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会武调动


本站公告

    萧遥自从在第一场比试击败了练气八层的谢峰后,接下来的第二轮倒也没有那么倒霉,匹配到的二五二号只是一名练气七层的内门弟子,也是以术法为主,可相比谢峰的术法却是要弱上许多,尽管知道萧遥擅长于拳脚,却也无济于事,无奈只能惜败在萧遥手上,萧遥也因此晋级了第三轮,惹来三号擂台仅剩的一些弟子侧目。



    此外,孙起毫无疑问地在第二轮被其它擂台调过来的一名弟子淘汰掉,无缘第三轮。



    第三轮开始之前,从其它方向突然调过来一批弟子,大概有三十来人的样子,而三擂台的执事也上台,唤醒了打坐入定,各自养精蓄锐的成员,让他们挤出一点位置让这些弟子进来,并解释说道:“由于其它擂台进度太慢,一、二、三、四、五擂台将接受一部分其它擂台的人员,现在过来的弟子是从七擂台调过来的一部分弟子,等他们比完后,所有人一起,重新抽签分配比试对手!”



    执事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很想看到这样的场面。



    毫无疑问,这自然是宗门的故意之举,完全打乱原先的部署!



    这一突然的变化,有的人一脸无所谓,因为每年宗门都会来上这么一招,有时候在第二轮比试,有时候在第三轮、第四轮比试,已经是惯使的招数。



    而有的人,尽管知道这是宗门的熟悉招数,还是面色微苦,本来暗中观战过对手,成竹在胸的,这一打乱抽签顺序,一切又都变成了未知!



    萧遥倒是无所谓,他一个内门的新成员,本来就没想过求什么好名次。



    君不见,有的内门弟子已经练气九层、练气十层了,运气不好,遇到强势的同境界或高于自己的弟子,那是说淘汰就淘汰,自己区区练气七层又能算个啥,只是尽力而为罢了,运气不好,碰到真正精通实战的弟子,该淘汰还是得淘汰!



    内门会武,终究只是一个相互切磋的平台,验证自身所习术法的可靠性,对于促进弟子们的实战能力也有很大帮助,大部分弟子都能摆正心态。



    当然,那些极其看中胜负与宗门奖励的弟子除外!



    每年的内门会武中,都不乏有打出了真火,而伤到同门,因受伤的轻重而定罪受罚的弟子!



    这其它擂台调过来的三十来人中,萧遥看到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韩笑!



    她一袭青衣,一头青丝垂直落在身后,精致的脸上平淡如水,似乎不为任何事情所动,对身边或明然,或暗中的倾慕目光无动于衷,与一名女性内门弟子侃侃而谈。



    “师兄,韩笑师姐来了!”



    “我知道!”



    赵凯瞪了提醒他的那名弟子一眼,随即脸色一苦,就如老鼠见了猫一样,就差瑟瑟发抖了。快速往身边之人那边移动了一下,躲在人后,并微微低下头颅,不想让韩笑发现自己的存在。



    萧遥神色亦是微动,对于这名一直喜欢嘲讽别人,似乎来头也不小的弟子,看见韩笑居然能怕成这样,也是一阵意外。



    韩笑微微倾城一笑:“如此说起来,师妹这一番出宗历练,收获倒也不小。”



    韩笑跟朋友说话之间,她的目光,已经暗地里将三擂台的内门弟子扫视一遍过去。



    与还算熟悉的朋友微微点头一下,打过招呼。



    直到看到萧遥的面孔时,目光才一滞,意外的同时,也与萧遥的目光四目相对。



    萧遥心底有些异样,遥遥点头致意。



    似乎触电一般的对视,终于让韩笑也点头一下,有些尴尬地挪开了目光,结束了无声的交流。



    有时候,缘分这种东西,真的让人出其不意!



    只不过,情商并不算太高的萧遥现在还不明白!



    “师姐,那我先上去了!”



    随着执事的安排,韩笑身边的女性内门弟子跟她打了一声招呼,率先上台比试。



    ……



    第三轮比试之前的重新抽签,萧遥抽到的签号是六,算是比较排在前面顺序的那一批。



    轮到他上台时,才发现他对面的对手居然是一名女性弟子!



    “王玉芳。”



    女弟子明丽的脸上笑容满面,与萧遥相互拱手见过,随即从腰间的束带里抽出一只鞭子法器来,提醒他道:“小心了!”



    一股练气八层的声势从她身上油然升起,随即一鞭甩出,抽向萧遥小腿。



    内门会武是允许弟子使用法器的,前提是不能伤害到同门,超过轻伤的范围,底下留意的执事都会阻止比试继续下去,并留下名来,在会武过后做出惩罚。



    对手的鞭子灵魂无比,像毒蛇一样,在擂台上游走过来,直接抽向萧遥的小腿,意图将萧遥的脚脖子缠住,限制他的行动。



    萧遥不敢怠慢,立即往后退了两步,避开了与对手鞭子的距离。



    萧遥却是没有拿出自己的法器下品青虹剑!



    这个王玉芳的气势,比练气八层的谢峰还要强一些。



    悄然间,两丝炁体已经流至萧遥脚底,而萧遥,也用出了比对战谢峰时更快的风行步速度,向着一旁突了出去,仍然是跟对战谢峰一样,老调重弹,以游斗来寻对方的破绽。



    察觉萧遥的目的,王玉芳只是轻笑了一下,也是身形一动,灵活无比的鞭子再度甩出。



    鞭子似乎长了眼睛一样,萧遥到哪,它就到哪,比谢峰的术法还要烦人,萧遥只好拿出自己的法器来,抵挡没有固定性攻击轨迹的鞭子法器,并试图接近王玉芳。



    后者似乎并不给他机会,一直跟他像是捉迷藏一样,在擂台上快速移动,同时,她的鞭子也是用得神乎其神,几乎封锁了萧遥的所有路线,只要萧遥稍一往前,鞭子立即就能跟上,想要将萧遥撂倒。



    萧遥唯一的一次靠近,对方立即以一记火元掌将他逼退,再度拉开距离。



    萧遥稍稍后退,收手而立。



    尽管有真气膈应,但他还是觉得手像是碰上了一块在火盆里放置了很久的一块生铁,烫手得很。



    萧遥也觉得有些棘手,收起了青虹剑。



    王玉芳见他突然之间的动作,一阵防备,以为他要使什么术法手段了,没有贸然攻击。



    悄然间,四丝炁体被萧遥从肉身的藏处抽出,两丝到了脚上,两丝到了手上,终于认真了一些,提醒王玉芳道:“师姐,小心了!”



    语毕,萧遥像是一阵风一样,往一旁忽而闪了出去,眨眼间,已经到了王玉芳的左手之间,一拳挥出,十成足的叶绿色真气将他的拳头严实包裹。



    王玉芳亦是心惊,依然以一记火元掌应对过去,不过却被萧遥拳头上的巨力逼退。又发现萧遥闪身接近到了一旁,突兀间,只能再度一鞭甩出。



    萧遥握住了甩来的鞭子,朝她微微一笑。



    然后就是双手齐用,将鞭子卷了几下,并用力一拉!



    王玉芳只觉得脚下的步云履都踩不住地面,整个人不由自主被巨力向着萧遥拉去,急忙松开了手中的鞭子法器,往后急退出去。



    “师姐,你输了!”



    耳边传来萧遥的磁性声音,王玉芳骇然间,才发现之前那里哪还有萧遥的人影,一只温热的手掌已经抓住了她的肩膀,让她不敢轻易动弹,两人的距离,都能让她感受到身后的男性阳刚气息,玉躯亦是微微一僵。



    萧遥却是已经站在她身后,只是止住了王玉芳后退的势头,没有再出手。



    好在王玉芳也是个坦率的人,没有再纠缠太多,直接认输道:“好啦,是师弟赢了!”



    抓住她肩膀的手悄然松开。



    王玉芳转过身,看着离他不超过三尺距离的萧遥,异彩连连:“师弟好手段,似乎练过练体功法?”



    萧遥也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又将手上本属于王玉芳的鞭子法器还回,拱手道:“师姐承让!”



    王玉芳极为坦然,也没有过多纠缠,同萧遥回礼。随着执事上台宣布结果,王玉芳同他明媚一笑,分道扬镳,跳下擂台。



    萧遥的这一场为比试,他引来了不少注意力。包括石柱上面的大长老赵德,以及掌门韩立,都在暗中关注着他。



    淘汰的弟子人群中,谢峰微微有些苦笑。



    将这一场看过之后,他才知道自己之前还是承这位萧遥师弟的放水,否则他都撑不了那么久。



    另一边,韩笑低着头颅,看着自己手中的签号,愣愣出神。



    她的签号,是八!



    萧遥这一场胜出,已经是入了六百名的名次,假如她这一场也胜出,那么下一轮比试,她将毫无意外地碰上萧遥,并与他对上!



    这让韩笑心中稍稍揪了一下。



    说实话,内门中少了包括她兄长在内的那一批顶尖的内门弟子之后,她对此次的内门会武第一的名头势在必得,却没有想到,会在被调到三擂台之后,这么快就遇上了萧遥!



    这并非是韩笑所愿。



    萧遥能连续胜出三轮比试,更是以练气七层的修为力压练气八层修为的王玉芳,尽管只是同门之间的比试,并非生死之间的厮杀,可对比之前才练气三层这等低微修为的那个外门弟子,已经是有了长足的长进。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