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解决战斗


本站公告

    这些粽子的属性是难缠,而不是厉害,就算没有胡和雪莉杨的加入,盗梦团队三人也很快就能解决战斗,而有了这两人的加入,局面顿时呈一边倒的势态,应彩虹等人算是彻底被解放出来了。

    摸金校尉这边用最原始的手段对敌,而盗梦团队则是无限连发的手枪,论效率,自然是后者更高。

    盗墓团队和盗梦团队的第一次pk,显然后者更胜一筹。

    直到此刻,何邪一直警惕着的八个雕塑,依然没有动静,何邪现在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之前的感应出了错?

    “头儿!这壁画上,讲的是墓主人的故事吗?”

    突然,安德莉在不远处叫道。

    何邪循声望去,就见安德莉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石阶的拐弯处,一边看着石壁,一边头也不回地喊他。

    壁画?

    何邪心中一动,走了过去。

    安德莉见何邪走来,指着墙壁上一副画面道:“你看这幅画,天空开了一个口子,落下了一个闪着光的东西,这个骑着牛的女人居然飘在空中,受万人跪拜。”

    这样的画一共有四幅,安德莉看的是第一幅,壁画因岁月的腐蚀而略显斑驳,但画中描述的场景,还是大致能看得清的。

    但剩下的三幅,基本上已经彻底模糊不清了。

    只有第四幅的一部分还勉强能看得清楚,这是一座巨大的门的一角,而在第一幅画中那个女人,一手持着号角,一手持着弯刀,正骑牛进入大门之中。

    “这应该不是墓主人的故事,”何邪若有所思开口道,“而是宗教传说。”

    何邪生前有一个蒙古族的朋友,他曾听这位朋友提起过萨满神话的故事。

    在萨满神话中,认为石头是孕育宇宙第一生命的母体。这第一生命被称做石神,石神是世界万物发生的根源,是创造万物的宇宙神灵。

    这位石神是个很古老的女神,在创世之后,便藏身在一块从天而降的神石里重新蕴养光和热,后来第一位萨满祭司被一个强大的恶魔骗进了大雪山,巨大的雪堆压得她冻饿难忍,于是她吞下了雪山底下的石头和石头里的女神,取代了女神的地位。

    何邪之所以对这个故事印象深刻,就是因为他听说很多宗教故事,但创世神被信仰者给吞噬了的神话,就独此一份。

    契丹人也是信仰萨满的,而第一幅壁画,明显描述的就是天降神石的萨满神话故事。

    这个墓的主人奥古公主,既是辽国的公主,又是萨满祭司,在她的墓里出现有关萨满神话的壁画,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然而让何邪感到奇怪的是,壁画中的女神,给人一种扭曲和邪恶的感觉,让人看了十分别扭。

    好像画壁画的人并不当她是圣洁的神女,而是一个恶魔。

    尤其是第四幅画中神女骑白牛、持牛角走入那个巨大的石门的画面,尽管壁画已经模糊不清,但依然能依稀辨认出,在其身后密密麻麻的人群都手持武器,在警惕地看着神女进门。

    就好像,神女不是自己要进入那扇门的,而是被人赶进去的。

    安德莉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她若有所思道:“我知道在欧洲,许多中世纪的教廷画家为了直接明了地表现主题,通常会用扭曲和抽象模糊的线条来塑造魔鬼的形象,这样会让魔鬼的形象显得神秘而恐怖。但对于神,他们会尽量画得明朗而清晰。按照这个规则,这个壁画中的女人显然不是什么好形象。”

    女神被塑造成魔鬼?

    何邪若有所思,他隐隐觉得,要想了解这座公主墓的终极隐秘,这些壁画会是最关键的线索。

    只是这里只有四幅壁画,给出的线索太少,也许随着继续深入古墓,会有越来越多的壁画出现。

    “安德莉,接下来我们必须得多留意这些壁画。”何邪盯着第一幅画中那块从天而降的神石,缓缓道,“我们必须要知道,我们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安德莉对这种说法并不怎么感冒,不过还是耸耸肩,道:“你是boss,头儿。”

    这边说话间,另一边的战斗已经彻底解决了。

    十一个粽子,盗梦团队灭了七个,盗墓团伙灭了四个。

    地上的十一个粽子看起来惨不忍睹,要么脑瓜子爆开,要么四肢被拆卸开,没有一具是完整的,但它们仍在动,如没头苍蝇般在地上乱爬乱转。

    “发可,真是诡异!”埃姆斯惊魂未定,哪怕他打爆了好几个粽子的头,但他依然对这种超出他理解的诡异事物感到毛骨悚然。

    柯布和阿瑟也同样如此。

    而在另一边,摸金校尉三人也在警惕看着柯布等人。

    “老王,他们的枪是从哪儿来的?怎么子弹跟打不完似的?什么情况?”胡压低声音问道。

    “我上哪儿知道去?”王凯旋道,“不过老何人不错,应该不会对我们怎么样?”

    “人心隔肚皮,你就这么放心他?”雪莉杨嗤笑,“你才跟他认识几天啊?”

    “男人之间的革命友谊,你们女人不懂!”王凯旋摆摆手,他是真的何邪这人有本事又没架子,性格又好,而且是个敞亮人。

    他到现在还记得那天,何邪打了移民局的人,身上分文没有就要雇他们当保镖,但转过头就黑吃黑搞了十几万美金,随手就跟扔垃圾一样甩给他跟胡二人。

    即使王凯旋是个男人,那一刻也觉得何邪简直帅呆了酷毙了。

    能干出这么潇洒的事儿,何邪这人再坏能坏哪儿去?

    “什么革命友谊?”雪莉杨冷笑,“你就是见钱眼开,受不住诱惑。”

    王凯旋顿时满心不爽,他死死瞪着雪莉杨,想骂却没好意思,最后指着胡瞪眼道:“受不住诱惑的是他——胡!被你三言两语忽悠到灯塔国去,摆地摊混日子,还好意思闹什么金盆洗手?啊呸!我都替他觉得丢人!”

    胡叹了口气:“胖子,这趟水太混了,你和大金牙跟我们回去吧,别趟了。”

    “要回你回,我不回!”王凯旋不耐烦摆摆手。

    胡还要再劝,突然,变故骤生!8)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