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实战考试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高,过来还适应吧?”

    高泓正沉浸于研究虚拟手机的时候,秦松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高泓回头一看,发现是秦松、张大硕和几名男子一起过来了。

    他下意识地想要收起虚拟手机,想了想却是用意念把虚拟手机飘浮在了面前的空中,还故意放到了秦松和张大硕的眼面前晃了晃。

    果然,秦松和张大硕看不到。

    这下虚拟手机的事情,高泓也彻底放心了。

    “秦老板回来了?”高泓向秦松打了声招呼。

    “嗯,本来今天应该我亲自接待你过来的,结果被叫去局子里坐了坐。没什么大事,就是去接受了一些调查而已。”秦松不在意的表情,不过高泓感觉着他似乎是在装轻松。

    “哦。”高泓并没有多问什么……这种事情别人不主动说,也就没必要问。

    不管怎么样,他回来了都是件好事,不然张大硕这个小人总是在背后使绊子,会很麻烦。

    “和张助理处得还好吧?他没有刁难你吧?”秦松笑着瞅了瞅张大硕和高泓。

    “我怎么会刁难他呢?高指导过来之后,我们一直处得很好。”张大硕瞪了高泓一眼,似乎带着些威胁的意味。

    “那就好。”秦松又笑了笑。

    “不,我过来之后,张助理一直对我各种刁难,甚至挑拨我和几位T12梯队教练的关系,让我的工作很难开展。”高泓丝毫没有和稀泥的觉悟。

    秦松指不定什么时候又去接受调查了,留张大硕在这里处理俱乐部事务的话,高泓后面还会很麻烦。

    一般人在这时候都会顾个面子,笑一笑过去了。

    但高泓不是一般人。

    “哦?”秦松皱起眉头看向了张大硕。

    “哪有的事?我只是按俱乐部的规定办事。”张大硕辩解。

    “是吗?要不要我把我过来后你所有的表现、你做的事、你对我说的话、甚至你抽我耳光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秦老板说说?”高泓继续穷追猛打。

    “谁抽你耳光了?明明是你把我摁在地上暴揍!还踢我的菊花!”张大硕想起先前发生的一幕,委屈、气愤得全身发抖。

    “你不抽我耳光,我会把你摁在地上暴揍?踢你的菊花?”

    “我抽到你了吗?我巴掌根本没挨到你的脸好不好?”张大硕继续辩解。

    “我问你一句,你是不是有意刁难他了?”秦松打断了张大硕。

    “老大,新人加入我们,总要立个下马威不是?”张大硕抵赖不住,只得承认了。

    “高指导不是加入我们,是和我合作,是我的生意伙伴,你立什么下马威啊?而且高指导是个文化人,你怎么能用那老一套来对他呢?这不是损害我们恒天的形象吗?”秦松恨铁不成钢地训入了张大硕几句。

    如果不是张大硕以前在道上的时候替他挡过几次刀,是他最信任的人,这时候他都忍不住一耳光抽过去了。

    “我还不是担心老大被他一张嘴给骗了?”张大硕嘟囔了几句。

    “就你能!既然你和高指导不和,以后和高指导这边的工作,我安排其他人来交接吧。”秦松瞪了张大硕一眼。

    张大硕没再吱声了,一脸不服气的表情。

    “差点儿忘了正事,这几位是俱乐部的其他梯队的几位主教练,我带他们过来是和你熟悉熟悉的,以后你们之间可能会有些交道打。另外呢,还有关于你们教练的一个重要的事情。”秦松转移了话题,把身边几个人一一向高泓介绍了一番。

    有T15梯队的主教练,T18梯队的主教练、T21青年队的主教练,以及成年队的主教练。

    几位主教练以前在微信群里就听说过高泓的大名,虽然不是同一个群,但看到过群聊的图片。

    刚才高泓当面向秦松告张大硕的状这种事情,也让他们很不齿。

    而且他们这几个人和张大硕的私交还不错,所以他们在秦松介绍他们的时候,对高泓向他们伸出的手或点头致意都视而不见。

    既然如此,高泓也不再向他们伸手或点头致意了。

    场面变得无比尴尬。

    同样尴尬的还有秦松的脸色。

    这个高泓确实有才华,训练球员有自己的一套。

    但是,做人的情商……

    如果一个人在世上和另一个人搞不好关系,责任可能是双方面的。

    但如果一个人在世上和所有人都搞不好关系,象高泓这样的,就很难说是别人的原因了。

    “还有一件关于你们教练员很重要的事情要通知。”秦松快速介绍完每个人之后,又转移了话题。

    这种通知的事情,本来应该由张大硕替秦松说,但张大硕和高泓关系如此紧张,就只能别人来通知了,比如身边的几名教练。

    但这几名教练显然也不想搭理高泓的样子,所以秦松只能亲力亲为了。

    “嗯。”高泓表示洗耳恭听。

    “是这样的,市体育局一位主抓足球的领导,在省里挨了批。他认为我们苍松市的青少年培训工作不到位的原因,是教练员的水平太低。”

    “所以他脑袋一拍,下发了一份文件,要求所有二十到三十五岁之间的年轻教练员都统一参加市局安排的考试,考试通过才能继续执教,否则由俱乐部安排培训学习,达标之后才能继续从事教练工作。”秦松向高泓讲了起来。

    “哦?考试?考什么内容?”高泓皱起了眉头。

    “实战考试,把所有适龄教练员统一安排进球队里踢球,然后由评委根据表现进行视频对比打分。比如进一个球十分,助功一次五分,成功传球一次一分,成功过人一次两分,成功拦截一次两分之类的,有个细则到时候我会让张助理给你一份。”秦松详细解释了起来。

    “这不瞎整吗?教练员踢球?世界上很多名帅自己都不踢球吧?”高泓对这位领导拍脑袋的决定很是无语。

    “领导说了,国情不一样,而且,我们这里又没有名帅。当初十二分钟跑不也搞了好几年?国际上也只我们独一份。”秦松有些无奈地笑了笑。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