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 让我哥哥进来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想不开就跳楼的人,无疑是最傻的。

    跳楼成功,会死。

    不成功,会被警方以扰乱治安的罪行,追究责任。

    总之,跳楼除了满足那些没人性的恶趣味,无论成功与否,对自己都没丁点好处。

    林宛儿倒是成功跳楼,却没死。

    她被火速抬上救护车,送到医院后,还没等医生检查呢,就醒了。

    不过她的眼睛虽然大,却没神,一看就是还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内,还没回到现实中来。

    她得先搞清楚,她当前是死了,还是活着。

    还活着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

    另外一个世界里,貌似没有刺鼻的消毒水味,也不会有滴滴的医疗器械声。

    “奇怪,我怎么没死呢?难道说,是我爸,还有高铁,希望我能坚强的活下去,夺回半城集团?可没有他们的世界,只有阴谋和丑陋。有谁,会来帮我呢?”

    林宛儿越来越清醒时,终于听到有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请问,你们找谁?”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我们老、我们是来看望林宛儿的。”

    “你们是谁?”

    男人继续问道:“和林宛儿,是什么关系?”

    这次回答他问题的,也变成了个男人:“我是她的朋友。”

    这个声音,貌似有些耳熟呢?

    林宛儿呆滞的眸光,稍稍滚动了下时,又听问话的人说:“你们是她的朋友?据我所知,林宛儿在青山,并没有任何的朋友。她如果真有朋友,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对不起,你们先稍等下,我打电话请示下领导,还请谅解。”

    听到这儿后,林宛儿双眸中迅速浮上了水雾。

    负责她安全的警察没说错,林宛儿在青山,并没有任何的朋友。

    其实也不是没有,像刘雯她们几个,以往和她玩的关系不错。

    但林宛儿回到青山后,特需要朋友作陪、开导时,刘雯等人却没谁找她。

    她主动打电话,刘雯等人不是不接,就是吱吱唔唔的说忙,没空见她。

    后来她才明白,这是苏杭范家或者甄妃,在暗中捣鬼。

    威胁刘雯等人,不能和林宛儿见面,从而达到彻底的孤立她,让她感觉被整个世界抛弃,再也不想活下去的险恶目的。

    这,绝对是最高级的谋杀手段。

    “可你们失败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死,但我既然死过,就绝不会再死。我要坚强的活着,为夺回我爸的公司,不择手段,不惜代价。”

    林宛儿暗中咬牙,尖声呐喊时,就听门外那个熟悉的声音又响起:“同志,我其实是林宛儿的、的哥哥。你能不能先让我见她一面?反正,有你看着,我也不能对她做什么。”

    “你是她哥哥?呵呵,骗鬼呢吧?刚才还说是她朋友,现在又谎称是他——”

    某同志冷笑一声,打量着高铁刚说到这儿,突听背后房间内,传来林宛儿激动的沙哑叫声:“让他进来,让、让我哥哥进来!”

    林宛儿终于想到,门外那个熟悉的声音是谁了。

    是高铁!

    他没死,他竟然没死,没死没死没死——再也没有任何的语言文字,能形容林宛儿终于听出是高铁的声音后,心情有多么的激动。

    她沙哑的叫着,掀起被子跳到地上,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扑到门前,拉开虚掩着的房门后,又蛮横的推开某同志,纵身就跳进了高铁的怀中。

    她左手搂着高铁的脖子,两条腿死死缠着他的腰,扭着腰,右手拼命捶打着他的胸膛,嚎啕大哭:“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你和爸爸那样,都不要我了。你可知道,我有多么的想你。这些天来,我有多么的害怕?高——哥哥,你个混蛋,我咬死你。”

    她喊到最后这个字后,张嘴,狠狠咬在了高铁肩膀上。

    她只是咬住了衣服,用力晃着头,拼命的撕扯着,却始终发出让人心疼的呜咽声。

    这些天来,没谁知道林宛儿承受了多大的精神压力。

    失去父亲的哀伤,公司被夺走的不甘,母亲的冷血等等,还是次要的。

    把她彻底压垮的,还是孤独的惶恐。

    尽管她跳楼没死成,也发誓绝不会再做那种傻事,但孤独的惶恐,却始终死死压在她心头。

    现在——

    林宛儿终于可以,把这些负面情绪,山崩海啸般的发泄出来了。

    发给她最最最,也是唯一相信的人。

    高铁左手托着她,右手在她后背上轻拍着,敞开胸怀的接受,她所发出的负面情绪。

    他虽然已经忘记了林宛儿,她在他的心里,也仅仅是个“熟人”。

    或者说,是个符号。

    但高铁现在却能深刻感受到,他是林宛儿最后,也是最强大的精神支柱。

    林宛儿在高铁怀中,也不知嘶声哭了多久,最后才趴在他肩膀上,逐渐止住了抽噎声。

    高铁轻抚着她的秀发,低声说:“放心,有我在,就没谁敢再欺负你。”

    林宛儿没有任何的回应。

    高绮有些不放心,低头看了眼,轻笑:“她睡着了。”

    扑在最信任的男人怀里,把所有惶恐都发出去,卸下千斤重担的林宛儿,立即滑向了酣睡的深渊。

    林宛儿在痛哭时,走廊中多了很多人。

    其中就有苏酥。

    无论苏酥多么努力,都没阻止林宛儿往楼下飘落后,她扑在天台护栏上,哀伤的往下看去。

    然后,她就看到有个好像鬼魅般的人,腾空而起,好像和林宛儿一触即分后,就消失了。

    “那是个人,还是个鬼?”

    居高临下看到这一幕的苏酥,下意识的去想这个问题时,欢呼的声浪,从下面传来。

    林宛儿没死,太好了!

    苏酥什么都顾不上了,马上转身冲向天台门口。

    她冲出半城集团总部大楼后,还没来得及询问怎么回事,就被刘所安排了新的工作,劝解市民们有秩的散去,以免造成什么意外。

    林宛儿要是死了,市民们只会立即散去。

    可她没死啊。

    那个好像鬼魅般的东西,是人啊,还是鬼?

    这个问题,极大引起了市民们的高度关注,都希望能在现场了解下。

    等苏酥他们总算劝解市民散去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半。

    她马上就赶来了医院,想看看林宛儿时,却看到了高铁。

    “原来是他救了林宛儿。奇怪,他啥时候这么厉害了?哼,等会我非得问问他。”

    苏酥暗中轻哼一声,双手环抱,倚在了墙上,睁大的一双妙目里,渐渐有她没察觉到的酸溜溜浮上——甚至,还幻想要是把她换成林宛儿,就算再怎么伤心,也没脸被他这样抱着。

    至于林宛儿跳楼前,说高铁死了的话,小苏警官压根没放心里去。

    高铁没注意到苏酥,只是看林宛儿睡着后,对警察说了句,抱着她走进了病房。

    守护林宛儿安全的警察,正要打电话给领导汇报这边情况时,就看到苏酥在冲他招手。

    他快步走过来后,苏酥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打发走同事后,苏酥这才慢悠悠的走到了病房门口,正准备开门时,却被个很漂亮的女人抬手拦住:“你是谁?”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