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心魔引


本站公告

    此时云天行已没了神智,被邢无伤照脸砸了八拳,没有感到一丝疼痛,但其面上却已渗出了血丝,眼见邢无伤的拳头又砸下来,他本能的举掌去迎。

    一拳一掌碰在一起,僵持不下,邢无伤眼见云天行满脸血污,眼中却是金芒灿烂,咬牙切齿道:“你这家伙,这样了还不死吗?”

    剑八从后面赶来,叫道:“无伤,退开!”

    邢无伤情知这样僵持下去,也不知办法,忙卸了力,向一旁跳开,剑八六剑齐出,噌噌噌向云天行飞了过去!

    云天行躺在地上,眼见六剑破空飞来,立刻横滚了出去,六把飞剑在云天行滚过的地方陆续插成了一条直线,但全都空了!

    剑八眼见六剑全空,心中骇然:“这家伙的反应速度简直快得惊人,还好已是必死之人。”口里一声大喝:“起!”六把飞剑同时破土飞起,又向云天行追了过去!

    云天行左闪右跳,不断有飞剑从他耳边呼啸而过,却是怎么也刺不中。

    这时共输敖的傀儡已从云天行背后偷来,云天行见它离得尚远,并未躲闪,谁知那傀儡的手突然离体飞出,正抓在了云天行的右腕上,跟着便听共输敖叫道:“段刀,打落他的剑!”

    段刀一个箭步冲上来,抡起大夏龙雀便向太阿剑上砸去,云天行正要躲闪,那知那傀儡的手死死抓着他不放,云天行这一挣没能挣开!

    大夏龙雀转瞬即至!

    “叮——”

    太阿脱手,直向断肠崖下飞去!

    剑八连断两剑,正想拿云天行的剑补充,谁知却被段刀给打到断肠崖下去了,叫道:“你这笨蛋,往哪边打不好,非得打到崖下去。”

    霍乱嘀咕道:“这家伙不会那边的奸细吧?”

    段刀苦笑道:“他比猴子还敏捷,好不容易逮到这一次机会,我可没得选,能将他的剑打落,已是实属不易了,等以后有时间了,再陪你寻几柄好剑就是。”

    公输敖见云天行的剑被打落,忙将傀儡的手收了回来,道:“他的利刃已经脱手,如今是鸮隼剪翅,猛虎除牙,各位,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速战速决!”天品相师

    这时,百里藏花等人已赶了过来,众人自免不了混战一番。

    蜃楼的人想将云天行打落断肠崖,百里藏花等人则想带他走,可云天行毕竟还没死,哪肯乖乖就范?谁来惹他,他便追着谁打。百里藏花想来带他走,反挨了他两拳,只得作罢。

    众人本已各自经历了一番苦战,如今都是疲倦之身,打来打去,也打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净明和尚带了十来个万佛寺僧人赶到了这里,一见到净尘,自是十分欢喜,忙抢上来帮忙。

    蜃楼的人见万佛寺来了帮手,面色十分难看,但仍不肯退走。

    净尘一见到净明,忙从混战中脱身出来,道:“师弟,你来得正是时候!”

    净明喜道:“师兄,数月不见,你到哪里去了,师兄弟们好生担心你,你无事吧?”

    净尘道:“师弟,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要你们替我做一件事。”

    净明道:“师兄有事但说无妨,何必这样客气。”

    净尘道:“麻烦师弟你带领大家结出伏魔阵,帮我困住云天行,只需半柱香的时间即可。”

    净明曾在万佛寺见过云天行,只在混战人群里看了一眼,便认出了他,道:“师兄,云小施主怎么在这里?咦……金色的眸子,难道云小施主已练成了天地无极?这怎么可能?”

    净尘道:“这没什么不可能,笑我狂修炼天地无极已有多年,也许真的领悟到了一些东西,如果由他亲自传授,或许可以打破那个魔咒。”

    净明道:“师兄,我看云小施主的样子似乎不太对劲啊,怎么连钟谷主他们都要打?难道也是因为修炼天地无极发了疯?”

    净尘摇了摇头,道:“他不是疯,他是入了魔。刚才他眼见自己喜欢的人死去,应该承受了极大的痛苦,所以才会失足误入魔障,不然绝不会显露出如此强烈的杀意!”

    寻道问仙途

    “什么?入了魔?”净明焦急道,“那该如何是好?”

    净尘道:“师弟,难道你忘了,我们万佛寺中有一门叫心魔引的武学吗?”

    “心魔引?!”净明吃惊地看着净尘,“师兄,那可是我们万佛寺的禁忌啊,难道……难道你偷学了本门禁术心魔引?”

    净尘叹了口气,道:“那已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我本想偷学心魔引来救一个人,可终究还是迟了一步。净明师弟,偷学心魔引一事,我自会去戒律院请罚,不过眼下,还请你帮我这一次。”

    净明道:“师兄,偷学本门禁术的罪名可不轻啊,就算师叔祖看重你,搞不好也会……会……”

    净尘道:“我知道,会废去全身武功,逐出寺门。”

    净明叹息一声,道:“师兄啊,你既然知道,还去做这种事,若叫师叔祖他老人家知道,岂不伤心?”

    净尘又是一声叹息,道:“师弟,这件事我不后悔,也甘愿认罚,不过,这要在我们回寺之后。眼下形势危急,还希望师弟你看在往日情分上,能帮我这一次。”

    净明道:“师兄,虽然你偷学来本门禁忌,但却从未做过任何有损于本门声誉的事,我相信你是为了救人,所以我自会助你一臂之力。不过,师兄,云小施主入魔已深,心魔引对他有用吗?”

    净尘道:“心魔引可引人入魔,亦可引人出魔,但到底能不能成,还得看他自己愿不愿意从魔障中出来,就算希望不大,我也一定要试一试。”

    净明点了点头,忙招呼众僧向云天行围拢了过去。

    蜃楼的人本来还在担忧这帮和尚会联合九幽谷主等人来对付自己,哪知他们一个个向云天行围了过去,还动上手,看得他们一头雾水,还当他们在耍什么诡计。

    九幽谷主等人也觉得奇怪,却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看着他们围攻云天行。

    这帮和尚人数虽多,但个人武艺相对而言要差了不少,尤其对手是入了魔的云天行,他们哪里抵挡得住?只一会功夫,云天行就打倒了三个和尚,一个一个蜷缩在地上捧腹哀嚎,显是受伤不轻。

    2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