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同门


本站公告

    三人又坐下来喝茶聊天,邓愚虽然没有耽误说话,但却一直在向楼外张望,这让阿笙再无怀疑,他一定是个路痴。



    一般门派势力外出都会留下特殊暗号,就算门人们走散了,也能通过这些暗号相互找到。龙虎山又不是小帮小派,说没有暗号那是不可能的,可邓愚为什么不去找暗号,反而跑到这高楼上来找人呢?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很容易迷路,如果他自己跑出去找,很可能人没找到,反而越走越远,还不如直接在迷失的地方等人来找他。



    阿笙虽然只是猜测,但情况大致如此。



    邓愚本就是个路痴,他跟师弟们路过这里时,想要去解手,谁知从茅房里出来,师弟们人都不见了,他又不敢乱跑,见这里有座茶楼,就赶紧跑上顶层来了。师弟们都知道他这个毛病,一迷路就往高处跑,如果发现他不见了,多半会来这里找他,所以,邓愚也不着急,仍安坐在这里喝茶。



    云天行正在与邓愚说笑,忽见楼梯口那又多出一个人,不由吓了一跳,因为其他人上楼,都会踩得楼梯咚咚响,而这个人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就好像是从窗外飞进来的一样。



    最让云天行震惊的不是这人的上楼方式,而是这个人本身!



    楼梯口正对一个圆形大窗,简易交错的花格填充在大窗中间,窗下长条高几上,整齐摆放着一排正在盛开的鲜花,微风从楼外吹来,将花香吹散在茶楼中。



    鹤道人刚踏上楼梯最后一级,便感觉到了迎面而来的微风和令人陶醉的花香。



    他在楼梯口站了一会,微微眯起眼睛,也不知是在享受轻柔的风,还是在嗅这花香。



    云天行突然看到鹤道人在这里出现,猛地一怔,手中茶杯没拿住,“当”的一声,跌回到桌上,好在离桌面较近,只溅出些许茶水,并未将茶杯摔破。



    鹤道人也被这声异响给惊醒了,转身望来,正好迎上云天行投过来的目光,他那张苍老面颊上的肌肉忽然动了动。云天行离得远,没注意到这一细节,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大概已经猜到了。



    阿笙也被落杯声惊到了,见云天行皱起眉头,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脸色立刻变了。



    鹤道人背着双手,只迈了几步,便已来到桌前,不仅人到了,还带来了一阵风。他先看了云天行一眼,又将目光转向阿笙,道:“你们九幽谷的人也来参加群雄大会了?”



    阿笙虽然忌惮他的实力,但一想起他骂过谷主,心里就来气,没好气道:“干你什么事?”



    鹤道人微微眯眼,道:“你们谷主在哪里?”



    阿笙哼了一声,也不回答,端起茶杯,自顾自喝起茶来了。



    鹤道人微微一笑,道:“我再问你一次,你们谷主在哪里?”



    阿笙道:“你想找她?她在九幽谷,你去找她好了,就怕你没这个胆量!”



    鹤道人不怒发笑,道:“我看她是不敢来参加群雄大会吧。”



    阿笙急道:“你胡说,她怕过谁!”



    鹤道人笑道:“不怕为什么不来?”



    云天行见鹤道人处处言语相逼,心中愤愤不平,道:“鹤前辈,你是江湖前辈,如果与九幽谷主有恩怨,尽管去找她好了,何必难为一个后辈。”



    鹤道人冷眼看向云天行,道:“你又是个什么东西?”那日在落梅山庄,云天行当众对他出剑,让他好没面子,这笔账他可一直铭记在心呢。



    云天行微微一笑,道:“鹤前辈,请你说话放尊重些。”



    鹤道人仰头大笑,笑声在楼内回荡,良久才歇,道:“尊重?只有强者才配拥有尊重,你也配吗?”



    云天行道:“道门有你,可耻!”



    “轰——”



    鹤道人身上衣袍无风自动,死死瞪着云天行,道:“道门也是你这小崽子能提的?”



    邓愚见双方剑拔弩张,忙倒了一杯,送到鹤道人面前,憨笑道:“息怒,息怒,前辈,有话好好说,动气伤身呐。”



    鹤道人一上楼便将目光锁定在云天行和阿笙身上,虽说邓愚就坐在一旁,他也仅仅只是扫了一眼,甚至连他身上穿着道袍都没注意到,眼见他端上茶水来,这才看清他是个道士。



    “你也是个道士,怎么分不清是非黑白,跟这两个人坐在一起,还能学到好了?”



    邓愚点头哈腰,一副犯错认罚的姿态,虽说两人不在同山修道,但天下道门都是一家,就算被别山的长辈教训了,那也得安心受着,还不能心存怨念。



    他见鹤道人不接茶水,又往前递了递,道:“前辈喝杯茶,消消气。”



    鹤道人哼了一声,仍不接茶,道:“你跟他们认识多久了?”



    邓愚道:“刚刚认识,他们请我喝茶,都是好人,前辈不要为难他们。”



    “好人?”鹤道人用讥讽的目光盯了邓愚一眼,“请你喝茶的就是好人了?我看你也不小了,怎么跟个孩童一样,能教出你这样的徒弟,我看你师父也不怎么尽心吧?”



    邓愚不敢说师父的不是,只得道:“晚辈知错了,回山后必定潜心修道,不让师父他老人家蒙羞。还请前辈不要为难他们。”



    鹤道人听邓愚前边说得诚恳,刚想称赞一番,又听到后边这句替两人求情的话,怒从中心中来,喝道:“闪开!”



    邓愚捧着茶水,挡在面前,仍不让开,道:“前辈息怒。”



    鹤道人冷哼一声,伸出两指,在邓愚手中茶杯上猛地一戳,茶杯上登时多出两个指孔,茶水顺着两个指孔,不断往外漏出。茶杯还在邓愚手里,露出的茶水,有一半淋在他身上,但他纹丝未动,仍托着茶杯。



    当茶水漏尽,茶杯上从指孔处,蔓延开数道细纹,只听“咔”的一声低响,茶杯碎裂,摔在地上,更碎了!



    阿笙见鹤道人如此羞辱邓愚,拍桌叫道:“鹤道人,你别欺人太甚!”



    鹤道人冷笑道:“我在教训同门晚辈,跟你有什么关系?”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