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杜草花


本站公告

    “师叔祖,你有何事吩咐?”向佐问道。

    秦川心中已有打算,说道:“我们在这里多待两天,我有一点事情要处理,同时也可以看看那傀魔之事处置的结果如何。”

    向佐点点头,说道:“好的,我们此行的时间很充裕,多待两天无妨。师叔祖若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尽管吩咐。”

    “嗯。”

    秦川看了看杨黛、柳青,又看向向佐,说道:“向佐,你这两天就辛苦一下,跟进了解一下傀魔之事。杨黛和柳青,你们俩便在酒楼这候命吧。”

    “是。”三人齐声应道。

    “你们去吧。”

    三人随即告退。

    待三人离去后,秦川便开始继续炼制神灵树护身符。

    柳城内的西门区域,建筑多比较低矮破旧,街道也比其它地方残破、狭窄一些,这里便是柳城的平民区。

    在距离西门不远的地方,有一片土墙矮房,在其中一栋矮房内,住着一对父女,如果秦川在这里,便能认出,他们正是昨日从彭城逃难来的那两人。

    男子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眼睑发青,一幅重病的样子,她女儿则低垂着头站在床边。

    “花花,我打听过了,柳城最好的酒楼,柳上风酒楼正在招小工,你快去应聘吧。沿着城门大道一直向东,就能到。”男子说道。

    “爹爹,我若是去做小工了,谁来照顾你呀?”杜草花抿了抿嘴,不情愿地说道。

    男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说道:“傻丫头,我只是染了一点风寒而已,以前也得过,休息两天就好了。你若是不去应聘,以后再想要遇到这么好的机会,就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我可是听说了,柳上风酒楼不但工钱高,而且还包吃包住,这能省下不少钱呢。

    等我病好了,我也尽量找一个包吃住的活,这样的话,我们就不用花钱租房子住了,等攒够了钱,我们也可以买一栋自己的房子”

    杜草花,双手掐着衣角,还是不愿意离开。

    男子继续劝道:“花花,快去吧,你快点上工,就能赚钱给我看病了,不然的话,我们两个都这样闲在家里,用不了多久,钱就会花光的,到时候爹爹我就只能在这里等死了。”

    杜草花双手紧紧地握了握,似乎下了决心,说道:“那我去了,等我应聘上了,就回来告诉你。”

    “好。”

    男子的神情一松,说道:“如果很忙的话,暂时就别回来了,我身上还有点钱,能维持一段时间。好了,你快去吧!”

    杜草花点点头,准备离开。

    男子又叮嘱道:“如果应聘的人多,你就将工价叫低点,只要能管吃管住就行,等以后熟悉了,再让掌柜加工钱。”

    “嗯,知道了。那,我去了?”

    “去吧。”

    男子挥了挥手,目送着杜草花的背影出门又关上门,他的手忍不住在空中抓了抓,显得很是不舍。

    大概一刻钟后,男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死死拽着被子,浑身剧烈地颤抖,像是在忍受极大的痛苦,而他眼睑处有密密麻麻细小的青纹快速向面部蔓延,看起来非常狰狞可怖!

    这个状态持续了一刻钟左右,青纹便已经遍布全身,随机渐渐隐去,除了皮肤变得有点青白之外,再也看不出有何异常。

    当然,这只是看皮肤,如果仔细看的话,却不难发现他的眼睛竟完全变成了黑色,根本没有眼白,而且嘴里还长出了两颗尖尖的獠牙。

    这个样子,正是曾经在华夏国出现过的丧尸的样子。

    男子起身下床,直接走了出去,连房门都没有关上,就走到了隔壁一栋矮房前,“咚咚”敲响了这家的房门。

    “谁呀?”房内一个女子的声音传出。

    紧接着,“嘎吱”一声,房门从里面打开了。

    杜草花沿着城门大道,一直向东,走了有三四个小时,终于见到了柳上风酒楼的招牌。

    那红底金字的招牌,竖着挂在酒楼的墙壁上,即使隔着一里多地,也显得很是醒目。

    只不过,令杜草花感到奇怪的是,那柳上风酒楼附近的树木竟都是一片焦黑色,显然是着了大火的样子。

    “柳上风酒楼不会是失火了吧?”

    杜草花一边前行,一边忐忑地想着,几分钟后便到了酒楼下,见到酒楼里有不少人在用餐,这才放了心,然后小心翼翼地探头往酒楼里边张望,却不敢随意进去。

    这时,酒楼掌柜见到了杜草花,便向一旁的店伙计招了招手,吩咐道:“去看看那女娃是怎么回事,若是来要饭的,赶紧给打发走,别影响咱们做生意。”

    “好的,掌柜。”

    店伙计答应一声,快步向杜草花走去。

    杜草花见伙计过来,连忙退到大门一旁等着。

    店伙计出了大门,便见到了不足他下巴高的瘦小女孩杜草花,他以审视的目光将杜草花打量了一番,喝斥道:“要饭到别处去,别影响我们做生意!”

    杜草花吓得连退了两步,解释道:“这位大哥,我不是来要饭的,我是来应聘小工的。”

    “应聘小工?”

    店伙计再次将杜草花上下打量了一番,发现她除了衣着破旧一点之外,长相倒是比较清秀可人,以后长大了估计会是个小美人,只是做小工嘛,似乎不太合适,因为这身板实在是太瘦小了。

    “你不合适。”店伙计摇摇头,便转身要进去酒楼。

    杜草花想起正在生病的父亲,想起父亲的叮嘱,连忙恳求道:“大哥,求你帮帮我,让我留下来做工吧!别看我小,我什么都会干的!”

    店伙计撇撇嘴,说道:“你看你这身板子,能做啥?我们酒楼的小工,也是要做体力活的,没有几分力气,是干不了的。”

    “大哥,我有力气!我真有力气!求你留下我吧,我可以不要工钱,只要管吃住就行!”杜草花哀求道,声音都带了哭腔了,她的确不想让父亲失望,她想帮父亲减轻一点负担。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