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见多识广的流猿


本站公告

    渔樵侣舟游行极快,有数不清的泡泡在侣舟尾部产生——破裂,产生又破裂。



    偶尔遇见些许冰鲤一闪而过,有趣得紧。



    然而,所向门的异空探秘却丝毫不受这些影响!



    只见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说道:“我们的敌人很多,但是,这冰花潇湘馆却是风头正盛,她的出现很好地为我们作了掩护,我们正好趁此机会,为羽翯扫清沙都的障碍,立刻实现合盟抗‘冰’的军事策略。”



    败林说道:“不知军师这个‘冰’指的是哪个冰!”



    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说道:“北抗冰花潇湘馆,南敌天无山上的冰城余孽!”



    “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尽快出兵沙都喽!”莫谷断定道:



    “不!对于沙都,我认为我们可以给他补给上的供给,沙敏那里我们还是不要得罪到底的好!若是沙虎胜利,我们想当然就是联盟沙虎!若是沙敏获胜,我们就立刻示好沙敏!”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说道:



    “若是他们都没有胜利呢?师傅!”花面狸青瑶问道:



    “这个问题问的好!”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说道,笑了笑,“若他们都没胜利,那就看胜利的一方是谁!”



    “冰花潇湘馆?冰城?慁界?”败林问道:



    “我的倾向是,更愿意冰城获胜!”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说道:



    “此话何解!”枫城王德亲问道:



    “王!”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胸有成竹道,“冰城获胜,我们都有进退的可操作性!”



    枫城王德亲木讷地想不出所以然,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还要联盟冰城么?”



    “不!不!不!”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摇摇头,“王!若是冰花潇湘馆胜利,我们就腹背受敌!北有羽翯,南有冰花潇湘馆,东有冰城占尽地理!我们离灭亡就不远了!”深谋远虑,继续说道:“你想!即便我们联合冰花潇湘馆,那我们就得直指羽翯?羽翯不可怕,但是!他背后的三界我们却需要对它保持警惕。



    “就算不保持警惕,我们同羽翯针锋相对,我们是没有地理优势的!若是冰城获胜……我们的选择性就大了!首先,我们同属雪狐,以前就是联盟国,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其次,冰城若是获胜,我们也没有惧怕他的必要,因为这样,我们就更可能联盟到冰花潇湘馆,再联盟到慁界,一起针对天无山上的卡咝丽以及胤!”



    说着,异空探秘的时间似乎接近极限,那画面逐渐模糊,逐渐分崩离析……



    所向门一挥手,解除对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的探测行为,说道:“怪不得,他跟裔沆瀣一气!”



    “呵呵!所向门啊!他们可真算上一路人!都是贼精贼精的政治家。”流猿说道,“只是这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还不知道,你所向门已经同时削弱了冰花潇湘馆和慁界两方了!”



    “他似乎忽略的女娲之肠!”洛神按照流猿的思维接着话茬道:



    “不错!女娲之肠!要知道!五极的道本虚无雪姬剑可是被他六耳心经雪姬剑排名第二的存在!”流猿扒拉开右边脸庞,晃着所向门的面部表情,看是否有预期的变化!



    所向门心中一凛,说道:“道本虚无雪姬剑!的确是恐怖的存在,五极单凭道本虚无雪姬剑就重创了上古大神刑天!”



    流猿点点头,“更何况!你们女娲之肠若是真的重铸石玉瑄!那……那这可就不好说了!”



    “你的意思是冰城没有希望了?”燚瑶听流猿分析后,神情有些颓废。



    流猿一回头,示意燚瑶他不是这个意思!说道:“小女娃娃,现在的鬼帝还太年轻,是不可能独挡一面的!虽然罗泽生前给他设立了十三辅政议臣辅佐他,但是!这个纷争的修真世界本身都已经岌岌可危了!”一锁眉,又反话说道:“除非……”



    “除非什么?”欧阳嫣然也比较在意这个老前辈的分析。



    “除非可以复活白打基式》的鼻祖轻灵公主!”流猿神情极其严肃道:



    欧阳嫣然、洛神、燚瑶不约而同地望向所向门,见他神情上终于露出彷徨的神情,便一起同他感同身受着他的凄凉!



    “轻灵公主若是复活!即便是三界六道,也将会受到她的威胁!”叹口气,仰天长叹道:“咳!若是轻灵、融合了石玉瑄的邪姬帝妃、胤、羽翯、裔、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你们女娲之肠、升山的琦氏一族等这些强者可以齐心协力对抗天道,那这世界才会赢来真正的平衡!”



    蓝色的眼睛,黑色的泪痕遽然变了笃定的神情,所向门说道:“无妨!有我在!就不会令平衡的楔子真正消逝!机会由我把控!”



    洛神以极其倾慕的神色往所向门身上打量,心道:“我选择的男人果然顶天立地!”



    一时间,流猿怔在原地,很奇怪的问道:“所向门!你知道鬼帝罗弋风是不是也是特殊的存在!按道理说,他不该碌碌无名!不该还在魂魄强度中徘徊啊!”



    所向门盯着流猿的眼睛,好似在窥探他说这话的含义,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想从我所向门手札当中知道关于他的事迹!”



    “剋实来说!罗弋风应该也是强大的好苗子!我不认为冰帝和轻灵的后代会是庸庸碌碌的无能之辈!”



    欧阳嫣然心底很是为鬼帝罗弋风打气,心还在冰城这边,她脱口说道:“鬼帝现在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冰城一战,他的成长就已经受到瞩目!流猿!为此,鬼帝罗弋风成为了邪姬帝妃特殊观察的对象!”



    流猿点点头,说道:“这就对了!按道理说,鬼帝罗弋风身上有雪狐灵和慁的最好传承力量,他的修真本不会停滞不前,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而且!要知道白打基式》应该也在他手上,他怎么会弱呢!”



    所向门猜测流猿说这些话是否具有针对性,在心中说道:“流猿见多识广,在修真阶段也不比他胤或裔差多少,那他的倾向在哪里呢?”



    “所向门!你知道这鬼帝罗弋风的摄魂之灵是什么吗?”流猿问道:



    “流猿!你为什么这么再意他!”所向门反问流猿说道:



    “不是在意他!而是在意他的力量!我很想找他切磋一下!看看冰帝之后!会是如何的存在!”流猿一捋脏乱的胡子,笑道:



    所向门刻意加重语气,直勾勾盯着流猿说道:“天秤!狐慁咒!”



    流猿摩拳擦掌,兴奋异常,果不出所料!“想必这天秤就是继承他父亲雪狐的力量,这狐慁咒是继承他母亲轻灵的力量!”



    所向门掏出腰兜内的双手,背在身后,意味深长道:“狐慁咒!准确的说,不是慁的力量!是他自己的力量!”顿一下,说道:“倒更像是最原始的纯粹力量!”



    流猿脑洞大开!狐疑道:“你的意思是,他已经可以融合雪狐和慁的灵力了?”眨着眼,歪着头,“不该啊!理论上讲,若不是有冰帝罗泽,鬼帝莫说是运用雪狐灵力,就是慁的灵力,他也没有机会修真!他怎么会产生自己的力量呢。”



    “你知道褒姒吗?”洛神问道:



    “褒姒!”流猿一时间转不过脑弯,问道:“什么意思!”



    燚瑶那大喇叭口,抢在洛神前面说道:“洛神就是跟弋风哥哥一体双魂的存在!”



    登时,流猿两眼冒光!再也站立不住,兴奋异常起来,“呵呵!额呵呵!这鬼帝还有这等奇遇!”左右踱步,“那这样说来!他还有第三件摄魂之灵!”



    “第三件?”欧阳嫣然闻所未闻道:



    “是的!”流猿好奇心增强,“第三件!才该是他慁的力量!胤要是知道这些,想必不会不帮他召唤这第三件摄魂之灵……”



    所向门突兀地说道:“流猿!你真的是我所见过的最博学多识的修真之仕!”



    流猿说道:“谬赞!谬赞!我这上半辈子一路风尘仆仆,就是为了扩展见识,以期达到可以突破修真极限的瓶颈!”顿一下,“有朝一日,我还真得见见这个鬼帝不行!”



    所向门见快到水道出口,戛然而止了当前的话题,说道:“枫城到了!”



    即刻,所向门大喝一声:“魂符之一百零二幕中幕!”



    接着,所向门示意洛神也施展此术,说道:“毕竟我们面对的是左右大史著作郎冶红晓,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得做两手准备!”



    洛神会意,也捻个字诀,娇喝道;“魂符之一百零二幕中幕!”



    但见这两道屏障之术交错叠加一起,甚是牢靠!



    “渍渍渍渍……想必你们没少运用此术吧!还真是驾轻就熟呢!”流猿赞叹道:



    “所向门!待会见到枫城的人!我们会出手吗?”欧阳嫣然问道:



    “女人!你在担忧什么?”所向门紧蹙双眉,问道:



    “所向门!一旦我们出手,我和花中皇后月季就真的暴露了!冰花潇湘馆就彻底知道是谁解开了监视符术!”低下头,接着说道:“那对我们来说是不利的!”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