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颠倒众生(七更补偿)


本站公告

    背后站着一处霸主级别的势力,所以宁无常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



    其实他若仅仅只是找那些寻常女子倒也罢了,当时的世间刚刚平定不久,没几个势力会关心世俗间的普通人死活,可这个宁无常偏偏色胆包天,竟然打起了重伤未愈的姬洛炎的注意。



    如果像那些宵小之辈,姬洛炎自然是不会搭理,可是偏偏这个宁无常居然知道她的软肋。



    姬洛炎的软肋在当初的缥缈宗内乃是人尽皆知的,那便是她的师父,也就是缥缈宗宗主。



    那一日,宁无常谎称得到了早已失踪多年的缥缈宗宗主的消息,然后单独派人前往炎灵城散播这个假消息,那时候的姬洛炎是最脆弱的时候,师父失踪,宗门覆灭,自身又身负重伤的她根本无法分辨这个消息的真假,其实在当时就算有人提醒她,恐怕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相信这个根本不存在的消息。



    后来姬洛炎派人主动联系上了宁无常,宁无常选了一处十分隐秘的地方邀请她前来详谈,思念成疾的姬洛炎一点都不曾怀疑过宁无常,拖着一身未愈的伤势孤身一人前去赴约。



    两人见面后,宁无常一直是与她谈笑风生,始终不肯透露一点关于缥缈宗宗主的消息,久而久之后,姬洛炎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便打算找个借口先离开,可惜,一切都晚了。



    好不容易到手的美人,对于宁无常来说,哪有轻易放她走的道理,瞧见姬洛炎想逃离此地,宁无常直接翻脸,起初他只是威胁姬洛炎,声称她若是想知道缥缈宗宗主的消息,就必须做他的女人,否则别想从他口中知晓这个消息,姬洛炎哪里肯答应,而她也终于发现了对方的狼子野心,对方根本就不知道师父的消息,此番故意引诱她到此全都是他的阴谋。



    阴谋被拆穿的宁无常也丝毫不在意,姬洛炎的斥骂更是令他兽心大涨,那时的姬洛炎性格还非常强势,面对这么一个既强势又漂亮的佳人,让宁无常心中的征服欲暴盛,竟是在那荒郊野外就要对姬洛炎欲行不轨,实在是荒淫到了极致。



    姬洛炎当然不会任由他得逞,拼死反抗间,宁无常也拿她没办法,可是宁无常也早有准备,他之所以选在如此隐秘的荒郊野外,自然是找了帮手过来,这些所谓的帮手全都和宁无常乃一丘之貉,而且各个修为不俗。



    本就有伤在身的姬洛炎哪里是这么一群人的对手,很快便被他们给擒住了,看着眼前一个个双眼满是淫邪的家伙,姬洛炎非常害怕,她不怕死,但她非常害怕自己的身子被这群渣滓给玷污了,可是修为被禁的她连自杀都做不到,只能犹如一个待宰的羔羊一般,绝望的等待着黑夜的降临。



    苍天有眼的是,就在一群人要对姬洛炎进行**的时候,刚好被在外执行任务的黎川给碰上了,那时的黎川虽然还没有刀君的封号,可他的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强大。



    看到眼前的一幕,无极刀破空而出,黎川当场大开杀戒,最后除了宁无常见势不妙提前溜掉捡回一条命外,他的那些狐朋狗友全都被黎川给拾掇了,而且死状极惨,各个死无全尸。



    幸得黎川刚好路过,这才制止了这场惨绝人寰的祸事,可是当黎川要为姬洛炎检查伤势时,却发现这时的姬洛炎已经被吓得神智不清了,每当黎川靠近时,她都会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兽一般,极力的反抗,连带她回炎灵城都做不到,毕竟人家刚刚遭受了一场打击,如果黎川强行带她走,只怕会令她受到更深的惊吓,那样也只会是雪上加霜。



    黎川没有别的办法,他知道缥缈宗覆灭以后,姬洛炎只剩下雪女这一个亲人了,虽然他也听说两女之间闹了矛盾,可他还是联系了青雪城,原本他见那时的姬洛炎孤苦伶仃,还打算若是雪女不肯伸出援手,他便将姬洛炎带回中州学院的,却不料这件事刚传进青雪城,雪女便火速赶了过来。



    当雪女看到姬洛炎的情形后,旁边那些本就被黎川砍成数段的渣滓们顷刻间冻成了一个个冰雕,被风一吹,纷纷化作成了一堆堆真正的渣滓。



    后面的事情黎川便不知道了,他最后只看到雪女带着受惊过度的姬洛炎返回了北境,当他回到中州学院不久后,世间突然传出霸刀门覆灭的消息,宗门上到门主,下到小仆无一幸免,据后来打算前去捡漏的人说,霸刀门整座山门没有出现一滴血,所有人都在一瞬间连同整座山门一起被冻成了冰雕,除了山门所在的大山之外,门内的任何东西,不管是人还是宝物房屋啥的,只要轻轻一碰,便会当场化作成一堆冰末,非常的恐怖,以至于到现在也很少有人敢踏足那里。



    至此世人才知,北境两宫虽然闹了矛盾,但如果有人敢去伤害姬洛炎,雪女会毫不犹豫地为她出头,对伤害姬洛炎的人进行毁灭般的打击报复,就像她们的师父一样……至于两宫到底闹了什么矛盾,又因何而闹得矛盾,这就无从得知了。



    值得一提的是,霸刀门的人并没有全部死绝,后来人们得知,身为对姬洛炎施行迫害的参与者兼主使者的宁无常居然没有死,也不知是雪女把他忘了还是故意为之,其实世人都很清楚,身为主谋的宁无常怎么可能被雪女给忘了,但是雪女为何要饶他一命,这在世间是个堪比缥缈宗宗主为何会失踪这件事程度一样的秘密……



    如今的姬洛炎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而天真的女孩了,历经千年的孤独,心志早已磨砺的无比坚强,而且她的武道根基虽然没有修复,可她现在的实力,也是世间少有人敢招惹的,至少帝级之下,单打独斗没人是她的对手,而今的她再也不需要别人的呵护了,可她心中的那份执念却依旧没有丝毫淡化,反而随着时间的过迁,变得越来越深,俨然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在收到温良那道亦真亦假的提示后,便火急火燎地来到中州学院。



    虽然先前那些学子们乃是受到了神秘力量的蛊惑才导致心志失守,但此时见到这位风华绝代的红衣佳人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心中的欲望还是蹭蹭地往上窜。



    实在是这位炎灵宫主天生就是一个绝世尤物,即使她的衣着并不算暴露,可她浑身透露的那股妖媚之意,当真是世间少有,如果不是这些学子们大多都是见过不少世面的,恐怕也不需要衍神术的干扰,只是匆匆一瞥眼前这位佳人,便足以令他们神魂颠倒。



    大厅中,所有的学子都在竭尽全力的保持安静,除了几道粗重的喘息声外,便只剩下“哒哒”不止的脚步声了。



    没有人起身向这位炎灵宫主施礼,非是学子们不懂礼数,实在是这些他们现在能保持清醒的理智便已实属不易,如果让他们在这时候开口,只怕会有不少人当场心志失守。



    姬洛炎并没有在意周围学子们的各种眼光,似乎对这一切早就习以为常,自打她出现在这里,一双妩媚的狭长双眼就一直盯着前方那两块巨大的光幕,望着光幕上那个还停留在第十层的红色光点。



    似是心有所感,两边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当即令不少学子鼻间一热,随后一股腥热缓缓从鼻间流出。



    姬洛炎并没有观看光幕太久,很快她便收回了目光,开始在一众学子之间扫视了起来,当她看到那个与其他学子一般无二,脸上露出一副痴醉表情的红袍男学子时,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脚下也改变了方向,径直向着这位红袍学子走来。



    这位幸运的红袍学子自然就是在此等待柳风辰他们的慕容墨方了,此刻他瞧见眼前这位炎灵宫主向他走来,胸口“砰砰作响”,心跳犹如擂鼓般的跳动,浑身的血液流动陡然加速,脸上竟是露出一丝羞意。



    发现自己的失态后,慕容墨方赶紧扭过头闭上眼睛,心中一阵默念“阿弥陀佛……”,尽最大的努力守住心中的最后防线,他想的是,就算不能保持一副风轻云淡的翩翩作风,至少也不能在如此佳人面前出洋相。



    可是当他感受到身边柳风辰之前做过的那个座位上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晃动后,心头当即一震,随后紧接着,他又闻到一股淡淡的兰若清香传了过来,险些没让他神志当场崩溃。



    我的老天!这谁能受得了?!



    慕容墨方知道身边此刻坐着的是谁,可他根本不敢睁眼去看,担心一眼望去,会让自己的身体出现大乱子,因此他死死地闭上眼睛,脑海中飞速的想着一些不着四六的事情。



    “你是他的朋友吗?”



    “噗”耳边突然响起的这道柔媚到骨子里的声音,瞬间让慕容墨方破功,直接令他喷出了两条鲜红的鼻血,他实在是无法承受的住这等考验,他感觉这比挑战朝圣塔还要难无数倍。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