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婢女梨儿


本站公告

    梨儿是李府中的一名婢女,年方十五,入府较晚,常受人欺负。她性格又弱,不敢言语,常常一个人躲着哭泣。



    云天行看她可怜,帮她挡掉很多麻烦。



    有一次,她跟随车队外出购货,中途遇上劫匪,其中两个劫匪见她姿色上佳,色心大起,不去抢夺货物,抓住她就跑,她哭喊着求救,护卫们在马车旁跟其他劫匪打斗,都听见了,可谁都没有去救的意思。



    云天行深知劫匪残暴,欲执剑去救,在旁的丁护院将他的剑夺下,骂他说“给你剑是让你杀劫匪的,一个婢女而已,没就没了,这批货要是丢了,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云天行又急又怒,只得空手去追,追出三里地,杀死两个劫匪,回赶途中又遇到三个劫匪,杀掉两人,背上挨了一刀,这才将她给救下。



    车队回府后,货物点对齐全,一点不少,云天行救人有功,奖励二十四鞭,断食一天;其他护卫设宴款待,并分发一定赏钱。



    自此以后,梨儿便将他视如亲人,为他洗衣缝补,嘘寒问暖。



    如今,云天行见她深夜前来探望,定是听说了今日之事,他心中激动万分,如抓到救命稻草,立刻起身相迎。



    梨儿迈步进来,目光一滞,见他正欲起身,动作迟缓,脸上虽有笑容,嘴角却隐隐抽搐,忙将手中食盒丢在桌上,快步走去,将他扶住,道:“慢些,小心伤口。”



    云天行坐在床边,注视着她,道:“梨儿,你去哪了?好些天没见你,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呢。”



    梨儿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如果要走,也一定会跟你说的。”



    云天行点点头,道:“那你到哪里去了,可让我好担心。”



    梨儿转身走到桌前,打开食盒盖子,道:“我去看我爹了,他又被人打了,走的急,也没跟你说声。”



    云天行脸色一沉,道:“他都把你卖了,你还去看他做什么,整日只知道喝酒赌博,哪里还有半分做爹的样子,真是坏透了!”



    梨儿道:“他再坏也是我爹啊,身边又没人照顾,也怪可怜的。”



    云天行道:“可怜?我看是可恨吧,像他这样无情的人,普天之下也找不出几个,只有你才觉得他可怜,梨儿你心地这般好,可苦了你自己。”



    梨儿转过头来笑了笑,道:“谁让我是他女儿呢,我也不求别的,只要他平平安安的,我就知足了。”



    看她笑,云天行心里很不是滋味,没再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想帮她做点什么,可又无能为力,心想以后可不能再让人欺负她,被亲生父亲卖来抵债,她心里该有多难受,何况她才十五岁。



    云天行望着她单薄的身影,又叹了口气。



    “你老叹什么气呀。”梨儿冲他笑了笑,手里捧着几个包子,递到他面前,道:“饿坏了吧,有些凉了,快吃吧。”



    “梨儿你真好,多亏了你,不然我可要成饿死鬼了。”



    云天行接过包子,也顾不得什么礼数,立刻狼吞虎咽起来,挨了一顿毒打,饿了一整天,别说是凉包子,就是冰馒头,他也绝不会剩下一点渣。



    前些日子不见她踪影,云天行还一直在担心,眼下见到她人,心中已安,没了烦恼,胃口也好起来,浑然忘了身上疼痛,转眼吃掉四个包子。



    “你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还有呢。”



    梨儿看他吃相不雅,掩嘴直笑,又转身去食盒拿了几个。



    云天行也不客气,接来就吃,直到肚里再也容不下。



    “我吃饱啦,肚子兄,这下你可不用叫了。”云天行笑道。



    “肚子兄是谁?”梨儿道。



    云天行拍了拍肚皮,道:“就是我的肚子啊,刚才还一直叫呢,你一来,他叫得更厉害,包子一下肚,这才老实了。”



    梨儿扑哧一笑,道:“我还当有别人在这呢。”



    云天行摇了摇头,道:“也就你还来看我,再也没人像你一样待我好啦。”



    梨儿听他夸赞,心中十分喜欢,转身去桌上倒了碗水,笑道:“喝碗水吧,可别噎坏了肚子兄。”



    接过碗来,云天行仰头“咕咚,咕咚”喝个底朝天,又要了一碗,方才解渴。



    他擦了擦嘴巴,将碗递给梨儿,道:“他还赌吗?”



    梨儿将碗放在桌上,背对着他,沉默片刻,方才点了点头,道:“赌。”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云天行心下火起,道:“真不是个东西!我要见了他,非打断他的腿不可,不老老实实赚钱赎你回去,竟然还敢赌,真是......真是......”



    他气愤难耐,一拳打在床板上,发出“咯吱”声响,刚出拳他就后悔了,可为时已晚,一阵钻心的疼痛自体内传出,他双手摁住胸口,倒在床上,“哎呦,哎呦”叫个不停。



    “天行哥哥,你怎么了!”



    梨儿忙转过身,忽见他已扭成一团,不住呻吟,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忙抢过去,双手扶住他的肩膀,道:“你别乱动,我先扶你躺下。”



    云天行脸庞扭曲,心中暗骂:“这个老贼,力量把握倒是极准,将我伤成这样,却不危及性命,倘若出手再重一分,我必死无疑,为何不干脆杀了我,一个贱奴而已,难道……他有不能杀我的理由?”



    云天行脑中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也许与父亲有关!



    “天行哥哥,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梨儿想按住他,可她又没什么力气,按了几次都没按住,急得直哭。



    “我......我没事。”



    云天行让梨儿扶着,坐将起来,大口喘着气,额头挂着不少豆大的汗珠,在月光下格外显眼,刚才那一拳引得肌肉痉挛,他险些疼晕过去,好在一直坚守神智,咬牙坚持过去,如今才好受一些。



    梨儿自腰间取出一块方形手帕,边替他擦拭额上汗水,边道:“天行哥哥,你刚才可吓坏我了。”



    云天行挤出一丝微笑,道:“你怕什么?”



    梨儿道:“我怕......你会弃我而去。”说罢,她又哭了。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