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诡异和疑惑


本站公告

    何邪看着静静躺在地上的铜徽,脸色阴晴不定。

    广场上有二十多个人,这铜徽偏偏就滚到了他的脚底下,这么巧吗?

    他不相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就在这时,整个广场突然微微震荡起来,化为飞灰的鹿头人雕塑下方的石台突然缓缓上升,接着只听隆隆之声不绝于耳,广场四面八方的石门突然依次轰然打开,显然,这铜徽移位,触动了通往下一层的机关。

    “退!跟我退到外面去!”何邪突然作出决定,一挥手,率先向来路返回。

    柯布等人虽然不理解何邪的决定,但他们都没有多问,而是紧跟何邪而去。

    应彩虹刚被洋子等人扶起,就看到了何邪带着盗梦团队匆匆退走的画面,她一愣,几乎下意识就想招呼手下也退走,但就在这时,她看到了何邪没有带走的那枚铜徽,顿时一怔,随即眼绽精光!

    “尊师,这铜徽和我们之前得到的那枚一样!”洋子欣喜道。

    “去把它拿过来!”应彩虹眼中露出渴望的神色。

    恰在此时,在她一边的弟子中,有三个人突然剧烈咳嗽起来,他们动作僵硬地在身上开始抓挠,表情痛苦到了极点。

    一众人纷纷变色,有人想上前去查看情况,却被察觉不对的应彩虹阻止。

    “别动!都别过去!”应彩虹惊疑不定伸出手臂,引导众人缓缓后退。

    “呃啊……”那三人发出痛苦的嘶吼,开始撕扯衣服,露出青筋暴起的狰狞肌肤。

    “毒!”有人惊叫,“他们刚站在下风口,那雕塑的灰落在了他们身上!那灰尘有毒!”

    “哥,哥你怎么样?”一个弟子忍不住跑出去搀扶那三个中毒之人的其中一个,但不一会儿,他也剧烈咳嗽起来,其症状和之前的三人如出一辙!

    “别碰他们,会传染!”马克惊叫,护着应彩虹连连再退。

    原剧情中,是马克从鹿头人雕塑身上亲手取下了铜徽,所以他也中了这种尸毒,而由于何邪的出现,使他的命运发生了变化。

    眼前一幕顿时让所有人都毛骨悚然,胆战心惊!

    中毒的四人在嘶吼着,哀嚎着,逻楼在外的皮肤已变成了乌青色,而且颜色还在不断加深,他们的表情因痛苦而狰狞扭曲,眼珠也成了诡异的幽深颜色,看起来非常恐怖。

    “尊师!尊师救我……”终于,一个中毒之人忍不住向应彩虹踉踉跄跄而来。

    应彩虹脸色煞白,她一边哆嗦着后退,一边伸出一只手来,哆嗦着念道:“即刻开悟,众生解脱!即刻开悟,众生解脱……”

    他身后十余弟子齐齐跟着念这句话,心中的恐惧似乎也随之减缓了许多。

    应彩虹向一边的洋子使了个眼色,洋子会意,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来,向踉跄而来的中毒者走去。

    此时这中毒者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竟咆哮一声,猛地向洋子扑来!

    洋子一侧身,手中匕首谢谢上划,血光顿时飚溅而出!

    在入口位置,何邪微微皱眉看着这一幕,心中却有些诧异。

    按理来说这一幕在原剧情中也出现过,何邪不应感到诧异,但他之前清晰感应到那股磅礴而邪恶的死气分成八股,冲入八个雕塑之中,这一幕可是原剧情中没发生过的变化。

    但为什么,这个变化没有后续了?

    那磅礴死气突然涌出的意义是什么?目的何在?

    此时场中,洋子已经把匕首深深插在那个中毒之人的心脏之中,何邪身后的安德莉瞪大眼睛,不可思议指着那边:“沃特发可!同伴一出问题就杀掉,这是日本人的传统吗?”

    “这就是你说的魔鬼吗头儿?”埃姆斯开玩笑道,“也许你该改变一下你的观念,他们的症状完全可以用医学来解释。”

    与此同时,王凯旋也听到动静从甬道中跑了出来,人还未见,他那标志性的大嗓门先响起:“嘛呢嘛呢!你们是耳朵聋了还是听不懂人话呀?动哪儿了?”

    说着,他从甬道中拐出,正好看到洋子已经杀了第三个中毒之人,正残忍冷笑着向最后一个中毒的人走去。

    王凯旋顿时愣住,旋即破口大骂:“卧槽,你们特么有病是不是,连自己人都下狠手?”

    噗!

    说话间,洋子已动作迅捷地划断了最后一个中毒之人的脖子。

    而另一边,应彩虹仍在率众弟子口中念念有词:“今夜是我们最后的机会,让我们一起来完成解救众生的宏愿,神灵……”

    “哎哎哎,我说你们别特么念妖咒了行不行?”王凯旋烦躁叫道。

    刷!

    刚杀了四人的洋子手中带血匕首一指王凯旋,喝道:“闭嘴!尊师正在超度亡灵,再打扰她我杀了你!”

    “哎你个小丫头片子跟我扎刺儿是不是?”王凯旋哪里会受这种威胁,“你特么毛长齐了没就跟你王叔这啊那的?”

    “吼!吼!吼!”

    突然,声声凄厉嘶吼自刚被洋子所杀的四人口中传出,众人循声望去,顿时见到让所有人头皮发麻的一幕!

    只见刚死去的四人,竟连连嘶吼着,从地上重新爬了起来!

    这四人要么被割断了颈部大动脉,要么被刺穿了心脏,是断然没可能再活着站起来的。

    可现在,他们不但站起来,口中居然还发出如野兽般的声声凄厉嘶吼!

    他们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彻底变成了漆黑色,眼睛也成了惨绿色,看起来已完全没了人样。他们嘶吼着,向应彩虹等人摇摇晃晃走来!

    “发可!”盗梦团队都被眼前一幕镇住了。

    何邪盯着场中,头也不回地道:“埃姆斯,这个用医学怎么解释?”

    埃姆斯满脸惊悚,喃喃道:“这个上帝也解释不了……我的上帝!”

    “头儿,我们怎么办?”柯布面色凝重问道,“我们是不是非进去不可?”

    如果可能,他们绝不愿和这种超出他们理解范围的诡异事物打交道。

    但何邪缓缓点头:“要想离开这个世界,我们就必须进去!”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帮忙吗?”阿瑟问道。

    “不!”何邪摇头,他疑惑地看了那八个雕塑一眼,很奇怪为什么它们依然毫无反应。

    “我们看着!”何邪深吸一口气道,“如果情况不对,我们就先退出去。”

    这个时候冲上去帮什么忙?让应彩虹这帮人先探清楚这公主墓的底细,才是最明智最省力的做法。

    何邪留下应彩虹等人的命,不就是为了这种情况吗?

    bq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