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偷红薯


本站公告

    但现在还没有进入腊月啊!也就是说不应该这么冷,可这样的事情就是发生了。

    大宝和别的兄弟翻墙挺容易的,只有胖子是个麻烦,这家伙太胖了,没办法,大宝只能让几个兄弟在下面推他,等他翻出来,他们再翻。

    十几个人翻到墙外面,然后就往东跑,没有多大一会就跑到了路上。

    年轻大小伙子,体力比较好,本来四十来分钟的路程,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

    可是进了城以后他们傻眼了,不要说饭店,连有个亮灯的人家都没有,在市里转了半圈,大宝他们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本来就饿,又跑了这么远的路,可想而知会是什么感觉。

    胖子一屁股坐到地上说道:“不行了,我走不动了。”

    “我也走不动了。”

    接着就是第三个第四个……这叫连锁反应。

    就在这个时候,大宝说道:“对了,来市里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发现路边有红薯地?”

    听到大宝这么说,坐在地上的几个家伙立马从地上爬起来说道:“对啊!咱们可以弄点红薯回去。”

    “弄红薯回去干嘛?这么冷的天,吃生的估计会拉肚子。”

    “笨蛋,吃什么生的啊!咱们可以烧啊!或者烤也行。”

    “想多了吧!烤?你用什么烤?”

    “行了,别吵了,走,先去扒红薯,回去再说。”

    “那走吧。”

    这个时候,地里到处都是红薯,因为红薯还没有到收的时候。

    “你们记住,一块地只能扒一两稞秧子。”

    “呃!老大,怎么啦?”

    “你说怎么啦?咱们这么多人,如果紧着一块地扒,那得祸祸多大一片,农民伯伯损失多大,一块地就扒一两稞秧子,分摊到很多农民伯伯身上,就算是被农民伯伯看到了,也根本不会在意。”

    “这倒也是,行,一块地就扒一两稞秧子。”

    从市里回学校的路上路过很多地,地里有很多没有收的红薯,大家完全按照大宝说的,一块地最多扒两稞秧子。

    有的甚至一块地就扒一稞秧子,可就算是这样,大宝他们还是扒了不少,没办法啊!地太多。

    一个小时后,大宝他们回到了宿舍,大家把自己扒的红薯拿出来,竟然有一大堆,最起码得有上百斤吧。

    “我说你们这些家伙,怎么扒这么多?”

    路上黑灯瞎火的,大宝也不知道他们扒了多少,现在往一起一放,竟然会有那么多。

    “老大,这好像不多吧?”

    “还不多呢!你想弄多少?”大宝给了这名兄弟一个白眼问。

    “呃!”

    “行了,别废话了,你们出去找树枝去。”大宝说。

    “啊!老大,你不会真的要在宿舍烤红薯吧?”

    “你说呢?快点去。”

    “噢!好。”

    学校里有很多数,而且在东侧还有一个树林子,找点柴火还是很轻松的,在兄弟们去找柴火的时候,大宝也出去了。

    大宝去的不是别处,而是教导主任住的地方,因为有天他看到教导主任用一个铁皮桶提水。

    如果是别的老师家的铁皮桶,大宝绝对不会动,但是教导主任家的就不一样了。

    大宝他们三高的教导主任姓高,叫高占奎,外号老公鸭,之所以有这样的外号,是因为他任何时候说话都是沙哑的。

    哑和鸭同音,他又是个男的,所以学生们就在背地里叫他老公鸭。

    当然,之所以这么称呼他,不光是因为这个,主要是因为他太狠,就光大宝看到他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学生就不下十次。

    要知道大宝他们才来到这个学校两个多月,看不到的就不知道多少次了。

    这也是学生为什么背地里叫他老公鸭的原因,说白了就是在背地里骂他。

    老公鸭是住在学校的最北边,差不多挨着大门,和大宝他们住的宿舍离的很远。

    这个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今天又特别的冷,大宝来到这里,还没有等他去找,就看到那个大铁通就在门口放着。

    大宝过去看了一眼,桶是空的,直接就给提走了,回到宿舍,已经有兄弟拾柴火回来了。

    大宝把桶往地上一放说道:“烧火吧。”

    “啊!老大,你这从什么地方弄的?”

    “这个你就别管了,快点烧火。”

    “噢!好。”

    有兄弟找了一些废纸,给点着,然后放上去一些比较细的干树枝,火很快就着了起来,然后开始放一些大的树枝在里面。

    火刚烧起来,顿时屋子里就暖和了很多,没有几分钟,整个宿舍里就热气腾腾。

    有的兄弟把外套都给脱了,很快就烧了半桶红通通的木灰,大宝连忙喊道:“停,先别放柴火了,先这样烧一会。”

    几分钟后,桶里已经没有火苗,就剩下红通通的木灰了大宝连忙挑了十几个个头比较大的红薯扔进去。

    本来只有半桶的红木炭,把红薯扔进去以后,差不多都快满了。

    大宝用一根树枝扒拉了几下,让木灰都盖着红薯,然后又让兄弟们往上加柴火。

    十几分钟后,烤红薯的香味就飘了出来,闻到这个香味的兄弟们口水都流了出来。

    又猴急的就要去扒了,但是大宝知道,现在还不行,现在最多也就是半熟,他烤过红薯他当然知道。

    其实这些兄弟都烤过红薯,他们之所以着急,实在是饿坏了,从来没有今天这样感觉到红薯那么香。

    上面的火没有断,下面当然也是热的,因为这个铁桶从外面看都是红的,怎么可能不热。

    这一会,谁也没有说冷了,就连大宝都把外套给脱了,又是十几分钟过去,大宝拍了拍手说道:“行了,把红薯给弄出来。”

    一共是十八个红薯,刚好一人一个,把这些红薯拿出来以后,大宝并没有着急吃,而是又放进去十八个,然后把木灰给盖上,又放了一些柴火才去吃。

    而这个时候,所有兄弟都已经开吃了,一个个汤的直吃气,这些兄弟太猴急了。

    这可是刚烤好的,可想而知有多热,但是再热,也挡不住这些已经饿坏的家伙。

    大宝把自己那个拿起来,烫的连忙换了一个手,然后就这样在两个手里来回换。

    当然,顺便也吃几口气,希望能凉的快一点,不过好像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大宝眼珠子转了一圈,然后站了起来,直接从宿舍里出去了,把红薯放到了外面的窗台上,连忙又跑进了宿舍里。

    外面太冷了,特别是从热气腾腾的屋里出去,这样很容易感冒,所有大宝把红薯放到窗台上就跑了回来。

    “老大,你干嘛?”

    “没干嘛啊!红薯太热,我给放到外面晾一下。”

    “呃!”

    三分钟不到,大宝披上外罩,然后又出去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分钟,但是大宝的红薯已经没有那么热了。

    然后把外罩取下来放到床上,开始吃了起来,虽然里面还是很热,但最起码不那么烫了。

    大宝是最后一个吃的,但他是第一个吃完的,这就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别看这些兄弟先吃,但是他们的嘴已经被烫着了。

    虽然后来已经没有那么热,但也特别敏感,这就像是手烫伤了,如果用冰敷,不会感觉到疼,还感觉到很舒服。

    但如果你用热敷,哪怕只是温水,也会感觉到火辣辣的疼,这些兄弟现在就是这种情况,吃的太着急,把嘴给烫着了。

    当然,也都没有什么大问题,因为人的嘴比身体更适应高温,这么说吧,六十多度的水,你喝一口,最多会感觉到一点烫,但是这水如果是倒在你手上,或者说是皮肤上,你可能就会被烫伤。

    等兄弟们吃完以后,第二波也熟了,然后又接着吃,这次大宝没有再放红薯进去。

    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明天还要上课呢。

    等兄弟们把红薯吃完,除了他们宿舍的,大宝让他们都回去了,而大宝又扔了一些树枝到桶里。

    这一觉睡的很踏实,也很舒服,第二天早上起床,铁桶已经变的冰凉,大宝连忙让兄弟们把红薯藏起来。

    当然,还有铁通和柴火,把这些藏好以后,他们才去洗漱,然后去吃早饭。

    有了这些红薯,这个星期大宝他们算是夜里没有被饿醒,这个星期也过去了。

    在家里玩了两天,又要上学了,大宝在市里和兄弟们汇合,然后去超市买了好多东西。

    都是一些带包装的熟食,这样就不用担心没有东西吃了,在路过他们扒红薯的地方,大宝把自行车停了下来。

    “老大,怎么啦?”

    “走,去买点红薯。”

    大宝之所以停下来,是看到农民伯伯正在收红薯,所有他准备过去买一些,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偷过这里的红薯。

    “啊!老大,咱们买了那么多熟食,不需要再吃红薯了。”胖子说。

    大宝瞪了他一眼,然后把自行车扎好就走进了地里。

    对一名正在用钉耙刨红薯的中年妇女说道:“阿姨,您这红薯能卖给我一点吗?”

    。。。。。。

    ps:求月票,谢谢!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