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展望


本站公告

    大刀客实在不相信,李天照会扣自己人应有的那份任务安排,拿来奖励别人,又分给丰吟?

    这实在不像他的作风。

    但这些情报说白了都是属于李天照个人的,他如果真要这么做,又没什么不客气。

    大刀客猜疑着,还是展开了纸,却赫然看见——纸上面第一个名字就是他自己。

    剩下的四个,都是他关系最密切的弟兄。

    “……孤王这是?”大刀客有点怀疑,却又恐怕是别的缘故,于是还心存侥幸。

    “你用自己的任务配额去照顾别人,我不干涉,但拿公共的配额,有没有问过我?这次小惩大诫,我希望没有下一次。”李天照知道他还心存侥幸,直接把话撂明。

    “不会有下次了!”大刀客低着头脸,很是羞愧,没想到此事会被李天照发现。现在可好,拿了公共的两份千战将,三份百战将的功劳给人,结果他们要自己多赔一倍。

    关键是,大刀客本来还想着,李天照很少在夺风城,不会知道。

    现在才意识到,面前这位,不好糊弄。收拾起人时,根本不带客气的。

    李天照也没多余的话,径自走了。

    大刀客如此做法,实在让他有些恼火,尤其是信任被辜负的滋味特别不快。

    他恨不得重新扶个人起来把大刀客替换了,但冷静的考虑后,又知道那么做不切实际。

    换个人,不犯这种事了?

    到时候,他还得重新让替换的人了解他李天照的作风。

    李天照最后还是决定先惩处告诫大刀客,倘若再犯,那就是必须再做考虑了。

    李天照本该在城里留宿,想着大刀客做的事情,越发觉得治人不易,如此的左膀右臂尚且会如此欺瞒,跟他往来隔了一层的旁的战士,若有了刀客这样的机会,又会如何?

    圆月当空,一骑在道上独走。

    昔日孤剑,今日孤王,李天照路上想了许多,又振作起了精神。

    ‘大刀客如此,我不能以为旁人都会如此。大刀客平时如何,我还该多些了解调查,否则将来若贸贸然把大事交托,并不妥当。他若只是一时色迷心窍,也就罢了;如果是旁的缘故……’李天照想着,希望结果不会那么糟糕,又觉得,他不该心怀这种强烈的希望。

    大刀客如何,不是他的希望能决定的,如此反而会让他的判断产生倾向性。

    想通这些,李天照也回到了副州长的府邸。

    升上了王将之后,副州长的职务还在,就如副州长时候千战将的那些副城长职务也还在,但是,王将却又不能分享部属的功绩,因此副州长就等于是个空架子。

    李天照还没进城,守门的是望天镇和守护城的战士,告诉他说,丰吟在他去夺风城后,就一个人出去了。

    李天照不禁暗暗叹气,觉得心好累……

    可是,累也必须动。

    李天照赶往交界的树林里,在跟玫千战将过往约定见面的溪水边的石头处,果然看见丰吟在那里。

    夜已深了,她穿着身灰色的装扮,在黑暗中的隐蔽性很强。

    李天照径直过去的时候,她听见脚步声,还蹲在大石头旁边。

    直到听见李天照无奈的笑声,才站起来,说:“我还以为是风杀城那边的人来了。”

    “有这么好奇吗?”李天照早就担心丰吟可能会回来,不由庆幸当时没留信息在这里,否则让她看见,就会猜到玫千战将的身份了。

    “当然好奇呀!风武王的人,怎么就会成为你的助力呢?这人到底是谁?又是为了什么?你这办法这么好,我有没有办法可以效仿?想到这些,我就好奇的按捺不住。本来也觉得这么不好,后来想着,你人常不在,大刀客主持这里的大局,他肯定知道吧?那他都知道,我好奇了解一下,不算很过分吧?毕竟,我觉得自己对你来说,肯定比大刀客更值得信任。”丰吟的想法让李天照听的哭笑不得。

    倘若是之前听见这番话,李天照会一笑而过,势必觉得大刀客还真比她可靠,至少在夺风城的问题上。

    但现在,他发现管事并不容易,靠利益和恩泽根本是不够的。

    “第一,大刀客并不知情,我采取了隔离措施;第二,如果你跟大刀客易位而处,将来怕是能把夺风城变成丰氏的。”李天照坐在石头上,想着若是丰吟代替大刀客的位置,未来真该是往那方向发展了。

    丰吟听的失笑道:“嗯,我会的。所以,你不能让任何人独掌夺风城的大局。你手底下有三路人,其实你可以剥离成四路。守护城的人你不会想调动,因为对那边也存着远见;望天镇的人手单薄,是你最信任的心腹,但镇长没有掌管大局的经验,最好是能安排到安逸的地方当个城长;大刀客和他的旧部为中心形成的力量最大,又在夺风城这里,基本就在你一人之下的位置;夺风城和守护城,并不真正属于两路人的那些战士,其实你可以合作一路,从里面挑选合适的人领头,如此就让两边都有了制衡。如果挑选的人跟大刀客没有斗争的能力,或者是反而被大刀客吃死了,那就再换一个人选。”

    “以前觉得,这么做会伤害大刀客的信任,打击他的积极。现在倒是觉得,确有这种必要。”李天照考虑着,这还真是个办法。

    “利,恩,威。缺一不可。无利不足以凝聚人心,无恩情不能有足够忠心,无威则必然娇纵。制衡就是你权威的体现方式之一,如果部属确实可靠,他为什么接受不了制衡的督促督促作用呢?你想靠利和恩就把人和事情都管好了,那不是太容易了?三要素任何一种,许多人都有意无意的用的很好,混合在一起,如何针对性的因人而异,那就难了。”丰吟的想法果然不同,把这种做法视为理所当然。

    李天照此刻却吸取教训,认为他这方面确实该多加学习,但是,却也没忽略丰吟说这些话的意图,于是反问说:“所以,现在在夺风城最适合带领第四路人,制衡大刀客的人就是你了?”

    “我心里当然是这么认为的!”丰吟并不掩饰所想,反而说的十分理直气壮。“论能力,论经验,论感情,我都最合适。你只要留心着,也比让我反过来把大刀客压的太厉害,再避免着别让我安插丰氏的人过来,就能避免夺风城最后被丰氏掌控。如此一来,丰氏跟夺风城有了直接的利益连接,从此跟你的关系也不一样了,你等于顺势把丰氏也变成了重要助力。用我,是当前最佳的选择。”

    “差点就被你说服了。”李天照笑,才知道丰吟在这些事情上,很有打动人的能力。

    “那不是很合适的结果吗?”

    “确实不错,但这么重要的事情,又不急于一时,我当然需要冷静的想想。”李天照暂时没想到否定的理由,却恐怕仓促结论会有考虑不到的地方。

    “你是担心用我,会导致北风青云顾虑?但她现在指着你升上万战将,眼里只有州长的位置,为此肯定宁可不要夺风城,只是她嘴里绝不能这么说,反而会一副不遗余力为了北风家抱住夺风城控制权的模样。只要将来夺风城局势达到某种平衡,她就得到了向北风家交待的理由……”

    “先不讨论这话题,我有自己的考虑,眼下不可能决定此事。”李天照跟北风青云的问题上,不能对丰吟透露太多,但谈论下去,就会泄漏信息。

    李天照相信丰吟对他的事情有真心实意的关心,但他也更清楚丰吟的第一立场始终是丰氏。他不能指望丰吟为了他把丰氏放在第二位,那等于要求丰吟变成另一个人,太不现实。他只能是,自己保持清醒,不要混淆了丰吟的立场优先级。

    丰吟不觉得失望,反而很高兴的微笑着,颇为感触的说:“你成长的真快,对我也能做到不偏信了。”

    “我视为称赞了。”李天照拉着她往回走,她颇为可惜的回头望了眼,林中黑暗,溪水边的微光也照不了多远。

    风杀城里的那个人,她是真的好奇,然而,看来是没办法知道了。

    李天照一定会改变交换信息的地点。

    可是,丰吟还是带着希望,问李天照说:“风杀城的办法,你能不能在别处再用一次?如果丰收城或者守护城的对面也有你的助力,就能变成第二个、第三个夺风城!李天照,你真的应该好好想想,有功绩,你的千杀剑法又能让人得到吃独功的实力,两相结合的优势,简直是天赐良机!这样的优势不会永远存在,现在不尽量争取,将来后悔也来不及!”

    李天照微微一怔,心里的情绪,一时犹如翻江倒海……

    丰吟的总结一针见血。

    他可不可以重复夺风城和风杀城的情况?

    他为什么可以呢?

    能给人功绩的人有许多,旁人通过正常途径能给的比他还多。

    玫千战将掌握了风杀城,但她的人获取功绩的效率却跟大刀客为首的人差距很大。

    但两边都有对面提供的情报,造成这种差别的关键,就是因为千杀剑法。

    他李天照旗下的人有千杀剑法,具备了吃独功的基础。

    李天照的沉默,让丰吟意识到此事大概率可为,就又提醒说:“你现在的情况就是放手而为的最佳时期,武王也挡不住你用千杀剑法加上夺风城的方式培植自己的力量。学了千杀剑法的人知道其厉害,又有更多招式吸引他们,压制他们的膨胀,这期间会对你尤其服从、忠心。”

    李天照沉默的考虑着,考虑着……

    他琢磨了好些天,越想,越觉得事情确实可为。

    至少,他可以在守护城试点。

    这种边境大城,就是他重现夺风城状况的必要条件。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