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打开锦囊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无常。”

    陈凡喃喃,一代真人跨界而来,弹指之间,足以让一座神朝灰飞烟灭,以一己之力,屠戮整个星球,只需要一年时间!

    这,才是真正的天灾末日!

    曾经以三十六大古地,抗衡真人的星球,最后也不会是被抬手之间,就打了一个摧枯拉朽,区区一个北劫星,如何抗衡啊?

    陈凡脸色苍白,若非如此,陈凡也不会去竭力寻求北劫星上真人境界的人物了。

    可是,太乙真人去世,北劫星上还有这样的存在吗?

    这种概率,太微乎其微!即便自己前一世,穷尽一生之力,也不曾发现北劫星上还有什么野书的人物存在。

    那么唯一的办法,只有这个了。。

    陈凡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去,最终还是将太乙真人留下的锦囊打开。

    锦囊内,只有一枚玉简,陈凡手指触碰,刚刚捏在上面,一道魂念边便导入识海之中。

    陈凡渐渐恍然。

    怪不得太乙真人几次叮嘱,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开锦囊。

    太乙真人留下的这个解决方式,确实有些冒险,按照太乙真人的说法,在这不周山下,封印关押着一个真人境界的太古凶徒,虽说这位太古凶徒也不过是真人境界,但真实战力,却不弱于任何一名真人境界的强者。

    唯一让太乙真人担心的,是这位太古凶徒也不受控制,一旦放出来,同样也会给整个北劫大陆带来阶段的危机。

    而且这个危机,怕是也不会小于黑无常!

    陈凡想到这,脸色一白。

    默默梳理了一下太乙真人留下的这段信息,陈凡忍不住皱起眉头。

    如果真像太乙真人判断的那样,那这个神人放出来,对于北劫星来说,同样也是一个祸害。

    太乙真人这个办法,无异于是饮鸩止渴啊,两虎相争,除非两败俱伤,难怪太乙真人迟迟不愿意拿出这个办法来。

    因为,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解决的方案!

    看着陈凡站在那里发楞,常四海忍不住问道。

    “陈凡道兄,莫非有什么想法?”

    被常四海唤醒,陈凡才点点头,“确实,当初老真人给我留下了应对这黑无常的手段,只是我在纠结,该不该用!”

    听到陈凡这话,常四海当即附声道,“用啊,如此一来,我北劫大陆就免了继续被黑无常屠戮的惨状了。”

    陈凡只能把自己担忧的情况,给常四海解释了一遍。

    常四海也神色僵硬,陷入沉寂。

    “常长老,虽说那个神人是被封印在天人界,或许真的可以让北劫大陆免遭继续生灵涂炭的处境,可天人界的生灵,又该如何应对?”

    “还有,若是那个被放出的家伙,不和黑无常交锋,又该如何解决?”

    常四海长长叹了口气,“也是啊,若是两个都在天人界肆虐,你我便成了整个天人界的罪人了!”

    最后陈凡还是下定决心,“算了,不管如何,总归是一个解决的办法,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得想法将这黑无常,引到天人界才行!”

    说到这,陈凡才神色郑重的看向常四海,“常长老,我需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常四海忽然笑了笑,“陈凡道兄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要我作什么!”

    “嗯?”

    陈凡愣了下。

    “常长老,你确定?”

    常四海点点头,“我会帮你拖住这个黑无常,给你找到那个封印着不周山下的家伙!”

    “如此最好,不过最好还是多召集一些人手,一旦这黑无常意识到什么,我们还有回旋纠缠的手段!”

    “这个我明白,现在我们就先去召集人手!”

    常四海话音刚落,远处忽然一阵光华闪耀,十数道三花聚顶,横贯天穹,升腾到半空。

    陈凡扭身,凝目远望。

    “看来侯冢已经带人和那个黑无常交手了!”

    “走,我们过去看看,如果能够来得及,直接借用侯冢召集来的那些三花聚顶高手,将这黑无常引入天人界!”

    陈凡目光凛凛,忽然说道。

    常四海稍作犹豫,才点头道,“也好,如此一来,也能让这黑无常,少做些残忍的屠戮生灵之事!”

    就在常四海和陈凡几个人,朝着战场飞驰而去的功夫。

    远处上空的几多灵气之花,忽然间凋落,犹如绚丽的烟花一般,在半空中崩溃,散落。

    陈凡神色一沉,语气也凝重了几分,“看来又有三花聚顶大能陨落,这黑无常的手段果然非凡,常长老,布玄,你们也都小心谨慎一点!”

    其实不用陈凡提醒,张布玄也不敢轻易靠的距离黑无常那边太近。

    光是这天地间庞大的境界威压,就让张布玄有些喘不过去来。

    不等靠近交锋的区域,一股灵气乱流,就将张布玄和几个实力较弱的,压制的无法动弹,再也不能前进半步。

    “布玄,你们退后,”陈凡忽然回头,“布玄,你们几个不妨先去天人界,找到不周山的地界,提前清理沿途的生灵和居民,尽量减少损失!”

    张布玄愣了下,随即点头,“也好,在这里我们也帮不上忙,就先去替你开路搭桥!”

    陈凡一笑,“到时候可以先去昆仑七阁打个招呼,让他们做好准备,去了直接提我的名字就好!”

    “好!”

    张布玄郑重点头,这才和几个静海派的门人弟子,绕开众人和黑无常交锋的区域,一路疾驰离开。

    安排张布玄离开之后,葛云帆忽然好奇问道,“陈凡兄,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要横跨好几个地域?”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