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记住刚才的感觉


本站公告

    荔荔在木本场选择的副职业是建筑师,但点亮的并非建筑师的保留曲目——人称推塔小能手的“爆破”,而是另一个技能。

    修缮。

    没事给自家的塔修补一下,虽然补的不多,但格外可气。

    看到自己好不容易打掉的塔,在荔荔在木使用“修缮”后,血槽又重新恢复了些许,不但没降,反而还冒了点儿,柳笛第一次有了冲到“李荔”面前挠花他的脸的冲动。

    “我去,大神还修塔!”

    亮子咋舌,不禁连连感概道,“在如何折磨对手,摧残对手的意志这方面,姜还是老的辣啊,我都不敢想,柳笛选手现在是个什么心理状态。要是我,可能一个月都不想再碰这个游戏了。”

    场上的局面似乎胶着住了,趁此机会,灵儿用富有深意的眼神看着亮子,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觉得,李荔大神本场的表现如何啊?”

    亮子想都没想,不住口地夸赞道:“打得太轻松!充分利用了柳笛和罗燃对战之后产生的弱点,把弱点硬生生的变成了弹痕的系统性危机,大神打得太好了!当然了,青锋整体打得都非常好,非常好。”

    说到最后,亮子斩钉截铁地说,“这个地图,就是别的甲级强队过来,恐怕也不会有太好的结果了。”

    灵儿看向亮子,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其实在她看来,这场比赛大神也没有多么出彩的操作,或多么让人瞠目结舌的布置,甚至如果没有罗燃先前神来一笔的铺垫,李荔此刻也不会如此轻松。

    在亮子成段的彩虹屁里,说荔荔在木,说得最到点子上的就是“轻松”。

    那是一种张弛有度,进退有据的轻松。

    所以她非但没有纠正亮子,反而笑吟吟地看着他大肆去拍青锋的马屁。因为在她看来,有的人就是“贱皮子”,不好好抽打抽打,可能都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

    在连续被打脸之后,亮子终于开始正视青锋的实力了——过去的言论就当翻篇儿了,咱们看以后的。

    “不知道李荔大神故意拖慢节奏,究竟是怎么打算的。”亮子终于结束了他的赞颂,问出了全场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软刀子捅人更疼啊,”灵儿笑着说道,“大神这是打定注意要在柳笛身上升满级了,俩人现在经验和经济上都差得越来越多。我觉得弹痕的组队擂台战,基本上败局已定,可以放弃了。”

    果然如同灵儿所料,荔荔在木就是要把柳笛当作甘蔗,一定要嚼成渣儿了,再吐掉。

    一般的情况下,李栎也不会这么做,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怨,不至于做得那么绝。

    但这场比赛不同。

    杯赛取得一个好成绩,是青锋生死存亡的关键,他没有绝对的实力,怎么敢有一点点的大意。

    但他又不是真的李荔,如果没有绝对的优势,以李栎现在的实力,对战赵晓峰这样的大神,完全没有把握。

    为了更保险一些,他一定要这么做。

    更何况,后面还有团战,看名单,这姑娘还会再出场。如果能彻底击溃她,对团战绝对有利无害。

    又熬了一段时间,直到荔荔在木升到19级,差1级满级后,李栎才最终放柳笛下场去了。

    其实完全可以再熬一阵,直到满级的,但现场观众的怒骂声越来越强,形成了一股直透比赛区的音浪。

    听着‘柳笛SB’和‘柳笛滚蛋’的骂声交相出场,李栎也有点于心不忍,唯恐观众们嗓子喊哑了,便网开一面了。

    柳笛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出比赛区,走回弹痕的休息区。

    上台的时候有多踌躇满志,下台的时候就有多行尸走肉。

    上去的时候,落后0.3个塔,1级的等级,而下来的时候,青锋第二座防御塔的血量还剩80%,最重要的经验上荔荔在木19级,领先了6级,经济上也配上了最好的装备,几乎是神仙难救了。

    这样的李栎,赵晓峰上去也拦不住,几乎就是象征性的稍作抵抗,就直接被推平了大本营。

    6:2。青锋的组队擂台战大获全胜。

    情况不太妙啊。

    赵晓峰盯着比分,眉头紧锁。组队擂台赛阶段,弹痕就落后4分,这是他没有想到的,输可以,却不能输的太惨,否则一样会影响士气。

    只看弹痕全队,没一人开口说话,就知道,刚刚过去的组队擂台赛给那些新人带来了多少心理负担。

    但更大的问题还在后面。

    团战的名单是提前递交的,出场名单中还有柳笛的名字。

    就柳笛现在的这个状态,彻底被李荔那厮当耗子似的给玩儿坏了,一会儿团战,也是个大麻烦。

    赵晓峰已经有些后悔让柳笛上场了,起码不应该组队擂台战和团战全上。这下好了,让人一锅端了。

    为了让柳笛端正心态,这学费有点贵啊。

    “柳笛。”赵晓峰开口叫道。

    他声音不大,但听在柳笛耳中有如雷击,原本一直抬不起头来的她,臊眉搭眼地半撩起眼皮,怯生生地看了队长一眼。

    眼看手底下的新人这副失魂丢魄的模样,赵晓峰一时间有千言万语想说,但最后都化成一句话:

    “记住刚才的感觉。”

    柳笛:“……”

    尴尬,太他妈尴尬了,听了这话,她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当即待不住了,掩面跑了。

    “欸!去哪?”袁璟在她身后大声问。

    “……卫生间,马上回来。”柳笛含糊地留下一句后,飞速跑走了。

    袁璟一回头,见那几个新人脸上神色各有不同,有的人紧张,有的人则隐隐地幸灾乐祸。

    “水平不行,她就是你们的下场,赶快!团战上场的做好准备!”他厉声说。

    喝止了心浮气躁的新人后,袁璟转向赵晓峰,用周围人都听不清的音量小声问道:“你又何必那么损她,女孩脸皮薄,你不怕她哭给你看,撂挑子啊。”

    “不至于的,”赵晓峰摆手,“好歹也是职业选手,这点职业素养还是有的,再说了,我又没说错,只有记住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才会在日常催着你一刻不敢放松的练习,”他露出深有体会的表情,“就是不想再这么丢人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