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


本站公告

    大明咸鱼正文卷第一百三十章我就当你是在夸我朵颜三卫的问题,绝对属于历史遗留性的老大难问题,而且是朱老四拔鸟无情造成的。



    相比于举起拳头向大明要糖吃的瓦剌和被反复抽来抽去的鞑靼,其实朵颜三卫才是真正有资格喊一声鞑靼碧池,瓦剌小三的人,因为朱老四刚起兵靖难的时候,人家朵颜三卫就已经跟着朱老四冲锋陷阵了。



    同样的,论起汉化程度来,朵颜三卫同样可以甩开瓦剌和鞑靼好几条街。



    但是朵颜三卫的技能点明显点歪了。



    瓦剌知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鞑靼知道抢了东西先进贡表忠心,而朵颜三卫明显就是死心眼,不仅没有找朱老四去哭闹,反而还暗中靠向了鞑靼——这就是为什么朱老四后来顺手砸了朵颜三卫的原因。



    当然,朱老四砸朵颜三卫的原因并不仅仅因为他们暗中向鞑靼靠拢,更多的还是一种人死债销的想法——把债主打死,是不是就没有债务了?



    而杨少峰在边市城折腾出来的这些事情,很显然就是另外一种解决债务的方法——大明帝国主义集团如果能够完美的并购朵颜草原军事集团,那么很显然,债务问题同样就不存在了。



    所以在琢磨了半晌之后,杨少峰才点了点头道:“肯定是可以的。不过,相比起鞑靼和瓦剌,已经汉化极深的朵颜三卫需要的不仅仅是边市城。”



    朱瞻基奇道:“那是什么?”



    杨少峰道:“他们需要的是平等对待,而不是把他们当成蛮夷一般去看待。



    或者换个最简单直接的说法,他们现在更需要的是类似于入籍一般的认同,反而不是那些盐铁之类的玩意。”



    杨少峰和朱瞻基在琢磨着怎么坑掉朵颜三卫,夏原吉则是在琢磨着怎么坑朱老四和杨少峰,而且主要就是想坑杨少峰。



    对于夏原吉来说,永乐十四年其实是不开心的一年,想想那空得能跑老鼠的国库,夏原吉就感觉一阵阵的心痛。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杨癫疯!麦铎那个废物居然连一个杨癫疯都弄不死,亏他还高喊着自己是黄金家族的人!啊呸!



    就这么一走神的功夫,高居龙椅之上的朱老四就开口道:“工部上疏请建皇城,然则朕恐民力不堪,众卿且再议之。”



    夏原吉悄然抬头望了朱老四一眼,心里忍不住暗呸一声,然后静静的看着朝堂之上群魔乱舞。



    定国公徐景昌出班奏道:“臣等切惟北京河山巩固,水甘土厚,民俗淳朴,物产丰富,诚天府之国,帝王之都也。皇上营建北京,为子孙帝王万代之基业。”



    徐景昌的话音刚刚落下,工部左侍郎舒世鸣也出班奏道:“臣启奏陛下,今四海会同,人心协和,嘉瑞骈集,天运维新,实兆于此。



    今河道疏通漕运,日广商贾辐辏,财货充盈,良材巨木已集,天下军民乐于趋事,揆之天时,察之人事,诚所当为而不可缓也,万望陛下上顺天心,下从民望,早敕所司兴工营建,天下幸甚!”



    都察院左都御史丘志桐也出班奏道:“顺天府乃圣上龙兴之地,北枕居庸,西峙太行,东连山海,南俯中原,沃壤千里,山川形胜,足以控四夷制天下,诚帝王万世之都也。



    昔太祖高皇帝削平海宇,以其地分封陛下,诚有待于今日。



    陛下继太祖之位,即位之初尝升为北京,而宫殿未建,文武群臣合词奏请,已蒙俞允所司抡材,川广官民乐于趋事,良材大木不劳而集,比年圣驾巡狩,万国来同,民物阜成,祯祥协应,天意人心昭然可见,然陛下重于劳民延缓至今。



    臣等切惟宗社大计,正陛下当为之时,况今漕运已通,储蓄充溢,材用具备,军民一心,营建之辰天实启之,伏乞早赐圣断,敕所司择日兴工,以成国家悠久之计,以符臣民之望。”



    高坐在龙椅之上的朱老四眼看着群臣都表示要迁都顺天府,而且连营建新都的材料都准备齐全了,无奈之下只得开口道:“今材料俱备,军民同心,朕不得已而应之,只盼不扰百姓生活,否则,诸卿陷朕于不义矣!”



    对于以上人等的吹捧和不要脸行为,夏原吉表示我就看看,先不喷你们——河道疏通是没错,良材巨木已集也没错,山川形胜也没错,天意人心是怎么回事儿?财货充盈又是什么鬼?你们让国库充盈起来了?



    而且你朱老四打算迁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私下里商量了也不是一回两回,先期工作做的也不是一点半点,就连或杀或流放处罚的反对迁都的大臣也不是一个两个,如今却又说什么不得已?。



    如果站在一个臣子的角度,或者说站在个人的角度,夏原吉当然知道迁都顺天府的好处,也支持朱老四迁都。



    但是站在户部尚书的角度……



    如果不是早就被朱老四警告过,夏原吉其实特别想问问朝堂上的这些个混账东西,特么国库都空得跑老鼠了你们看不见吗?啊!



    心中连着暗骂了好几声之后,夏原吉就忍不住想要出班骂人,直到站了出来,而朱老四也将冰冷的目光投到自己身上,夏原吉才清醒过来,当即便躬身道:“臣启奏陛下,兴建新都,原为工部有司之责。然万全右卫之外,提举杨少峰仅靠十万两拨款,不废徭役便兴起新城,堪比长、洛。臣愿举荐杨提举总裁顺天府皇城营建之事,若不成,请斩臣头!”



    朱老四呵的一声冷笑道:“怎么不请斩杨少峰狗头?”



    夏原吉的额头上开始冒冷汗。



    有些时候吧,这上面人话说全看心情,但是怎么理解,就得靠下面人自己悟了——像这种情况,明显就是皇帝对于自己推杨少峰出来的行为不满了,开始把火往自己身上发了!



    斟酌了一番,夏原吉躬身道:“启奏陛下,方才舒侍郎说过,良材巨木已集,而户部亦可征发民夫十万,再拨银二十万两以为资本。”



    朱老四终于理解杨少峰为什么要骂夏原吉为夏老抠了。



    原本以为上次夏老抠说支援杨少峰二十万两兴建新的皇城是句玩笑,没曾经这个夏老抠居然是认真的!



    而且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这老抠还死死咬着二十万两这个数字不松口!



    他夏老抠也不想想,除了徭役和已经准备好的木料之外,光城墙就得用多少砖石?琉璃瓦得用多少?各种奇花异石得用多少?他夏老抠居然就只打算出二十万两?



    气哼哼的拍了拍龙椅上的扶手,朱老四干脆往前探了探身子,沉声道:“依夏爱卿之见,营建新城,仅需二十万两?若非鞑靼与瓦剌诸多劳工,虽百万两,可得一城否?”



    夏原吉躬身道:“不可得。然则边市城有鞑靼和瓦剌之诸多劳工,我大明亦有徭役,若陛下爱惜民力,国库可再拨银十万以为补偿。”



    朱老四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制压下想要砍人的冲动,冷哼道:“二百万,一百万予杨少峰兴建之事,一百万予百姓以为补偿。”



    夏原吉躬身道:“启奏陛下,如今国库空虚,止有一百万两,若陛下一定要二百万,臣请陛下以内帑拨付!”



    朱老四怒哼一声,干脆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甩甩袖子之后回后宫去了。



    朕忍你夏老抠好久了——前几天给汉王的禄米止有万石!其他诸藩的使节要回去,周王朱橚要回去,你夏老抠都只赐了丝绸罗绵!现在连宝钞都舍不得给了!以前都是给几万绽宝钞的!



    生了一肚子的闷气之后,朱老四又有些无奈了。



    就算是再怎么生气,也不可能把夏老抠给宰了吧?宰了夏原吉,上哪儿再找个这么靠谱的户部尚书去?



    再说了,现在的宝钞又不是以前那种比废纸强不了多少的玩意,赐出去确实挺心疼的……



    气哼哼的在宫里转悠了一会儿,朱老四忽然就对无心吩咐道:“派人去知会夏原吉一声,让他跟朕一起去边市城瞧瞧,让太子监国。”



    ……



    对于朱老四出现在边市城,杨少峰倒没感觉有多么意外——从朱重八开始,老朱家的皇帝就没有几个是让人省心的,喜欢带兵打仗的,沉迷于修仙的,喜欢做木匠活的,什么样的奇葩都有,喜欢出宫这种小爱好实在算不得什么。



    就是不知道夏老抠怎么也跟着过来了。



    在边市城里转了几圈之后,气了一路的朱老四总算是恢复了一些,笑眯眯的道:“朕是真没想到,你个满嘴打打杀杀的混账,居然能有这份本事,还真就让你给朕弄出了个塞外江南。”



    杨少峰嘿嘿讪笑两声,拱手道:“孙儿在这里可没什么功劳,都是靠祖父大人运筹帷幄,夏老……夏部堂大力支持,这才有了边市城,孙儿可不敢贪功。”



    夏原吉黑着脸道:“状元公想说老夫是个老抠,尽管说便是了,这点儿容人之量,老夫还是有的。”



    顿了顿,夏原吉又接着道:“只要能让国库丰盈起来,状元公就算是多说几句,老夫也只当你是在夸奖老夫。”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