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预判了子弹的轨迹


本站公告

    一秒记住【小说网 www..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百八十九章:预判了子弹的轨迹

    就一群歪瓜裂枣确实不够格美人计!何况‘美人计’只是表面,这明显还有更深的阴谋好吧!

    百里镜司脸如寒霜,一道掌力甩出,窗子应声而碎的同时闻意闪身而现半跪在地,“主子,陛下。”

    百里镜司,“给本尊去全灭了,灭之前先毁脸。”

    “是。”闻意笑着领命瞬间闪身不见。

    镜司怜,“……”

    虽然很不想理会这所谓的求和书,但是站在一国女皇的立场与六国自古以来默认的规则上,既然对方已经求和那么便宣告着战事的结束。倘若她执意要继续战役只会害镜沧被六国诟病。

    这是最让人不爽的结果,尤其身在这位置,敌人侵袭了你的国家你是可以打回去,但一旦对方求饶你还得为了国家为了身份选择放过对方。

    就好比贱人不要脸的来找茬你明明可以一巴掌打死可对方不要脸求饶后你却不得不放对方一条狗命,真特么让人不爽!

    既然战役无法继续下去,那就只能用点别的办法了……

    想着看向桌上另一封打着封印的密件打开,同样快速看完,看完后眸色微动,“云月皇恳请镜沧同意南浔的求和。”云月皇并未说明准确原因,只说缘由还待确定。并且提醒她,大陆混入了海岛的人。

    “……海岛?”镜司怜只在记忆中听到过这个简单又笼统的名字。

    与现代地球一样,这个世界当然也是有海外的,且曾经还与大陆相通两片大陆还多有摩擦。

    海岛人天生体魄惊人天生好战,奇异能人比比皆是,史书上记载原本两片大陆间的摩擦从未断过。直到历史上所记载的一次规模巨大地动出现,不停上涌的海水将两片大陆冲隔开,自后海岛便远离大陆消失在大陆人视线。

    曾经也有一些野史记载海岛早就随着那此地壳运动覆灭了,但后来随着多年前海岛人大肆招摇的出现甚至险些爆发战争,真实性不攻自破。

    着许多年来,虽海岛还在,但早已是默认签订协议一般井水不犯河水。

    而现在云月皇消息所称有海岛人混入了大陆?

    镜司怜低头沉思,未见身后百里镜司目光在扫过那信笺后便晦暗不明。尤其在她念出海岛后,眸内红光一阵闪烁。

    “……玄沧?”镜司怜抬眼看去时只见他脸色沉的厉害,周身冷意有些渗人似是还有些走神,神色微动的轻唤他。

    百里镜司稍回神,指尖一动镜司怜手中那张信纸已是又化为粉末。抓住镜司怜原本拿着信纸的手将她锁紧在怀。

    “本尊有点乏了。”

    低低的有些无力的声音叫镜司怜一楞,随即皱眉。刚刚不还是精神的很吗?在他怀中抬头对上那依旧如棺材般的脸伸手探上他额头,探了下后想改探他手脉手却是被百里镜司抓住。

    紧盯着眼前这张满是担忧的小脸,百里镜司抓着她手放在唇边亲了几下,再次抱紧她脸埋在她肩上。

    “怜儿……”

    “嗯。”

    “记住,本尊与他不同。”

    镜司怜,“……谁?你真的只是乏了?还是哪里不舒服?还是让我给你探探脉吧?”

    好一会儿没听到回话,镜司怜转脸想再问却是正好对上他闭眼似是已经熟睡的脸。

    镜司怜,“……”

    皱着眉变紧,“玄沧?”轻唤了声并未得到回应,镜司怜确定这是真的睡着了。

    秒睡?

    皱着眉用了些内力将人扶到床上,挪动了下身子后探上他手脉,细探了好一会儿并未发现什么问题,疑惑的再是细查好一下却始终探不出什么。

    脉象上来看,很正常,她速所能探到的结果好像只有些睡眠不足。

    取过一侧薄被给他盖好,坐在床边皱眉再是看他一会儿,起身出了内间到厅内。

    传唤了暗卫小声将一些事情交代一番,暗卫退下后,镜司怜起身,到内间房门处轻轻推门看了下,见人还在沉睡后再轻轻带上房门取过一侧厚实的披风出了正厅。

    外方寒风袭人,镜司怜拉紧身上披风挥了下手。

    闻昭闪身而下,“陛下。”

    镜司怜看了他眼,“跟上。”

    说着便是抬步直直出了院门,闻昭紧跟在后。出了院门直接飞身进入了后山,看着眼前一片狼藉,镜司怜眸色动动,转脸看向闻昭。

    “和朕说一下,你们王爷这几日夜间的情况。”

    闻昭神色动了下,“王爷……如陛下所见,王爷轰烂了不少山头,毁了不少林子。”

    镜司怜,“少扯废话,说点有用的。”

    闻昭,“……王爷此次像是失控的极为厉害。”虽然和很早以前相比这根本都不算什么了。

    以前王爷失控那是必定要见血的,见血是小,血洗才是大……

    但是这事,没得到王爷的允许,他们知道是不能告诉陛下的。

    镜司怜眯眼看他会儿,沉声道,“说实话。”

    闻昭,“……”正当闻昭顶着压力额头开始隐隐冒汗时,突然神色一变!

    “陛下!”

    镜司怜气息一沉,感受着四周急速涌来的多股杀气,起身转身间掌中一道真气袭出,十几米外古木残枝上一声惨叫一黑影重重落地。

    也是黑影落地的同时,大批黑衣人涌现袭了过来,同时古宅外也是几批黑衣人试图侵入宅内,一直护在宅内外的暗卫齐齐闪身,仅眨眼间的便是杀成一片。

    闻昭肃冷着神色护在镜司怜身前,迎上几袭过来的黑衣人。

    镜司怜看了下肃杀的周围忍着阵阵散开的血腥,想到还在熟睡似是身子不适的百里镜司,神色一急运气刚想飞往院落位,却是听院落方向一道惊天爆炸声传来,余波几乎波及道此,地面都是震了一震。

    镜司怜脸色一白,看着那冲天的烟雾提气闪身,却是在距离院子几十米位置时被一道黑色身影挡住。

    镜司怜咬牙,“滚开!”

    那黑衣人蒙着面,听此冷冷一笑伸手便直接想封镜司怜穴位,镜司怜并未闪躲袖间黑色手枪落入掌心直接对准袭来之人。

    那人却像是早有防备急速退后翻身闪躲,在镜司怜急速的几枪射击下,肩头小腿皆受伤。

    镜司怜握着手枪的手微紧,看着眼前黑衣人翻身闪躲的姿势,眯眼。这人预判了她开枪子弹的轨迹,这么近的距离下避开了致命攻击,这闪躲的姿势……

    弹夹内子弹用尽,镜司怜手腕一动,换把手枪的同时试探性的又是接连几枪下去。

    看着那黑衣人手臂与腰侧被子弹擦过,停下射击,握着手枪的手指几乎在作响。

    那黑衣人闪躲在镜司怜停止开枪后,捂着肩头最严重的伤口停在他十几米外,突地一阵低笑。

    “哈哈……果然,果然是你!”5858xs.com