄然的和第二三排的兵士换了位置。后者已经射光了弹匣中五发弩枪,退到后面向弹匣中上新的弩枪。他们每人都携带十五支弩枪,这意味着他们还能射两轮十波。

    叛军呐喊着从四面八方冲来,反正已经将对方合围,他们也不再在意阵型。道格拉斯这边因为从此前的集中向正前射击变化为向四周射击,因此弩枪的密度稀疏了不少。这导致叛军虽然不断大量伤亡,但汹涌的人潮“潮头”却是离道格拉斯的圆形军阵越来越近,人群也越来越密集。

    “弩炮放希腊火!”道格拉斯又是一声暴喝,数以百计的火球从他的军阵中央窜到半空,而后如同天女散花般向四周密集的叛军人群抛洒而去,落地后又燃起大小不一的烈焰火海。许多叛军兵士被烈焰烧着,更多的是被烈焰阻住去路。他们惨叫哀嚎着,拥挤着,本向和中央汇集的人潮顿时又散开了一些。

    叛军主将再次张大了嘴巴,他明明没发现对方架设过弩炮,这些火弹又是如何抛射出来的?其实,这些希腊火燃烧弹是用便携弩炮抛射的。

    此时,叛军的弩炮也在阵前近距离架设好了,叛军主将怒喝道:“快让前方兵士散开,我们要集中轰射…”

    他话还未说完,就发现不远处,刚架设好的弩炮边上的几名弩炮手莫名其妙的栽倒在地。仔细看,才发现他们身上插着四五尺长的大箭。他们是被百仗外的长弓战车所狙杀。接着,叛军主将听到身后传来如同雷鸣般的马蹄声。他脸色突然变的煞白,因为他想起来对方有人马具甲的重装骑兵。但现在对方军阵中并没有骑兵存在。那么这身后的群马奔腾的声音只能是来自这支铁骑!

    8)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