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三战三捷


本站公告

    不过十几个呼吸,双方就碰撞在了一起。

    王烛一马当先,作为冲锋之人,他手持一把百炼精钢大刀,横扫周身数米的空间。

    任何阻挡在前的事物,都如同枯木般被斩碎,哪怕是铜墙铁壁。

    身后是石当勇和一个武道境第六重的练髓境,还有不少练脏练骨境界的百战老兵。

    前锋如同一个锋利的尖锥,将阻拦的天狼军凿穿打散,使得敌人分散混乱,以便后方的军卒收割绞杀。

    前锋的战力,全看刀锋够不够锋利,能否凿穿敌人的阵型。

    第一个冲锋,王烛两刀阵斩两个练髓境,那是这股敌人的最强战力了。

    他如飓风一般,横扫之处只剩下断肢残片,身后的石当勇和邱思明等人,甚至于没有敌手,只能去补补刀。

    第一个冲锋后,草地上满是鲜血和尸骸,敌人只剩下数十人。

    此时,骑兵和步兵已经将敌人两面夹击。

    第二个冲锋后,敌人再无一个站立的。

    战场的血腥和无情,这一刻展示的清清楚楚。

    少数的新兵,此时弯腰呕吐,生理和心理经受着巨大的考验。

    石当勇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于是忙是呵斥。

    王烛阻拦了他,道:“从新兵到老兵,从男孩到男人,都有着一个过程,没人能一蹴而就,他们吐就随他们吐吧。”

    随后,他吩咐众人打扫战场,然后赞扬表彰众人的英勇作战,肯定他们的悍勇。

    “杀敌虽然是在消亡生命,但天狼军在大周作恶多端,我们如今是在抗争,在保家卫国。

    以杀止杀以暴制暴是被动之举,是英勇与壮烈之举,是正义之举。

    你们都是英雄,大周的百姓会感谢你们,会敬仰你们,会欢迎你们,我的壮士们!”

    王烛安抚和激励着手下的军卒,这是凝聚人心和军心之举。

    石当勇敬畏地看着王烛,这人确实有着神秘而强大的实力和精神气质。

    这一战,他们阵斩三百,击杀三四百的巨狼,收缴了不少的战马,也足以一人一马了。

    这是个很不错的消息。

    王烛看了一眼信息面板,这一战他增长了一万属性点,这些属性点是数十条敌人的性命凝聚的。

    取出落落赠与的丹药,他再次化出丹水,让手下的军卒服用。

    一战下来,他还真没损失几个军卒,最多有二三十个倒霉的被箭矢射中,或者被巨狼纠缠咬伤。

    留下二三十人回去休整,他带着剩余的人继续出发。

    指着东北方向道:“前方六里有一股敌人,大约两百人,我们可以伏击他们!”

    这一次他的话,没人质疑了。

    刻钟之后,又一场冲锋开始了。

    人数优势之下,更有王烛这样的战力压镇,伏击两百人,当真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屠戮。

    两百巡逻的天狼军,就这么直接消亡。

    此时,王烛统御的六百人,都是人手一匹战马,身上背着战利品,一副大胜的姿态。

    两次绝对的胜利,他们的气势和自信已经打了出来。

    更重要的是,他们对王烛,已经有了强烈和莫名的信任。

    在他们眼里,王烛真的太神奇了,简直是算无遗漏的仙人。

    两战全胜全灭,天狼军后方的统帅,自然很快就发现了异常,旋即迅速调动兵马,将游离的力量凝合起来,以免被各个击破。

    “敌人是谁?有多少人手?是谁在统帅?”天狼国后大营中,一位王爷大声喝问道。

    他这几天损失的人手,加起来都超过两千了,而斩获的拒狼军还不到这些。

    在人手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战损比太大,这本身就是一种失败和耻辱。

    这时候,他恨不得将偷袭零散天狼军的敌人,全部剥皮抽筋了!

    再这么损失下去,就算攻破拒狼城,在收获和损失上,对将领而言也是一场巨大的失败。

    因为战争不仅是战场胜负之仗,更是一笔经济账!

    他暴怒之中的询问,却没有任何的结果,因为没有人知道。

    被袭击的天狼军,都没有活口回来报信。

    就在他恼恨之时,又有一军报传来:一支四百人的巡逻队,全军覆没了!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都是鸦雀无声。

    这一个晚上,他们已经损失上千人了,加上前几天零零散散的上千人,他们莫名其妙没了两千军卒。

    这个巨大的损失,足以让一位将军军法处置了。

    “派陈参天、李犁天将军,各自带领一千五百精兵,去给我将敌人找出来!

    一旦遇见敌人,首先飞火传信,切不可麻痹大意!”

    统帅下令之后,后方的天狼军迅速行动起来。

    天角王爷也是心中焦躁,前方已经派遣了数千人马回防,这一次若是再没有收获,将后方的混乱镇压,那么真的会严重影响拒狼城的攻坚。

    只是他却不知道,王烛通过望气神通,已经将天狼军后方军队的调动都看在眼里。

    可以说,那怕距离数十里远,有多少天狼军在什么地方,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王烛伸了个懒腰,现在想要袭击落单的小股敌军,已经十分艰难了,但诱敌深入,将敌人拉入包围圈,却更加的容易了。

    只要先暴露再逃跑就成。

    他挥了挥手,对石当勇说道:“派人告诉黄将军,鱼儿即将上钩,请他到黑鳞沟埋伏好,一个时辰之内,就可以收网了。”

    石当勇仍旧是摸不着头脑,自己半天没看见敌人了,现在却说能够收网了。

    这简直和开玩笑一样。

    可前三次的大胜,让他没有胆量和颜面质疑王烛。

    比起这位百夫长王都尉,他这位千夫长石校尉实在是没什么存在感,对比起来如同蛟龙对小蛇。

    “好,我现在就派人去,那接下来的行动安排呢?”石当勇问道。

    王烛成竹在胸:“听我指挥就是。”

    当信使回到黄将军身边时,已经是刻钟之后的事情了。

    当黄将军听闻了王烛三战的事迹,都怀疑自己的部下在哄骗自己。

    先是未卜先知的知道敌人数量的所在,再三战全胜全灭敌人,更且一路上都没遇到其他的敌军,没有所谓的包围危险。

    这三战的胜利,听起来虽然很让人爽利,可怎么让人感觉那么的诡异呢?

    不过王烛的捷报,确实证明了他的实力,这让黄雪希实在是满意。

    这样的能手若是收入麾下,对自己的帮助实在是大。

    那么,自己该如何收服王烛,让他心甘情愿地投入他的山头呢?

    这真让他伤脑筋。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