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三年、进入二十一世纪


本站公告

    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中年妇女停了下来,转过身看了大宝一眼,看到大宝是一名学生,就问道:“你说什么?”

    “阿姨,能不能把您这里的红薯卖给我一点。”

    “要红薯啊!随便拿吧!又不值钱,买什么啊!”中年妇女笑了笑说。

    “呃!不过大宝还真随便拿了几个,只是拿完放下两块钱就跑了。”

    “喂!小伙子,把钱拿走。”中年妇女把钱拿起来就去追大宝,可是大宝已经骑上自行车走了。

    看到大宝这么做,兄弟们还能不明白怎么回事,连忙是有样学样,因为那天夜里比较黑,根本分不清都在什么地方扒的红薯。

    兄弟们都是不差钱的人,也就不管那么多了,基本上是挨个的买,也不多要,就随便拿两三个,然后放下两块钱。

    钱虽然不多,但最起码可以弥补之前的损失。

    其实在农村,地里的东西不值钱,就几个红薯而已,你就算是拿,也不会有人给你要钱。

    这玩意就相当于你去谁家西瓜刀摘个西瓜吃一样,人家同样不会给你要钱,当然,你要在人家在的时候去。

    不能没有人的时候去扒,去摘,那属于不问自取,属于偷。

    。。。。。。

    时间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七日,三年的高中生涯结束了,大宝终于离开了蔡州市,要回帝都了。

    从来到蔡州市到现在,大宝已经离开帝都六年,这六年,大宝没有回过一次帝都。

    这三年来,大宝和兄弟们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可以说是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

    打过架,坑过教导主任,不过结局是好的,兄弟们全部都考上了全国重点大学。

    可惜这些兄弟们没有一个和大宝一样考去帝都,十七个兄弟,七个去了复旦,六个去了南开,这个时候的南开还是很厉害的。

    至于剩下的四个兄弟,全部去了武大,只有大宝一个人去帝都。

    大宝知道,这些兄弟之所以没有去帝都,肯定和自己老爸有关系,估计是老爸找过他们。

    要不然以他们的分数,绝对都是清北的料,他自己教出来的,他还能不知道,要知道他可是按照班底来打造的。

    可是兄弟们没有一个跟着他去帝都,全部都离他很远,这倒不是说他们去的大学不好。

    要知道他们去的大学,那也是全国数得上的大学,就算是这个时候最差的武大,那也是排名前十的学校。

    不过这样也好啊!等他们毕业以后,就可以过来找自己了,到那个时候,大家又可以在一起做事了。

    虽然如此,他还是有点失落的,大家在一起玩了六年,这六年来,大家干什么都在一起,忽然间分开,还真是不好受。

    大宝猜的没错,他老爸确实找过胖子他们,不但找了他们,还找了胖子他们的家人。

    他们去这些学校,也是叶麟安排的,并且他们去学什么都是叶麟之前安排好的。

    叶麟当然不是害他们,反而是在帮他们,并不是说去最好的学校,就一定适合自己,每个大学都有自己的专业。

    在某一个领域要比那些更有名气的大学还好。

    叶麟当然知道胖子他们是儿子给自己打造的班底,既然是这样,叶麟当然会把他们给安排好。

    他们上大学,甚至上研究生或者博士生的费用全部由叶麟来出,唯一的要求就是去各个大学学他们的特色领域。

    为了给儿子打造班底,叶麟也是有点不择手段了,不过不管是胖子他们,还是他们的家人,都很同意叶麟的意见,要不然叶麟也没有办法。

    这不,大宝就有点可怜了,一个人去帝都不说,走之前还被老爸给搜刮了个干干净净。

    学费已经有人给交了,除了车票钱,大宝身上只有六百块钱,而这六百块钱是他第一个月的生活费。

    在大宝被老爸给扔到桥外面的时候,还扔给他一个编织袋,编织袋里装的是一床被子,还有床单被罩。

    看到这一切,大宝差点没有哭出来,知道的他是去上大学,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去工地当建筑工人。

    不过他还确实是去当建筑工人的,因为他学的就是建筑,清大建筑系,而且是五年的那种。

    大宝真是欲哭无泪啊!这些年他都不知道被老爸给搜刮几次了,这次更彻底。

    “唉!”大宝叹了一口气,把编织袋抗在基本上,然后离开了这里。

    从岛上到市里很近,也就二十来分钟就到了汽车站,他要从这里坐汽车去驻市,然后从驻市坐火车去帝都。

    离开六年了,大宝对帝都的印象还停留在六年前,但是他知道,这六年帝都的变化一定很大。

    大宝扛着编织袋,穿着他老爹从蔡州市农贸市场花五十块钱给他买的一身衣服。

    俨然一副打工仔的模样上了去驻市的大巴车。

    “买票了。”

    大宝刚坐下,一名售票员就走了过来。

    “多少钱?”

    “去哪?”

    “火车站。”

    “七块钱。”

    大宝从兜摸出一张十块的递了过去,售票员找了他三块。

    拿到这三块钱的时候,大宝愣了一下,不对啊!老爸好像忘了给自己坐大巴的钱。

    看来这七块钱要从自己生活费中扣除了,这让大宝欲哭无泪。

    两个小时后,大巴来到了驻市火车站,大宝连忙提着编织袋去买票。

    没办法,多在驻市停留一天,就要多花一天的钱,而这个钱,只能从他生活费里出。

    运气还不错,还买到了一张票,可惜是一张站票,连个座位都没有。

    火车票是五十三,大宝又亏了三块。

    一直到晚上九点三十五,火车才进站,晚点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火车上的人很多,多到连个站的位置都没有,没办法,这个年代就这样。

    大宝当然不会去和人家挤,直接在车厢的一头找了一个地方,把编织袋往地上一放,直接坐了上去,然后靠在车厢上睡觉。

    火车上很热,这可不是什么空调车,甚至连个风扇都没有,整个车厢给闷罐似的。

    大宝坐在那不动,身上都快汗透了,还好火车启动以后,从车厢连接的位置吹进来一些风,感觉到舒服了很多。

    二十二个小时后,火车终于到了帝都,而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快八点了。

    来到火车站外面,大宝就开始找学校的班车,可是找了一圈没有找到。

    不用说,班车已经离开了,也是,班车能等到六点多就不错,现在都几点了。

    “麻蛋,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如果不是火车晚点,他还能赶上班车,现在只能自己坐公交车过去了。

    帝都这几年的变化虽然很大,但别忘了他可是老帝都人,变化大,但位置不会变。

    等他坐公交车来到清大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这个时候,报名早就结束了,他只能明天再过来。

    因为没有报名,就不能进宿舍,再说了,不报名你怎么知道自己宿舍在什么地方。

    大宝摇了摇头,提着编织袋就离开了学校,本来他是想回家看看的,但是他知道,回去也没用,那些安保人员根本不可能让他进。

    所以想了想,大宝准备去找二姐,哪怕给他找个地方休息一晚也行啊!不能让他在大街上睡一晚吧。

    清大本来离中关村就近,而擎天大厦就在中关村北大街,也就是离清北都不远。

    大宝过来的时候,这里还没有关门,这人大宝松了一口气,提着编织袋就要进去。

    “站着,干什么的?”保安过来拦着了他。

    “我找人。”

    “你找谁?”

    “我找我二姐。”

    “你二姐是谁?”

    “我二姐是叶梓晴。”

    “噗!”保安噗呲就笑了出来,然后用手指着大宝说道:“我姐还是撒切尔夫人呢!你自己说的你相信吗?”

    听到这名保安这么说,大宝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摇了摇头说道:“不信。”

    没错,如果是他,他也不会相信,一个是亿万富翁,一个是穷乞丐,怎么可能是姐弟。

    “不好意思,打扰了。”大宝提着编织袋就往外走。

    因为他知道,保安绝对不会让他进去,与其在大门口和保安理论,还不如他在外面等。

    都这个点了,估计也该关门了,那么如果二姐在的话,他们他就能等到。

    就在大宝刚把编织袋放下,准备坐下来的时候,一名年轻女子走了过来,看了大宝一眼问道:“你是大宝吧?”

    “呃!”大宝愣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年轻女子,他并不认识,就问道:“你是谁?”

    “我叫彭丽,你姐不在这里,你姐留下来一封信,说是你过来找她的时候,把这个交给你。”

    “噢!谢谢。”

    擎天大厦,从来不会出现歧视人的事情,虽然保安没有让大宝进去,但还是打了一个电话到顶层。

    叶梓晴确实不在这里,他也确实留下来一封信,当听到保安说有一名年轻人来找他二姐叶梓晴,就想到了叶梓晴交代给她的事情。

    。。。。。。

    ps:求月票,谢谢!u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