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来将何人


本站公告

    黄雪希知道,越是有能力有潜力的精英,就越难收服,除非自己给对方有巨大的恩德或者利益。

    那么,自己可以用什么利益诱惑他呢?

    功法?丹药?兵马?权力?美女?

    这些好像自己都不缺,就是不知道能否买到王烛这匹千里马的马骨。

    数十里外,王烛望着各方人马的气血之虹,策马向一方敌人奔去。

    先袭杀一个小队,引诱敌人的大队人马,再以地势和速度分割敌人,与黄将军埋伏的人手前后夹击,消灭一大股敌军!

    这就是他们的计划,虽然简单,可操作难度极大风险极高。

    但王烛有着近乎狂傲的自信,因为他有着这个实力。

    王烛心中暗道:“我已经积攒了三万属性点和两千的兑换点,若是再收集些功法,就能开启系统的兑换商城。

    其中,定有我父留下来的诸多神法天功,这是我的底气。

    更况开启兑换商城,我父还留了些大好的福利作为开启的奖励。

    如今只要积攒一部分兑换点,就是我的腾飞之机,至于属性点,再有几战也能增加到十万之数,这倒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只是现在回不了拒狼城,怎么收集功法积攒兑换点呢?”

    对于自己的啃老,王烛很是心安理得,因为这都是父亲的关怀和爱,他境况因为系统越好父亲越高兴。

    他想到了黄雪希,自己这几仗下来,实际上顺带帮对方积攒了部分军功,若是埋伏之谋略成功,那黄雪希当真就欠了他的大人情。

    问他黄雪希要点武道境中上品功法,给自己的下属发些福利,巩固下属的忠诚度,这要求不过分吧?

    王烛心中早就有了这些想法,所以才有了这几战,一是证明自己的能力和价值,二是进行一场双赢的合作。

    这些弯弯绕绕,不在他位置上的人,大概是想不到的。

    此行正所谓公私并济,他丝毫不为自己的私心羞愧,他所得的一切付出了太多,这些都是他应得的东西。

    邱思明与石当勇在他左右,策马奔腾向着前方一个火光点而去,那里有着扎营的六七百天狼军。

    王烛望着身后的兵马,心想若是有着几万人统御,每天光是通过训话来薅羊毛,也能获得上万属性点。

    这么过上一年半载,自己轻易就能到地仙层次吧?

    可惜了,他手上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人马,就是当了将军,能有几千兵马就不错了。

    十几个呼吸后,王烛带领六百兵马杀进了天狼军的这个营地。

    六百三战三捷的军卒,经验和锐气、自信,都足以让他们成为嗜血勇猛的群狼。

    常胜之师的可怕就在这里,自信能够将他们的战力全部发挥出来,直到打了败仗为止。

    扎营后的天狼军零零散散,兵器和盔甲都来不及穿戴拿取,就看见了奔杀而来的大周军队。

    一时之间,炸营的混乱和逃生本能,让这群天狼军成了毫无战斗意志的散沙。

    他们是万万没想到,敌人竟然来的这么快,外围的斥候刚发出信号十几个呼吸就出现了。

    似乎对方,已经知道他们的全部信息,直截了当就发起了进攻!

    哪怕这个营地,距离由一位将军带领的一千五百精锐之师只有数里之远。

    六百完整的精锐,对上炸营逃窜的散沙。

    战局毫无疑问,是一场猎人与猎物的追杀。

    不到五分钟,一切尘埃落定。

    王烛甩干净大刀上的红腥血液,对自己的果断、大胆而满意。

    攻第不备,杀对方一个出乎意料措手不及,自然就能大获全胜。

    一战下来,他们击杀了九成五的敌人,甚至追到了另一个大营的附近。

    双方的距离,只有数百米之远,一个冲锋就能到达的距离。

    这是一种挑衅和侮辱。

    王烛似乎在说:你们天狼军不是在找我,想围剿我吗?看,我又阵斩你们六百人了,还是在你们大军旁边,追到了你们营地,当着你们的面斩杀天狼军!

    这种狂傲的侮辱,恐怕没有人能够压住火气。

    一声暴喝,从不远处的天狼大军营地传来。

    之前的杀伐声,已经让对方有所准备,一千五百人中已经有小半迅速装备完好、组合成军。

    “来将何人!可敢报上名来!”

    陈参天身着白色甲胄手持丈长大戟,三寸长的胡子气到飘飞。

    他陈参天为将以来,向来是主动攻伐大周的边关城池,令敌人闻风丧胆。

    何曾有过今天的耻辱,被人当面斩杀袍泽,犹如戏猫的老鼠。

    王烛大笑,自信地环顾身后的弟兄一番,随后高声道:“爷爷战你天狼军,向来是战无不胜,而今已近染血三千,你却连爷爷的大名都不知道!这要是死后到了阎王爷哪里,阎王爷问你怎么死的的死于谁手,却一问三不知,岂不是死不瞑目?”

    他挑衅的言语让陈参天火冒三丈,见自己的兵马已经整理完毕,可以整军进发杀敌了。

    便是朗声道:“不过鼠辈,何足挂齿尔!受死吧!”

    说罢,便是一戟劈出,一道火红的的光芒刺出数丈,将王烛吓了一跳。

    可除了好看以外,半点杀伤力都没有。

    王烛无言,还以为你一戟激发气罡,能纵横百丈,和那白象将军一样有破城之威呢。

    结果就是个全军出发的号令?

    真是银枪蜡头。

    他抽出一把普通的朴刀,全身筋骨肌肉运转,奋力之中掷了出去。

    一刀如炮,横跨数百米后还有着可怕的速度,直接洞穿炸裂十几人的身躯,才力竭而停。

    “将军?我看就是个废物!”王烛大笑一声,带着人马策马离开。

    身后的陈参天火冒三丈,大吼道:“统帅有命,定要击杀这支敌军,杀敌者大赏,给我追!”

    今日不管是于公于私,他都要将那嚣张的年轻人斩于马下,全歼所属,再把那人的头颅放置在京观的最上面!

    随后,他发出了发现敌人的烟火,带领大队人马向王烛冲杀而去。

    而今的拒狼城边关,都已经是天狼军的纵横之地,根本没有大股的敌人,这恐怕就是最后的散兵游勇了吧?

    小小星火,自己定要灭之。

    星光下大地震颤,寒风中双方军卒热血沸腾,在复杂的地形中一追一逃。

    远远地身后,还有着一队天狼大军,在追逐支援而来,只是相隔距离有些远了。

    这一追,就是刻钟有余。

    直到王烛借着望气之术,看见了山谷两侧的大队人马,正是黄雪希的两千多精锐。

    策马过了山谷,等待敌军入谷以后,王烛领军在出谷口停了下来,直面陈参天的军队。

    这场狩猎游戏,已经到了收紧口袋的时候,入瓮的猎物可以开始收割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