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四章 剑气纵横


本站公告

    却说百里藏花正与剑八斗得正紧,忽听断肠崖那边传来了一声惨呼,两人都是一惊,忙撇下对手,向断肠崖那里赶了过去。



    到了近处一看,两人都呆住了,只见云天行一手执剑,一手扼住了凤南星的咽喉,将他双脚提离了地面,在云天行周身砂石草叶环绕,眼中则金芒外溢,就连头发都根根倒竖了起来,哪还像个人类,倒像是一尊战神!



    刚才那声惨呼便是凤南星发出的,因为他的双指已被云天行连骨带肉一并捏成了碎末。那种痛入骨髓的滋味,怕是再也没人比他更清楚了。



    此时此刻的凤南星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绝望。在这个半人不人,半鬼不鬼的“怪物”面前,他已完全丧失了命运的掌控权。是生,是死,全凭眼前这“怪物”来决定。



    “他还是人类吗?”



    凤南星此时已对云天行的属类发生了质疑,毕竟在他身上已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直到现在他还弄不明白其中缘由。



    百里藏花回到九幽谷主身旁,道:“南风,云兄弟使的是天地无极没错吧?”



    九幽谷主点了点头,道:“当初我就奇怪,他吃了一头百毒不侵的野猪就有了百毒不侵之体,原来都是天地无极内功心法的缘故。这门武学乃当世第一奇功,如今只有笑我狂一人练成了,难道云小子的天地无极是他教的?”



    百里藏花道:“上一次在万佛寺,云兄弟曾被笑我狂带走过,多半是在那个时候。不过,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以往那些练习天地无极的人都是在练功的时候发疯而死,像云兄弟这种练成后突然发疯的情况,我还从未听说过。”



    九幽谷主沉默片刻,道:“可能是因为阿笙的缘故。”



    百里藏花叹息了一声,道:“他既然已经练成了绝世神功,不用几年的时间,便可名动四方,如今却把自己送上了黄泉路,倒的确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九幽谷主又想起阿笙和素凌风,不禁开始落泪。



    百里藏花向云天行的剑上看去,忽然瞪大了眼睛,失声道:“南风,快看云兄弟的剑!”



    九幽谷主向太阿剑上看去,只见但凡经过剑身周围的草叶石子,无一不被分割成了数瓣,倒像是在剑身周围织出了一张看不见的利网,但凡物体经过,都会被这张利网割碎!



    “这……难道是剑气?”九幽谷主有些难以置信。



    百里藏花点了点头,道:“不愧是剑神之后,这般年纪竟能放出剑气,假以时日,剑神之位,非他莫属!唉,可惜了,可惜了!”



    一般来说,剑气是由剑客将自身内力逼入剑身,再在剑刃外面化成的一层层气状锋刃,可增强剑本身的杀伤力,但能在剑身外化出剑气的剑客寥寥无几,即便是有人能化出剑气,也未必肯用,毕竟这种东西太过耗费内力,而且剑气的长短收缩不定,极难把握。



    在生死对战中,一个没有完全掌握剑气的剑客,是绝对不会使用剑气的,一来白白耗费内力,减损自身实力;二来剑气控制不稳,反会给对方制造可趁之机,毕竟高手过招,哪怕只是一个微小的错误,也可能会决定一场比试的胜败,所以没人愿意用这种不稳定的东西来与人搏命。



    但如果一个剑客真正掌握了剑气,无疑会将自身实力提高到另一个层次。沧澜剑神云巅便是一个极好的例子。据说其沧澜剑气的锋利程度已远远超过了剑的本身,所以云巅虽然被称为沧澜剑神,但大多数时候,却很少拿剑,他所依仗的便是沧澜剑气!



    眼下云天行虽然也逼出了剑气,但这并不是他在有意识地控制,而是他体内无极真气早已达到了充盈状态,再无存放之地,只好向外倾泻,而太阿剑便成了极好载体,这么说来,云天行逼出的剑气倒有些阴差阳错的感觉。



    远处树上,红漪眼睁睁看着云天行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心疼不已,道:“姬无情,我最后求你一次,把我穴道解开!”



    姬无情道:“红漪,就算你现在过去,一样改变不了什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应该修炼过天地无极功,而至今为止,修练过这门内功心法的人,也只活了一个笑我狂,即便是活着,也是半疯半癫,全没了人样。如今云天行真气外泄,多半已没了意识,就算你现在过去,他也绝不会认得你,反而会将你当成攻击目标,你一定不想被他亲手杀死吧?”



    红漪流泪道:“姬无情,我恨你!”



    姬无情道:“我知道,但我还是不能放你过去。”



    红漪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姬无情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们走吧,云天行这个人,已经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他这样下去,就算没人杀他,他自己也会疯癫而死,结局已经注定了,谁也无法逆转。”



    红漪心头一颤,猛地睁开眼睛,道:“不,我不走!就算他死在这里,我也要亲眼看着。姬无情,念在你我这些年交情的份上,不要带我离开,再允许我任性这一次,好吗?”



    姬无情盯着红漪看了良久,忽然转开视线,叹息了一声,道:“事到如今,你还是放不下他,好,我就让你亲眼看着他死在你面前!”



    却说凤南星被云天行紧紧扼住了咽喉,一张俊美的脸蛋憋得又红又紫,他不知道云天行为什么还不动手杀他,但他知道,这一刻迟早会来。



    他不想死,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其他蜃楼的人喊道:“救我!”



    霍乱剑八等人相视一眼,却没人出手去救,虽说他们都是蜃楼的人,但各自有各自的算盘,并不是那种可以为了伙伴不顾惜自身性命的人,所谓的援手,都是建立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做出的举动。



    云天行体内真气外泄,就连剑气都逼了出来,任谁都看得出来,现在的他,与刚才相比,提升了可不是一点半点。刚才云天行以一敌二不漏败相,如果他们现在冲上去救人,会有怎样的结果,谁也无法预料。



    他们本可以安安静静地看着云天行自生自灭,若为了救人,反把自己陷入进去,未免不大值当,何况还有九幽谷主等人在一旁虎视眈眈。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