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灵儿遇难


本站公告

    李家书房内,李言成正面色冷峻的看着缩在墙角的灵儿,在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年轻人,居然是李昊。

    当初他被柳风辰略施小惩,弄伤了他的屁股,后又被柳风辰一剑阉了下体,虽无性命之忧,可至少也得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没想到这才过了不到两天,他居然又能下地走路了。

    其实这都是李言成不惜花费大价钱,从他大师伯黑风手里购买了灵丹妙药,这才让李昊能这么快就能下床,可惜再好的灵丹也无法接上他的命根子,以后他也只能算是半个男人了。

    一听说府里的护卫抓到了凶手身边的人,李昊连忙来到了书房,想看看究竟是何人胆敢如此谋害他。

    李昊来到书房,见父亲李言成也在,上前和父亲行礼后,眼睛四处乱看,然后就看到缩在墙角的灵儿,当他看清灵儿的面容后,眼前一亮,心道好俊俏的美人,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现状,心中又升起一股怒火。

    李昊对李言成道:“父亲,能不能将这丫头给我?”

    “去吧去吧,不过你得小心别把她弄死了,留她一条命我还有用!”李言成摆了摆手,叹声道。

    李言成知道自己的儿子想干什么,他还能干什么?无非就是拿这丫头泄愤出气,索性也就由着他了。

    “多谢父亲成全!”见父亲答应,李昊连忙道。

    然后,李昊脸上露出一股残忍的笑容,慢慢的走到灵儿的身边,伸出两只手抓向灵儿,灵儿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白兔,有心想躲开这两只邪恶的双手,可又能躲到哪里去?

    被李昊连拖带拽的拉到了另一个房间,这期间灵儿一直都在拼命的挣扎,一张小脸也是梨花带雨,可是李昊对此毫无所动,反而更加激起他的兽性。

    进了房间,锁好房门,将灵儿甩到了一张大床上,然后自顾自的脱起了衣服,灵儿吓得小脸煞白,蜷缩在里面的床角,双手抱膝,满脸泪水,浑身不停的颤抖。

    全身上下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的李昊,看着床上无助的灵儿,露出一丝邪恶的怪笑,直接跳上床,扑到了灵儿的身上。

    一边撕扯灵儿的衣服,一边疯狂的大笑。而灵儿则是拼命摇头,死死地护着衣服。

    “李家老贼!还我灵儿!”

    正当李昊欲对灵儿行不轨之事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道犹如惊雷般的怒喝。

    灵儿一听到这个声音,心中惊喜之余,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她身上的李昊推了下去,爬下床就要往外跑。

    却被李昊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给拽了回去,灵儿情急之下,张开小口咬在了李昊的手臂上。

    “啊~”李昊吃痛,发出一声惨叫,心中的**被一股怒火代替,举起另一只手,一掌拍在灵儿的后背上。

    灵儿如今只是一个普通人,哪里能承受的住他这一掌,被李昊一掌打中,灵儿那娇小的身体里也传出一道“咔嚓”的骨裂声,嘴里的鲜血不断往外涌出,小脸上也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

    李昊拍完这一掌,便松开了灵儿,站在原地一边揉搓被咬破的手臂一边破口大骂。

    灵儿的身体没了支撑,顿时倒在地上,靠着一丝残存的意识,吃力地往门口爬去。

    李家府邸门外,柳风辰一掌轰死两个护卫,直接闯了进去,刚刚他听到有人在惨叫,心里焦急的同时,身体朝那个发出惨叫方向爆射而去。

    房里的李昊心中余怒未消,看着快要爬到门口的灵儿,快步走到她身边,抬脚便要踹下,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一道力量震得粉碎。

    柳风辰站在门口眼睁睁的看着,李昊一脚将灵儿踢出去几米远,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柳风辰心中升起一股滔天的杀意。

    李昊连踹出去的脚都没来得及收回,便感觉脖子上一紧,身体被人提了起来,一张脸憋得通红。

    这时,房门外匆匆赶来数道身影,李言成看到李昊被擒,怒斥道:“小畜生!快放开昊儿!”

    柳风辰对门外的众人毫不理会,看着倒在地上,嘴角不停往外流血的灵儿,手上一用力,直接扭断李昊的脖子,将李昊的尸体往门外一甩,急忙扑倒在灵儿的身边。

    小心将灵儿扶了起来,两只手都贴在灵儿的身上,不停地往她体内输送灵力,感受着灵儿的生命体征在慢慢消失,柳风辰急得满头大汗,在心里朝着小莲嘶吼道。

    “还不快救她!”

    然后就感觉到小莲的力量也传进了灵儿的体内,当这股力量传到灵儿的心口时,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再进一步。

    收回自己的力量,小莲叹声道:“她的心脏被震碎,这丫头已经......走了!”

    听到小莲的话,柳风辰的脸色也变得一片煞白,手中传送的灵力再次增加,有些发白的嘴唇也在不停地哆嗦着“不会的!不会的!丫头不会死的,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感受到自己传送的灵力全被挡了回来,柳风辰一把抱住灵儿,将脸紧紧的贴在灵儿那有些发凉的额头上,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灵儿的秀发上“丫头,你不要吓我,快醒醒啊!”

    “不是说好了,要和大哥一起回家的吗?”

    坐在地上紧紧抱着灵儿,感受着正在他的怀里慢慢变冷的尸身,柳风辰伤心欲绝,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在这一刻,柳风辰的心里闪过了许多的画面。

    当初自己重伤昏迷躺在野外,一个浑身脏乱不堪的瘦小身影,吃力的将他一点一点的拖回了桥洞,每天还要去街上乞讨几个馒头,回来放在他的身边,静静的守护着他,这一守便是守了半月时间。

    半月后自己终于苏醒,抬眼就见到这个瘦小的身影跳下桥洞,将怀里的馒头全部递给他,那是一种怎样的善良,他的心里又是怎样的温暖。

    后来自己伤势未愈之下,要进山寻药,她从路边捡起一根树枝,不顾自身危险的为他带路。

    在山里自己将她一个人放置在蛇口之下,无法想象那时她的心里该有多害怕,见到自己对她见死不救,也不知她的心里会不会对他产生失望。

    听说自己要去皓月宗,她同样义无反顾的跟着自己,在宗门里,自己经常把她一个人扔在洞府,也不知那时候她有没有感到孤独。

    ......

    看着怀里这具瘦小的娇躯,刚才在狼口之下,她该有多么的无助。

    想起刚才见她趴在地上,对着自己伸手的样子,那时见到自己赶来救她,她的心里原本该有多欣喜。

    可她还是在自己的眼睁睁之下,被恶人残忍的杀害。

    解下腰封,将灵儿的尸身背在身后,如同睡着一样,灵儿的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一丝丝赤红的鲜血滴落在他的肩膀,两只小手垂落在他的胸前。

    拄着断剑站起身,柳风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轻声对着灵儿说道。

    “小弟,大哥带你回家!”

    门口李言成和李穆,同样也在不停地给李昊输送灵力,可是,柳风辰在盛怒之下出手,李昊哪还有活命的道理,无论他们怎么努力,李昊都已经死透了。

    门外匆匆跑来一道身影,是李毅,见到门口围着不少人,而他的大哥李昊正躺在中间,脖子上凹下去一圈,显然已经死了,再将目光看向房间里面,不由得发出一声低呼。

    “柳大哥?”

    看着浑身杀气惊人的柳风辰,再看到他后背上的姑娘,李毅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神情有些复杂的看着柳风辰,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便悄悄退到了一边。

    李言成见李昊已经回天乏力,豁然转头,两眼赤红的看着柳风辰,刚要开口怒骂,却被柳风辰那一身的杀气给生生吓了回去。

    李穆也瞧见了柳风辰的样子,自知不是对手的他,凄厉的大喊了一声。

    “黑风师兄!杀了这小畜生!”

    屋外顿时狂风大作,一道苍老的声音幽幽的响起“放心,害我师侄性命,他今天走不了!”

    声音落下,一个身穿黑衣的老者迈步走进房间,沉脸打量着柳风辰,感觉到柳风辰的修为后,有些意外道:“如此年纪就能达到化境后期,怪不得敢在这里撒野,不过今日有我在此,你还是去跟我那侄儿陪葬去吧!”

    柳风辰冷冷的看着他,武王强者!想不到这区区弹丸之地,居然还能找出一名武王强者,不过这并不影响柳风辰的杀意,今日这李家,他是屠定了!

    抬脚一步一步慢慢的朝黑风走去,见柳风辰如此举动,黑风眼角微动,身体瞬间冲向柳风辰,手如利爪,目标直指柳风辰的喉咙,他想率先出手,将柳风辰一击毙命。

    一只手托抚着灵儿,一只手持剑,柳风辰眼睛微眯,也不躲闪,任由黑风的手向他抓来。

    见柳风辰不闪不避,黑风的脸上也露出一抹残忍之色,就在他要撕破柳风辰的喉咙时,柳风辰的身体微微前倾,而黑风的手也一下戳进了柳风辰的肩膀,直接没过半个手掌。

    心中骇然之际,就见柳风辰露出一抹比他还要疯狂的神色,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便要抽掌退后。

    柳风辰哪能放过这个机会,他现在背着灵儿,本就行动不便,在不伤到灵儿的尸体情况下,想和黑风近身搏杀,必须以伤换伤。

    黑风还未来得及抽回手掌,眼角寒光一闪,一柄断剑从他眼前掠过,然后他就感觉戳进柳风辰肩膀的那条手臂,瞬间没了知觉,随后一股剧痛从手肘处传来,他的手臂被柳风辰齐肘斩断。

    强忍着剧痛想抽身倒退,却不料柳风辰又紧紧贴了上来,情急之下一掌拍向柳风辰的胸口。

    受了黑风这一掌,柳风辰吐出一口鲜血,扔掉手里的断剑,用这条受伤的手臂扶着灵儿,快速伸出另一只手,一记六荒翻海掌重重的拍在黑风的胸口上。

    两人各自受了对方一掌,身体同时朝后倒飞出去。

    落在地上,柳风辰又喷出一口黑色的鲜血,明显已经伤到了内腑。

    对面的黑风,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刚刚见柳风辰只有化境后期的修为,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谁知仅仅两招过后,他就被斩断一条手臂,又生生挨了一记王级武技。

    还身处半空的黑风,嘴里的鲜血就开始狂喷不止,心中的骇然简直无法形容,体内的灵力被柳风辰这一掌拍的凌乱不堪,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