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他乡遇故


本站公告

    此刻,在旁人观察中视为高人的计缘和居元子等人,心态现在也是十分复杂微妙的。

    计缘是觉得终于快到了仙游大会的日子了,在玄心府的飞舟上还好,下了船,一种期待感和兴奋感就逐渐强烈了起来。

    好歹是个有名头的修仙界大会,能不能遇上几个真正的真仙高人,会不会碰上《云中游梦》的作者,能见到多少神妙异术?缘分希望会遇到自己期望的一切。

    而对于玉怀山众人来说,心情同样复杂,他们已经几次没来参加这仙游大会了,以前山门中的修士还在论道环节惹出过事端。

    玉怀山中的阳明、裘风等真人,在居元子面前就是些小辈,从来没参加过仙游大会,那些弟子辈的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多的是兴奋感也有因为往事和陌生大会而升起的忐忑。

    至于居元子,他活了这么多年,修为更是在玉怀山堪称顶峰,心境早已不同,过往的事端和仙游大会的未知,在他面前都不算事,内心毫无波澜,计缘是表面淡定,他是真的淡定。

    “计先生,我们先去拜会九峰山,他们会为我们安排好住所,当然若是不满意,我们也可以到外头自己找住处。”

    对于居元子的建议,计缘自无不可,点头算是答应了。

    几人目光流连在阮山渡的市场上,一路走向渡口上一处极为显眼的建筑,顶上有红幡悬浮,幡面上写着法光耀眼的几个大字——登仙阁。

    周围旁观的人间道计缘一行走向那栋建筑,并且在门口有九峰山修士出门迎接,就知道这是真正的仙道正宗来的人了,是有仙游大会请帖的那种。

    片刻之后,一名身穿蓝袍的九峰山修士带着计缘和玉怀山一行人离开登仙阁,挥袖间洒出一片巨大的柳叶,在眼前变化为好似一艘小舟般大小。

    “诸位道友,请上青叶舟,我九峰山道场既在这阮山之中,也不在这阮山之中,几位或许并不熟路,由我送诸位道友去山中休息。”

    “嗯,有劳!”

    居元子客气一句,当先踏上绿叶,计缘和其他人紧随其后。

    这边九峰山的人将计缘也当成了玉怀山的修士,计缘也并不解释什么,省得还单独向他要请帖,这他可没有,还得找到当年邀请他的飞舟知事,还是少麻烦为妙。

    不过计缘前脚刚踏上青叶舟,后脚还没跨上去,就听到远远有人在叫自己。

    “计先生……计先生……可是计先生啊?”

    这声音有些耳熟,可却感觉又有些陌生,这就十分奇怪了,计缘的耳朵灵得不像话,几乎所有声音都是过耳不忘。

    别说是人的话音,就是狗叫声,他都能分辨出每一只听过的狗,从来没遇上过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计缘皱着眉头转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顿时感到眼前一亮,有一个在视线中纤毫都透着灵韵的男子正在快步走来,他穿着一身淡黄色长袍,头戴小冠别着金簪,中年面目满面惊喜。

    因为这两声呼唤,九峰山的修士和玉怀山众人自然也停下的动作一起看向来人。

    很快,来人就走到了计缘的跟前,伸直双臂持礼躬身九十度,向计缘行了一个大礼。

    “见过计先生!没想到真的是您,我师父还说您肯定不会来这,哈哈哈,见到您他准高兴!”

    计缘闻言心中一动,面上却并不显露,看着说话的男子微微点头却不开口。

    那男子面带笑意,收起礼才说了一句。

    “先生应该不认识我了吧?”

    “呵呵!”

    计缘高深莫测的笑了笑,他想到了一个人,全天下在没有用神通变化的情况下,让他听过声音之后还可能让他记不起来的可能只有一人,而眼前之人明显没有运使什么神通。

    “陛下倒是换了副好皮囊啊!”

    中年男子微微一愣,随后面上笑意更盛。

    “不愧是计先生,竟是根本不需我提示,就能认出我来,杨宗拜服!不过这称呼先生可切勿再提了,您敢叫我可不敢应啊!”

    看到杨宗是个中年模样,计缘心中莫名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蹦出个穿着肚兜的小屁孩来,那他计某人可有些接受不了。

    将脑中好笑的想法甩去,计缘张望一下四周,既然杨宗在这里,那么老乞丐应该也不会太远,但他并没有看到,对方应该也没看到他,否则肯定过来了。

    “你师父呢?”

    “师父在九峰山呢,我和师兄自己来这阮山渡的集市闲逛的,没想到遇上了先生您,杨宗可不敢忘记先生大恩,没有先生和恩师,就不会有我杨宗的现在!”

    这老皇帝果然是脱胎换骨了,生死之间大彻大悟,性格和当初也已经判若两人,加上换了莲藕身,也难怪计缘这对耳朵都没能辨别出声音来。

    想到对方是用莲藕重塑肉身,计缘不由就上下打量杨宗的各个关节之处,有些恶趣味的想着是不是经常会断手断脚?

    “呃,计先生,这位是?”

    居元子不清楚眼前之人是谁,为什么计先生要叫他“陛下”?

    计缘笑了笑,挥手朝着精神面貌大不相同的杨宗一引。

    “居道友,这一位,乃是当初的大贞皇帝,元德帝杨宗。”

    “嗯?元德皇帝?”“元德帝!”

    “什么!?”“元德帝不是驾崩了吗?”

    居元子和玉怀山一众全都惊愕出声,而边上的九峰山修士不急不躁也不催促,只是用心观察眼前的一幕。

    杨宗赶紧也朝着众人行礼。

    “杨宗见过诸位仙长前辈,诸位说得对,元德帝已经驾崩,如今只是杨宗而已!”

    居元子诧异过后忽然眼神一闪,心中忽然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肉身重塑再造乾坤。

    ‘大手笔啊!’

    “师弟……师弟……你跑那么快干嘛,我都跟不上你!”

    后面又有计缘熟悉的声音出现,一个看起来和魏元生差不多大小的少年急匆匆地跑来,手中还抓着一个冒着腾腾热气的荷叶包。

    个子长了,衣服也变整洁了,但计缘一瞧这样子,觉得还是当年那个小乞丐。

    “师弟,你再乱跑,下回我就不带……”

    少年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咕噜”一声将口中含着的食物咽下了肚子,睁大眼睛看着计缘。

    “小游,不认识我了?”

    “计先生!您也来仙游大会了?太好了!这下我和师弟就多一个熟人了!”

    说着鲁小游将手中的荷叶包递过去给计缘。

    “先生您尝尝,山楂糯米团子,才出锅的!”

    计缘也不客气,笑着伸手拈了一粒,放在口中咀嚼。

    “诸位道友,我看还是去我九峰山安顿好了,再行叙旧之事如何?”

    九峰山的那名修士直到此刻才出声,类似遇上熟人的情况在仙游大会期间很正常,修仙之辈多得是寿星,很多老友之间相隔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相会的屡见不鲜。

    “计先生,你们先去,我和师兄回去找师父,告诉他您来了。”

    计缘点点头,踏上了绿叶舟,随后九峰山修士施法御舟升天,虽然也在前行,但高度却在一直上升。

    计缘转头看向飞舟所去的方向,法眼大开之下,隐约能见到天上有九座巨大的山峰悬在云端雾深之处。

    下方阮山渡,鲁小游和杨宗保持着行礼恭送的姿势,知道看不见计缘了这才收礼。

    “师父知道了一定很高兴……吧?”“嗯,或者说很复杂……”

    “哎!”

    这师兄弟相处这些年,对自己算是十分了解了,不由都叹了口气,当然,总体上师父肯定是更高兴的。

    青叶舟速度不慢,片刻就已经远离阮山渡,穿过朦胧雾气般的云层后,计缘等人见到了真正的九峰山山门。

    九座巨大的山峰一字排开,高低不一,但大致上相差不大,其中有青山绿水,却悬立于云头,本就立于云上,但山峰上方依旧有浅浅白云相伴,有的山头还有彩虹映辉,更有飞鸟游动仙人穿梭,一看就是神仙府邸所在。

    “诸位道友,那便是我九峰山山门所在,九峰共立显云端,在此处却又不在此处,几位道友去了就会领到一枚令牌,若无令牌可进不了山门,届时可切勿弄丢了。”

    这名修士举止一直都是彬彬有礼的,但这会,也难掩心中那份身为九峰山弟子的骄傲。

    九峰圣地妙法无穷,又能举办仙游大会,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情,修仙之辈欲念不强,世俗富贵皆不能动摇,但这份面子可来之不易,谁都会感到自豪的。

    居元子也是第一次来九峰山,这也是九峰山第一次举办仙游大会。

    刷,刷,刷……

    边上有一道道流光闪过,乃是几位年轻和年少的修士御剑而行,更有欢声笑语随行远去。

    “哈哈哈哈哈……我最快!”“你们御剑和乌龟一样慢!”

    “看我不追上你!”“别跑!”

    声音远去,剑光不时直行不时螺旋,划过一道道纠缠的轨迹,尽显御剑神妙之处,光看着御剑灵动的手法,计缘都觉得自愧不如。

    ‘都是仙妙圣景啊,这一趟来的不亏!’u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