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唇枪舌战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644章 唇枪舌战

    唐峰的声音很是平静,却是带着咄咄逼人的气势,长孙莹的脸色一变,禁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长孙逸亦是身形一僵,与长孙莹对视了一眼。

    长孙宏见状,向着唐峰面前走了一步,做了个揖,道:“唐先生,我们久居这山中,对外面的事情,早就不知晓,并不知道先生身份,多有冒犯,还望先生恕罪。”

    见他态度很是恳切的样子,唐峰轻轻的摆了摆手,只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这般说辞,他倒是也不好多说。

    长孙宏接着道:“既然先生能与莹莹一道来到此处,便是说明你们之间是有着情谊,那便是与我们这些族人,都是朋友,大家又何必为了一时的意气,伤了和气呢?您不妨说说,您到此处,究竟是所为何事?若找的不是这等地方,而是另有其他所求,我们这些熟悉昆仑山中地势的,或许能帮上什么忙。”

    他的话很是婉转,但话里话外的意思,仍旧是与长孙莹一般,想要阻止他们进入那塔中的。

    不待唐峰回答,紫萱已是不耐烦的道:“如此推脱,难道这塔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么?分明是你们先行说了,可以进去一看,缘何现在又推三阻四?”

    长孙逸对紫萱,一直都是极为客气,见她这般,他无法回答,脸上有些为难神色,只能是顾左右而言他,掩饰着道:“若真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我又怎么会敢提出让姑娘前往?”

    紫萱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道:“那此时,又为何不肯让我进去?”

    为何不让紫萱进去,长孙逸自己也不清楚,他只是觉得,长孙莹这样做,必定是有缘由的,此刻紫萱这般步步紧逼,已经让他心中有些乱了阵脚。

    他们这些人,久居在山中,平常只是这几人在一处,话题越来越少,彼此之间交流亦是愈加少了,若非必要,这几人一整天,都不会开口说上几句话。

    尤其是长孙逸,他在山中时间最长,甚至有许多年,是孤身一人的。

    人若是独处的时间久了,与他们交流的能力自是会逐渐衰退,长孙家族这些人,论着口舌上的本事,自是比不过唐峰他们,之前那番争论,已经是绞尽脑汁,如今紫萱这等紧紧咬住不放,长孙逸便是无法抵挡,再加上他对紫萱本就存了些许的退让,更加无言以对。

    小丫头轻声在周婉耳边问道:“婉儿姐姐,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那塔中呢?”

    她虽是智商极高的,对于许多东西都是接受很快,可对于人情世故这等东西,却还是欠缺了一些历练,见到大人们唇枪舌战,每句话都似乎别有意味,心下便是觉得好奇,便是禁不住悄悄问身边的周婉。

    周婉自幼体弱多病,被养在深闺,在人际交往之上的能力并不比小丫头强,她甚至是在到了唐峰身边之后,才真正敞开心扉愿意与旁人交流的,此刻周婉也是面带着几分好奇,看着大人们。

    听到小丫头问自己,周婉迷茫的摇头,又试探着道:“会不会是塔里面藏了什么好东西?他们怕被我们找到了?”

    上官的手轻轻的落在周婉的肩膀上,道:“塔里面藏的,便是你师父想找的东西。”

    她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是以寻常的口吻讲出,仿佛是故意说给在场所有人听一般。

    长孙莹立刻便是向着上官看过去,黛眉微颦,嘴角绷得紧紧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敌意。

    上官却是波澜不惊,脸上永远是她那万年不变的扑克脸,冷冰冰,毫无表情,就算是她这话,似乎激怒了长孙莹,她也全然不在意。

    周婉与小丫头,还是带着几分不解,眨巴着眼睛,见到长孙莹这般样子,不禁面露担心的神色。

    林梦佳是第一次见到长孙莹如此失态,亦是清楚,上官一直以来的怀疑是对的。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我想,便是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了吧?”唐峰的眼睛,微微的一眯,透露出不耐的神情。

    长孙逸禁不住道:“你究竟想要找什么?”

    长孙莹叹了一声,将目光收回来,带着无奈,道:“仙境。”

    “仙境?家族古籍所载的仙境?”长孙宏露出一脸的惊讶。

    长孙莹点了点头,又深深的看了唐峰一眼,目光里面,满是怅然。

    长孙宏仍是讶然,道:“这里不就是先人曾经到过的地方么?既然已经到来,又何必再要寻找?”

    长孙莹神情黯然的摇了摇头,又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仿佛这件事情被说破,对于她而言,是个相当大的打击。

    林梦佳禁不住开口道:“难道这里并不是吗?”

    纪宁亦是茫然的四下张望着,这令人叹为观止的地下古建筑群,纵然放在现在,都是十分难得的壮举,两千多年前的古人到此见到了,认为是仙人居住之地,想来并无什么不妥。

    紫萱的目光,落在远处的塔上,仿佛回答林梦佳的问题,又仿佛自言自语一般道:“修行之人所在之处,必定有灵气汇集,就算如今灵气散了,那残留的气息,也是远远胜过其他地方的,可此处,空有这般恢弘的建筑,却是并无一丝灵气的残存,更不要提修士留有的痕迹了。”

    “姑娘的意思是,这里曾经是一个宗门?”长孙逸皱皱眉。

    他也回转头,打量着这个他已经生活了六十多年,几乎清楚的知道每一寸角落的狱城,可却是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这里会有一个宗门的存在。

    紫萱的嘴角,略带了一丝笑意,道:“这里并不是宗门,而是这里,尚有一个宗门,而这宗门的入口,便是在这塔之中,纪夫人,我说的,可有错?”

    长孙莹仍是紧皱双眉,眉宇之间掠过淡淡阴影,双唇紧闭,并不回答,只是也看着那塔,双手握成了拳。

    长孙宏“啊”了一声,道:“那宗门,才是古籍所说的地方?”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