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无法更改的命运


本站公告

    !DOCTPEhtmlPUBLIC"-//W3C//DHTML1.0Transitional//EN""-"远古的血脉第一百章远古的血脉100-再读中文网



    l



    se



    !--当前位置--



    玄幻小说第一百章



    远古的血脉第一百章



    readChapreadChapreadChap



    !--go--



    第100节第一百章



    “你终于来了。”布莱恩微笑着对草丛中的人说道,“没想到你有这么好的耐心,而且还有这么好的潜伏技巧。十米,嘿,近在眼前都没被发现。不过,”布莱恩低头看了眼小巴恩斯,“你弟弟似乎被你的钢针伤了,也不知上面附着的黑暗魔法对他有没有影响。”



    既然被发现,大巴恩斯再不出现也就没有丝毫意义了。他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潜行至布莱恩眼前,只要再有前进两米的距离,他就有绝对的把握救下弟弟,可是布莱恩真的下了杀心,他为了救下兄弟,只得选择出手一搏。哪知布莱恩神器护体,附着魔法的钢针对他毫无作用。



    布莱恩的匕首重新回到小巴恩斯的脖子上,他低头看了一眼,赞叹道:“好心计,弱化的肢体枯萎术,效果却与丧失体力相当。你弟弟挨上几针毫无问题,可我就惨了。”



    大巴恩斯不敢做出任何会引起布莱恩情绪激动的动作,他举起双手,缓缓从地上站起来,沉声道:“你想干什么?”



    “谈笔生意。”布莱恩故技重施。



    “生意?你我站在敌对的立场,我实在难以相信,你会找我谈生意。何况你现在动作,让我十分怀疑你的真诚。”



    “难道敌对立场,就不能作生意?”布莱恩反问,同时把匕首从小巴恩斯的脖子上移开。他才不怕大巴恩斯出手抢夺,而事实上,他正要他这么做。



    “我已经表示了足够的诚意,”布莱恩又向后退了一步,“如果你还不相信,小巴恩斯我现在就可以交给你。不过他被我下了毒,解药我有,当然你也可以选择自己配制,不过时间不等人而已。”布莱恩已经把情况说得够清楚了,若大巴恩斯不知如何选择,他就是傻子。



    大巴恩斯瞥了眼倒在地上的兄弟,他不会笨到做出贸然察看兄弟伤势的举动。



    co他的目光又回到布莱恩身上,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对弗兰克下毒!”布莱恩直截了当地道。



    “什么?”大巴恩斯浑身巨震,随即满脸讥嘲,“你认为就要踏上半神之路的人,毒药对他有效?”



    “毒药对任何人有效,”布莱恩满不在乎地道,“你只需要为弗兰克的食物加料,其余的事用不着你管。”



    大巴恩斯突然眉头一皱,语气顿时冷如寒冰:“事实上,我差点就相信了你的话,假如没有埋伏的话。”



    布莱恩眉头一皱,他不知大巴恩斯怎么会察觉到贝蒂两女的存在,但事到如今,他只能冲两女道:“出来。”贝蒂和辛西娅跳出土坑,站到布莱恩旁边。



    “这只是防止你抢夺人质的手段。”布莱恩耸耸肩,“只要你没有异动,她们也不会出手。不过现在你也看到了,所有人都在这里。我已经拿出了所有的诚意,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大巴恩斯凝神倾听半晌,随后脸色稍微柔和了些。



    布莱恩向辛西娅要了一支石肤术药剂,用两根手指捻着拿在眼前。“这只是石肤术药剂,你看清楚了。”说着他小心地将药剂倒掉,只剩一个空瓶后,继续说:“接下来我需要施展一个小魔法,没有恶意,只是取出一点毒药而已。如果你怀疑我的话,我们可以同时退开,如何?”



    大巴恩斯点点头,四人同时缓缓后退。大巴恩斯的神经绷得紧紧的,他害怕布莱恩在这时候耍花招,同时他又有夺得兄弟的冲动。



    两人大约各退三十步,大巴恩斯停下来,布莱恩也只得住脚。布莱恩感觉有些沮丧,他故意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以便大巴恩斯做出拯救兄弟的举动,可惜与他预料相反,似乎相信了兄弟中毒的话。



    co



    布莱恩在暗中叹了口气,手指弹动,一点无色透明的液体出现在他面前,缓缓落进打开的玻璃瓶里。



    无色透明的液体?大巴恩斯倒吸了一口气,联想到毒药,一个恐怖名字出现在他脑中。“禁忌之水?”他忍不住叫出声来。



    “嗯哼。”布莱恩算是承认了他的猜测,将玻璃瓶封好后,道:“无论你用什么方法,你只要让弗兰克喝下去就行。记住,你只有三天的时间,而配制解药的最短时间也要一周!”说着布莱恩缓缓走上前,把试剂瓶放在小巴恩斯的腰侧。接着慢慢后退,用这个方式来显示自己的诚意。



    “你们走吧。”布莱恩退到二女身边后说。



    大巴恩斯小心翼翼地来到兄弟身边,深深地看了布莱恩一眼后,拿起地上的禁忌之水,颤抖着双手放入上衣口袋。他扯下绑着小巴恩斯双眼的布条,入眼的是一对警告意味强烈的眸子。



    他也不便多想,伸双手在抱起小巴恩斯,却突然听到两声清晰的玻璃碎裂声。他万万没有想到,布莱恩给他营造了一个下毒要挟的假象!



    “吼!”受骗的感觉让大巴恩斯一时间怒火万丈,他大吼一声,飞速后退。但已经晚了,从他抱起小巴恩斯那一刻起,陷阱已开始运作,他听到的声音只是布莱恩这个门外汉布设的劣质陷阱,只是整个陷阱的极少数而已。



    一瞬间,五颜六色的烟雾腾腾飞起,不知道里面究竟包含了多少种法术,只是三人在设置陷阱时,害怕陷阱威力不够,把身上近一半的拥有负面作用的药水都投入到这个陷阱群中。



    小巴恩斯退后的速度却赶不上烟雾扩散的速度,尽管他可以憋住呼吸,但魔法的影响仍然存在。



    “咚咚”两声,烟雾迷漫中传来两下人体落地的声音。三人知道法术起效,均是欣慰异常。



    co出于谨慎的原因,布莱恩又等了一会儿,才用狂风将烟雾吹散。巴恩斯兄弟静静地躺在地上,就像陷入了熟睡。



    “可能他们做梦中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辛西娅走上前,恨恨地道:“死得倒是太便宜了!”说完“唰唰”两剑,巴恩斯兄弟脑门上各自出现一个涌出红白色脑浆的窟窿。



    “你的禁忌之水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辛西娅转过身,脸色从没如此凝重过。



    “拜托,那只是一滴清水。用来骗骗巴恩斯兄弟,你还当真了?”布莱恩从大巴恩斯的衣兜里掏出试剂瓶,把其中的液体随意灌入嘴里,“只是临时收集的水蒸气而已。”



    辛西娅脸上一红,表情略显尴尬。布莱恩不去管她,只是既感概,又担心地叹息着,“只剩下最棘手的一个人了。这样的法子对付弗兰克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在绝对优势的力量,任何计谋都是空谈。”



    “是啊,没想到你们也有这样的见识。”弗兰克的声音突然在此地出现,布莱恩浑身一个哆嗦,难以置信地望着四周。



    “真不可思议,”弗兰克从虚空中跨越而出,“你们三个小鬼竟然杀了我五个手下!若不是大巴恩斯发出的紧急信号,我都不知道他们出事了!”



    紧张不安的气氛顿时在布莱恩三人之间蔓延。他们还没有面对弗兰克的心理准备。



    “是我命人杀了斯科特,原因是那个老家伙实在太讨厌了。”弗兰克满不在乎地说着足以令辛西娅气得吐血的话,“那老家伙一直看我不顺眼,从一开始,他就不断地针对我,限制我,打压我。事实上,那个老家伙做的龌龊事远不止这些。他前后起码派过超过十拨人行刺于我,我只是自保反击,仅此而已。”



    “弗兰克,你个杂种!”辛西娅在勇气被夺后突然爆发了,只不过是以谩骂的方式进行反击。



    “不知死活!”弗兰克一拳击出,空气中一圈圈的波纹震荡开来。辛西娅只感到沉重得难以置信的压力临身,压得她几乎难以动弹。弗兰克击出的拳头在她眼前渐渐放大,到后来几乎变成一座大山向她压来。辛西娅满脸恐惧,僵硬的身体已经无法移动。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巨大的拳头落下。



    事实上,这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弗兰克出拳,辛西娅随即口吐鲜血的向后倒飞,落地时滚了一圈,几乎没了人形。



    而处在拳风侧面的布莱恩两人,却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只是看到弗兰克在空处击了一拳而已。



    随后,弗兰克把目光对准了贝蒂。“你本来不会有事,可惜跟错了人,更做错了事!”又是一拳,贝蒂步上辛西娅的后尘。



    “让我看看我们的布莱恩都得到了什么,”弗兰克降下来,同样一拳击向布莱恩。这一拳与前两次不同,布莱恩感觉不到排山倒海的力量,弗兰克的拳头就像微风般毫无力道。但瞬间后,他马上意识到自己错得太厉害了。



    无色透明的圣者之盾猛地显出白光,接着只听“咚”的一声巨响,强大的冲击波将附近的杂草震上半空,而布莱恩,则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砰地一声撞进了身后的山坡。



    布莱恩感觉眼前白光一闪,接着身旁景物飞速后退,然后眼前一黑,不知道被埋在了什么地方。



    “我的妈啊,被这样的拳头砸上一拳,别说尸体,就是碎末都找不到一粒啊。”布莱恩正在心里感叹着,头顶一震,漫天巨石被掀开,透出顶山如火的夕阳。



    弗兰克站在顶上的开口处,又是一拳落下。这次,恐怖的震荡波将一路阻拦的岩石全都震成齑粉,布莱恩海来不及吃惊,身上一重,已被击到地下。他沮丧地看着头顶上那狭小的洞穴,那是他破开地表时留下的。面对如此威势的攻击,他根本无从抵挡。



    “拿出你的本事来,小子!”弗兰克的声音从洞口处传来,“让我看看你从加西亚那里都学到了什么!我感到奇怪,难道加西亚都没有告诫你们,在他复原前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的吗?”



    布莱恩吃了一惊,听弗兰克的声音,导师好像受了重伤,可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得到导师的指示,更没见过他。



    “难道……”布莱恩不敢继续往下想。



    一股巨力抓着他上升,待出到洞口时,如雨的拳点落在他身上,圣者之盾的光芒就没有停歇过。



    拳头过后,白光消失,就像从没出现过。



    “有意思,”弗兰克就像在打量一个有趣的事物,“想不到圣者之盾的防御力如此强劲,连续吃我百拳,竟然一点事也没有,不愧是神器!”



    还没等布莱恩松一口气,弗兰克从虚空中取出神剑,淡淡地道:“我倒想看看没有本力支持的圣者之盾究竟有多厉害。”他打量了一眼布莱恩,“如果我攻不破圣者之盾的防护,那真的恭喜,你可以活下来,不过是被关在禁魔空间!”



    那和死没有区别,如果选择,布莱恩会选择死,而不是呆在永无止境的黑暗中。自知必死的布莱恩突然间勇气百倍,施展解离术打向弗兰克前胸。



    “解离术?”弗兰克饶有兴致地看着胸前,看着那道绿色的射线穿过胸膛,打在身后的一堆巨石上。巨石嗤地一声消失了,而弗兰克却什么事都没有。



    “法术不错,可惜速度太慢。”弗兰克的话就像在教训自己的学生,“这道射线击中我身体之前,我可以在虚空中穿行数百次,每一次都能让你的法术落空。”



    布莱恩发疯般地向把他能施展的各种负面法术丢向弗兰克,可是当弗兰克轻松地走出那一片混乱不堪的区域,布莱恩才知道他施放的所有法术对弗兰克都无效。很可惜的是,可以封锁附近空间的法术他还没有能力施展。



    “打够了?”弗兰克走出来,说话的同时将长剑高举过顶,“既然这样,那就该看我的了!”



    弗兰克手中的长剑开始燃烧,缭绕的金色火焰就像无数细小的火龙在剑身上缠绕炽热的气息已让周围的空气产生折射。



    “嘿!”弗兰克吐气开声,长剑就像瞬间变大了百倍,剑上的焰光把天上的云朵烧得更红了。



    布莱恩在弗兰克的威势之下面前侧向移动两步,可惜对于弗兰克这种高手来说,不过是稍稍扭腕的动作就能解决。



    “轰”!巨大长剑周围三米之内,瞬间成了熔岩之地。布莱恩跌跌撞撞地爬起来,看着眼前这条宽六米,长百米的熔岩区域,乍舌不下。他的双眼无法捕捉弗兰克的速度,他甚至不清楚他是如何被击到这个地方来的。不过唯一让他担心的是,原本无色透明的圣者之盾,已显出淡淡的外表。



    “好宝贝!”弗兰克在远处高呼,“刚才一击是我最近从神剑中领悟三招中的一招。我已竭尽全力将所有能量限制在一处爆发,想不到这样也无法攻破它的防御!”



    “再来!”弗兰克大呼,瞬间跨越百多米的距离,原本百米长的巨型长剑大大缩水,但十米长的剑身仍然显得怪异。



    一瞬间,布莱恩就像一个破布娃娃般被定在当场,眼睁睁地看着这不甚出彩的一剑斜劈在身前。“轰!”长剑划破空间,凭空一道漆黑痕迹打在圣者之盾上,居然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但是这仿佛雷声大雨点小的攻击让圣者之盾结实吃了一记,圣者之盾已显出银白色的外表,这个变化让布莱恩更加恐惧。



    “小子,撑过这一剑,你就可以到禁魔空间睡大觉了!”弗兰克跨上一步,与此同时,长剑缩回原形,跟着便是近乎随意地一剑刺出。



    就在布莱恩几乎要以为这是弗兰克故意放水的同时,圣者之盾爆出炫目的银光,然后锵地一声,化作片片的银色碎块飞舞。一块碎片划过布莱恩的脖子,他只觉得脖子一紧,随即就发觉导师让他好生保管、无论何时都不能取下的护身符被碎片带走。情急之下,他甚至顾不得危险,伸手向护身符抓去。



    鬼使神差的,弗兰克注意到布莱恩这个奇怪的举动,他抢先伸手,将护身符抢在手中。护身符在被碎片带飞时,染上了布莱恩脖子上的鲜血。弗兰克拿着护身符,打量了两眼,把长剑架在布莱恩的脖子上说:“这块护身符是干什么的?”



    布莱恩扭头不理,弗兰克正要威胁时,陡然感到手中护身符烫得惊人,就像有一团火在身体里燃烧一般。他正要丢下护身符,护身符却像粘在手上,无论怎样也摔不掉。就在此时,护身符亮了起来,从中透出加西亚的半身影像。



    “弗兰克,想不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取你的性命吧。是不是感觉体内很烫,浑身无力?这就对了,我以燃烧自己的灵魂为引,借以毁灭你的灵魂。事实上,当我和你说这番话的时候,我的灵魂已经消失了。这就是你一直都想知道的结局——你的直属手下全灭,而你自己则和我一样,魂飞魄散。”



    加西亚的留言也让布莱恩魂飞魄散,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导师竟然选择了燃烧灵魂。要知道灵魂消失,这个人存在的印记也就永远消失了。



    “布莱恩也在旁边吧?”加西亚停顿一下,布莱恩明知只是图像,但他还是流着泪回答:“在的,导师。”



    “我的实验室就送给你了,很高兴吧,我知道你留意我的藏书已经很长时间了。保重,我的学生。”



    加西亚的图像突然变弱,然后消失。布莱恩忍不住放声大哭,竟忘了大敌在侧。



    同一时间,弗兰克不能置信地看着手中神剑,上面不知何时爬上了无数细微裂痕,随着裂痕的扩大,神剑“乒”地一下碎了。



    他瞪大了眼睛,张嘴欲言,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因为他最后的动作,就定格在这个画面上。



    布莱恩大哭半晌,几乎到了无泪可流的地步。若不是还记挂辛西娅和贝蒂,他还不知会在此地哭多久。他站起来,从弗兰克手里抢过加西亚交给他的护身符,然后小心翼翼地戴在脖子上,又在胸前轻轻拍了两下。这是导师加西亚留下的,他发誓他会继续执行导师的要求,一辈子带着,绝不取下!



    当布莱恩向躺在远处的辛西娅和贝蒂走去时,原本不可一世的弗兰克的肉体如同沙构般点点飞散、消失。



    辛西娅和贝蒂受伤极为严重,浑身骨骼断裂,内脏大面积破损,但在布莱恩竭尽心力,又有神圣法术的情况下,终于将两人从死亡的边缘拉回人世间。



    “布莱恩,你现在有什么打算?”辛西娅得救后问他。



    “我记得导师实验室旁有个不错的小镇。那里清雅幽静,没有人打搅,居住在那里的人也很好。我打算定居在那里。你们呢?”



    “别忘了,你还要复活我父亲。”贝蒂轻轻地哼了一声,“在此之前,你去那里,我就去那里。”



    “我也暂时没有地方去。不过听布莱恩你说的那个小镇不错,暂时我就去那里吧。”



    ……



    全书完readChap



    readChapbookOpe



    《远古的血脉》情节跌宕起伏、远古的血脉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再读中文网提供远古的血脉第一百章在线阅读。



    远古的血脉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再读中文网只是为了宣传《远古的血脉第一百章》让更多书友知晓。



    如果对远古的血脉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联系本站,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right2013再读中文网ter;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