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您家是不是住钟山


本站公告

    “我,烛九阴。”

    “别装了,赵沐,我知道你恢复记忆了。”

    “说吧,别瞒着了,蚩尤呢,玄女呢。”

    “咱们什么时候反攻天庭?”

    赵沐看对面的眼睛瞪得溜圆,确实是对自己尊敬了,满意的点了点头。

    但是接下来的话就轮到赵沐有些懵逼了,烛九阴?

    听着咋这么耳熟呢。

    蚩尤?玄女?

    反攻天庭?

    这都啥跟啥,这么冒冒失失的问自己,自己貌似跟她很熟?

    赵沐又抽了一口雪茄,现在的信息量有点大,又西游量劫又烛九阴的。

    烛九阴不就是烛龙么,那可是一位大佬,看样子自己貌似跟她很熟。

    赵沐想了想,随后开口问道。

    “您家是不是住钟山?”

    烛九阴没好气的看着赵沐,并且翻了一个白眼,她现在拿不准赵沐到底有没有恢复记忆。

    如果对方没有恢复记忆,按道理来说应该是先去解放出若木,自己也能与若木取得联系。

    等若木恢复修为,在洪荒接应自己,从新凝聚万妖阵击溃四象大阵才会将新天道给放出来。

    之后凭借着两位大天尊的修为,就可以重新将山海界与洪荒界凝聚成玄黄大世界,彻底封闭天庭在洪荒与山海界之中留下的后手。

    这也是当年赵沐与金龙的计划,如果不是赵沐伸手在两界的连接点劫了一笔,现在的山海界怕是也没有自己容身的地方,只能去诸天流浪。

    “诶?你怎么没叼着蜡烛。”

    “你蜡烛呢。”

    旁边一阵调侃打断了烛九阴的回忆,气的烛九阴牙直痒痒,恨不得把本体召唤过来把这个混蛋挂在烛火上炙烤。

    果然还是当年那个混蛋性格,无论记忆在不在都是这个样子。

    是那位锦鲤,跑不了。

    什么都是他计划的,但是他现在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还是这么不靠谱,头疼。

    烛九阴感觉脑袋很疼,怎么当年就没看清楚赵沐的丑恶面目,还有同族的金龙,竟然帮着那尾锦鲤坑自己入局。

    当年鸿钧先女娲一步成圣,为众生确立了一条成圣的道路。

    而那尾锦鲤缺反其道而行,不斩三尸,不尊天道,强行以力证道,带着洪荒百族开启了另一条成圣之路,打乱了鸿钧的布局。

    所以阐截道三教与那尾锦鲤的关系都不是很好,特别是赵沐当年还与蚩尤敲过元始天尊的闷棍,抢过对方的宝物。

    当年那尾锦鲤撞龙门消失之后,蚩尤战死,金龙不知所踪,百族便沉寂下来,退出了修行的舞台。

    但是都以为阐截道三教即将称霸洪荒的时候,女娲加入了百族阵营,蚩尤复活挑起了阐截大战,双方的打的元气大伤。

    天道莫名其妙的选择了一个凡人合道,其实过程也没有描述的那么惊险,甚至还有一丝滑稽。

    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继承了天道,成为了洪荒的领袖。

    之后就是各方势力整合,为了维持天庭的统治,天庭开始了高压统治,老君炉里练的是诸天,蟠桃园里葬的是仙神。

    极乐西天虎视眈眈,幽冥地府高高挂起,四方天帝心怀鬼胎。

    五域天王、四洲神器不服管教,四海龙宫、灵台方寸超然与世间不参与争斗。

    在此番景象下,天庭越发的变本加厉,本是凡人,变成了高高在上的仙界,许下了飞升只说,引得无数修士向往。

    修行通过天劫,即可羽化成仙。

    而天道与天庭也不过是打成了一种共生关系,天道需要洪荒平衡,修行不亚于逆天而行。

    既然阻止不了,天道决定寻找一个合作者,而这个合作者就是天庭。

    死死的掐断了洪荒修士的晋升道路。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诌狗。

    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是真的。

    洪荒在天道眼中只要保持平衡就好了,那时已经出现了众多天尊,天道也感到了威胁。

    阐截大战后,天庭立刻整合多方势力成立封神榜,以防止百族的重新崛起,阐截道三教为了怕被别的势力捡便宜,也同意了这个结果。

    这看似是一个双赢的结局,每年分润出一些名额,既不会破坏洪荒的平衡也不会让众多势力彻底断去晋升之路。

    当年蚩尤还念叨过什么,叫什么可持续发展?

    赵沐越听越是心惊胆战,越听越感觉事情不对劲,自己当年是得有多牛逼啊,阐截大战意思是自己主持挑起来的呗。

    那怎么天庭是别人的,而不是自己的,讲道理成功的不应该是他们么。

    我是有点事没参与棋局,但是你们是猪嘛,你们就不会弄一个封神榜么,还是说当年取得点成绩就满足了。

    然而赵沐还真没猜错,真的是这样,当鸿钧突破天尊之位后,第一梯队行列就开始陆续突破,不在将目光放在洪荒之中,开始探寻广阔的诸天。

    这其中自然就包括了百族,烛龙、蚩尤、金龙等等一些百族势力的大佬也参与了这场探索,并寻找到了比洪荒比山海更好的大世界,并在此定居起来。

    “你别说话。”

    “我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

    烛九阴看着赵沐一脸凝重的样子,随后看着赵沐缓缓开口说道。

    “是不是你们饱暖思了。”

    “在成为大天尊,有了地盘之后,就想看看大天尊之后的境界是什么样的。”

    “而突破大天尊的契机就在洪荒之中。”

    烛九阴掏出了一个葫芦酒壶抿了两口酒液,擦了擦嘴角后给了赵沐胸脯一拳,兴奋的说道。

    “没错,这也被你猜中了。”

    “当年就应该听你。”

    赵沐有些懵逼,看来当年自己计划好了一切,是这群猪队友坑了自己,不然现在肯定没这么多的麻烦。

    赵沐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然后呢,你们有一天忽然发现,大天尊也并不是不死不灭。”

    “一场前所未有的量劫从诸天席卷开来。”

    “天庭便着急了,想布下四象大阵,以洪荒界与山海界为契机突破大天尊的限制。”

    “成为与原界天道同等级的存在?”

    “于是一个猴子蹦出来了,开启了西游量劫。”

    烛九阴发现赵沐真是够聪明的,现在记忆恢复不恢复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时候,她想知道,当年西游量劫为什么会失败。

    她很好奇,当年天庭占据了那么大的劣势,是怎么翻盘的。

    而翻盘后膨胀的天庭,又是怎么失败的。

    她知道一些,若木也知道一些,但他们都不知道整盘棋局是什么样子。

    而现在布局之一的正主就在自己面前,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赵沐哪知道啊,这不就是升维那一套么,他从橘座那里听过啊,生命蜕变到一定程度之后,肯定是要升维的。

    而烛九阴不信,正跟赵沐扯皮的时候,忽然看着一个猴子,驾着一艘竹筏出海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